第70章 到底是谁来了

    苏父巴不得早点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赶紧说:“好,好!”

    找来找去,从窗帘上拆下两根绳子,就要去捆苏星羽。

    苏星羽被苏星琪母女死死按住,拼了命也挣不开,眼看着苏父拿着绳子越走越近,只有含悲忍辱叫了声:“爸!”声音哀戚,悲凉,百转千回,像是求饶,又像是控诉。

    她是他的女儿啊!

    骨血至亲,他怎么忍心让她遭受这样的污辱?

    也许是她的模样太凄凉,看得苏父也心里难受,拿着绳子的手忍不住顿了顿。

    苏星琪在一旁着急,狠狠抓着苏星羽,尖锐的指甲直直刺进她的肉里:“爸!您还犹豫什么!不要被姐姐的花言巧语骗了!您是在为她好,陈二少还等着呢!”

    苏父一惊,蓦然回过神来。

    是啊,陈二少还等着呢!事情都已经到这地步了,这个床她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苏父咬咬牙,硬起心肠对苏星羽说:“星羽,别怪爸,你这么大了该懂事了,该为苏家做贡献了!嫁给谁不是嫁?就像我当年娶你妈,也没爱过她,还不是一样五六年好好过下来了?你别那么短视,婚姻最重要的不是你爱不爱,而是得到了什么。”

    惊涛骇浪在苏星羽心头掀起。

    她脸色煞白,不可置信地看着苏父:“你说什么?你……你没爱过我妈?”

    “很奇怪吗?”回答她的,是刘美芝得意洋洋的声音,“臭丫头,忠孝怎么会看上你妈那个贱人,当年要不是你妈哭着喊着要嫁他,还带了大笔嫁妆,忠孝才不会娶她!忠孝爱的人一直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今天,我这个当继母的就教你一个乖,结婚呢,不能太相信爱情,起码嫁给陈二少你一辈子吃穿不愁,谁反抗谁是傻子!哈哈哈哈!”

    一旁的苏星琪也笑吟吟地附和了几句什么,只可惜,苏星羽已经一点也听不下去。

    她的耳边一直回响着刘美芝的那句话,要不是……大笔嫁妆……忠孝才不会娶她!

    蓦然间,她明白了。

    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母结婚五六年、自己却有一个只小两岁的妹妹。

    明白为什么刘美芝进门的第一天就大笑着说“那个碍事的电灯泡终于不在了”。

    明白为什么葬礼上父亲似乎一点也不伤心,葬礼一结束就连哄带骗地把母亲以前赠给她的首饰都拿走……

    原来,他娶母亲,只是为了钱。那时候的穆芸是豪门千金,而苏忠孝只是穆氏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娶了她就能平步青云。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平步青云,因着穆芸的关系,他被提拔得很快,短短几年就成了穆氏的重要高层,手握大权。

    他春风得意,拿着穆家的钱养着外室,养着私生女……

    苏星羽忽然明白了一切:“那天,妈冲出门被车撞到之前,我听见你们在吵架……她是发现了你和刘美芝的事对不对?是你……是你们害死了她!”

    “你懂什么!”苏父被人戳破往事,恼羞成怒,“是你妈自己心胸狭窄,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她喃喃地,想哭,又想笑,哪个女人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出轨?

    “和她废话什么,”刘美芝的声音,“快点绑了,陈二少还等着呢!”

    不远处,陈二少依然一手捂着下体,痛得龇牙咧嘴还兴致盎然:“没想到你们的家事这么精彩,哈哈,原来当年出了名高贵端庄的穆家小姐是这么死的!快快快,给我绑了她,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尝尝看穆芸的女儿是什么滋味了!”

    苏父把手中的绳子往苏星羽身上绕了几圈,抽紧,打结。

    正准备把她推上床,忽然,卧室的门被人大力踹开了——“都住手!”

    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

    所有人转头望去,只见门外冲进来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一脸的气急败坏:“快松开苏星羽!放人!放人!”

    “陈总?!”

    “陈伯伯?”

    “爸!”

    几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

    “叫你们放开苏星羽没听见吗?!”陈总见他们没动静,上前粗暴地推开苏父和刘美芝几个人,亲手给苏星羽解绳子,“苏小姐,真是对不起啊苏小姐,这一切都是误会,都是一场误会!你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我会好好教训那个逆子的!”

    “爸!您在说什么?”陈二少一头雾水,不满地叫了起来,“这桩婚事不是您给我指定的吗,怎么我这都箭在弦上了,您……”

    “逆子!”陈总气得不轻,转身抬脚就朝他踹去,“还嫌你惹的麻烦不够大?!”

    “陈总,到底怎么回事?”一旁的苏父也一头雾水,“有话好好说,您该不会是想悔婚吧?”如果悔婚,那苏家可就亏大了,他们还指望着以后用陈家的廉价物流运货呢!

    陈总蓦然看他,双眼中怒气勃发:“苏忠孝!你这个老匹夫坑人不轻啊!你家女儿到底是什么背景你都不清楚,就敢把人往我儿子床上送?你是故意想要坑死我们陈家吗!”

    几句话把苏父说懵了:“我女儿能有什么背景?”

    “等等,该不会是……”陈二少的心思转得快,忽然大惊失色,那个臭丫头之前说过她的老公是陆时锋!眼见自己想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父亲气成这样,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天,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你住口!再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和你断绝关系!”陈总暴跳如雷。

    陈二少虽然顽劣,但很少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紧紧地闭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了。

    陈总点头哈腰地给苏星羽赔不是:“苏小姐,您还好吗?千错万错都是我教子无方,请您高抬贵手,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们计较……”说着,伸手就抽了自己几个耳光。

    响亮的耳光声在空气里回荡。

    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都看得呆了,怎么回事?陈家虽不算什么一流豪门,但比起苏家这样的富户来已经厉害很多了,身为一家之长的陈总,怎么能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自扇耳光?

    难道……

    苏星琪忽然想到一个可能:“你真的嫁给欧阳熠了?”

    苏星羽一愣,忽然明白了陈总为什么会这样惶恐,莫非是有人来救她了?

    欧阳熠吗,还是……陆时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