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出手相救

    她抬头,只望见他的半张侧脸,依稀觉得有些眼熟:“谢缄!”

    穿黑西装的男人侧身看她,果然就是那天倾盆暴雨中下车扶她、陆时锋的秘书谢缄。他十分客气地向她致意:“夫……”

    一声夫人还没喊出声,苏星羽已经轻轻摇了下头。

    眼下,她的家人、门童、谢缄身边的一群人都在场,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身份。陆时锋这个名字太过轰动,一旦她是他妻子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从今往后都再也不得安生。别说静悄悄地找一份工作了,就连出门随便逛个街都会被大堆记者围追堵截吧。

    谢缄能做到陆时锋的秘书,自然很有眼色,当即换了称呼:“女士,您没事吧?”

    她轻声说:“没事。”

    脸上火辣辣地疼,大约是刚才被扇巴掌的地方肿起来了,她伸手捂住。

    谢缄的面色有些沉,是谁,连boss夫人也敢打?他转头看向苏父:“你打的人?”

    声音很平淡,却隐隐蕴含着威压。

    苏父见他把苏星羽护到后面,早就不爽了,此时恶狠狠地叫嚣:“你谁啊你,我教训自家女儿要你管?滚滚滚,赶紧的!”伸手就要去推谢缄。

    谢缄没动。

    虽然苏父的身份让他有些讶异,但不管是谁,都没资格动boss的夫人。他如果在这里后退一步,回头恐怕boss就能把他五马分尸。

    是谢缄身边的两个人拦住了苏父。

    其中一个说:“你又是谁?这位是锋刃集团太子爷身边的秘书长,谢缄谢先生,就算你要上来拉拉扯扯的,也要掂量一下是不是惹得起!”

    苏父被震住了。

    他也是生意场上混的,很清楚锋刃集团意味着什么。就算自己是一家大企业的老板又怎么样?和锋刃集团这种庞然巨兽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太子爷身边的秘书长……这是集团核心人物啊!他要是早知道,巴结都来不及了,怎么会去得罪?

    “误会,误会。”苏父换了一张面孔,干巴巴地赔笑。

    一旁的苏星琪也被震住,不过她的心思却是向另一个方向转的:“谢先生,您和我姐姐认识?”她这个姐姐这段时间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不会真勾搭上了什么显赫人物吧?

    谢缄看了苏星羽一眼。

    苏星羽说:“不认识。这位先生,谢谢你帮我。”

    苏星琪心中的一块大石就落了地,呵,她就说嘛,以苏星羽那种长相性格,怎么可能真的傍上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她露出一个自认为甜美的微笑,腻声对谢缄说:“谢先生,真不好意思,我们的家事给你添麻烦了。我叫苏星琪,是个模特。”

    她说这,伸出手来,想和谢缄相握。

    虽然她已经有秦牧这个未婚夫了,可多结交几个位高权重的人物总没错,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呢。而且,秦牧虽然是秦家二少爷,但秦氏企业的规模小,他又不是第一继承人,手中的权势到底能不能比得上眼前这个锋刃集团太子爷身边的实权人物,还真的很难说。

    谢缄却根本没搭理她。

    刚刚他看得清清楚楚,苏父拉扯苏星羽时,这个女孩脸上露出了恶毒快意的笑。

    他只对苏星羽说话:“您受伤了,先进去休息下吧,我让服务生来给您看看。”

    苏星羽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这么深的夜,幽暗的路灯下他都能把她脸上的伤势看得一清二楚,想来是真的印迹很明显。如果就这样去坐公交车,恐怕一路上都会被人当猴子围观,更别提回到家该怎么向陆时锋解释了。

    于是她说:“好。”

    苏星琪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望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又惊又怒,这个男人怎么敢这样无视她?!她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却无法可想,只能尴尬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谢缄身边的随行人员告诉他:“谢秘书,艾瑞克先生已经到了,在包厢里等我们。”

    他们今天过来是有正事的,会见一位十分重要的客户。

    谢缄吩咐门童好好照顾苏星羽,这才带人进入了餐厅。

    门童对苏星羽说:“小姐,请跟我来,我们会替您安排个专门的包间处理伤势。”

    苏星羽谢过,跟着门童往里走。

    苏星琪的满腔忿怒刚才不敢当着谢缄的面发作,此时冲着苏星羽来:“你真不要脸!竟然真的到处去勾搭男人!走!跟我们回家!姐姐你别再堕落下去了!”

    苏星羽的脚步豁然顿住。

    “第一,我和谢缄什么暧昧关系都没有;”她冷冷地看着苏星琪,说,“第二,就算我们真的有什么,你这张嘴一点口德都不留就不怕给自己招祸?苏星琪,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市井泼妇有什么区别,真正丢人现眼的那个是你!”

    她把苏星琪骂了一通,转身跟着门童进入了餐厅。

    留下苏星琪,在门口气得直跺脚:“你!爸爸,你看姐姐!她太过分了!”

    苏星羽随着门童来到了一间清幽无人的包厢,服务生给她拿了消肿的药膏和冰敷的毛巾来,说:“苏小姐,您就在这里好好休息,谢先生已经把包厢费付掉了。”

    放下东西,退出去了。

    苏星羽打开药膏,挑了一点往脸上涂抹,丝丝清凉的感觉让她的情绪也渐渐平复。她叹口气,从小到大,她一直都躲着麻烦走,怎么麻烦偏偏不肯放过她?

    门,被人推开了。

    她抬头,涂抹药膏的手停在半空中。

    她看见一个男人踏进来,身形很高,西装革履,面容在水晶吊灯下显得有些冷峻。

    陆时锋。

    他怎么在这里?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就听见他的声音:“苏星羽。”

    “你、你怎么来了?”她慌忙捂住脸,不让他看见脸上的红肿。

    陆时锋一步步朝她走过来:“今天宴请客户,听谢缄说你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就过来看看。”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弯下身子拿开她的手,“脸怎么弄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