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废墟中的暖色

    她不解,自己究竟是哪里不错,怎么就入了这个狂妄男人的法眼?

    低下头去摆弄掌心的零件,小巧的金属在明明灭灭的光线下泛着细微的光泽。

    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把它们接了过去:“这样装。”他示范给她看,从废墟中翻出其他几个构件,动作精巧地组装在一起。他的手指好看极了,修长而充满力量感,带着行云流水般的韵律组装着零件,很快,小半只潜望镜就初具雏形。

    她有些入神地看着他。

    这个男人真的很赏心悦目,穿一身浅白色居家衣衫,微敞的领口有一种说不出的随意和性感。他低着头,神色专注,身后是满目苍夷的废墟,成千上万的金属零件共同构建出巨大而荒诞的后现代工业感,无机质,而且冷硬。只有他,是那片浩瀚得就要把人吞噬的冷硬中唯一的一抹暖色,白色衣衫衬着窗外漏进来的微弱阳光,修长有力的手指沾着机油,熠熠生辉。

    她看了他许久,就算再讨厌眼前的男人也不可否认,有时候他的美貌实在颠倒众生。

    她很想把他拍下来,但不敢忘记那个关于摄影的禁令,唯有忍住。

    心思恍惚,飘得很远,她在心里把这幅画面构图了千百遍。

    陆时锋组装完零件,抬起头来看她:“看懂了吗?”

    她下意识地点头。

    他反倒讶异,潜望镜的组装难度虽然不算高,但也不低,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一遍就看明白?

    “真的懂了?”他站起身,“那你组装一次给我看看。”

    她的视线从遥远的虚空拉回,这时才清楚地落在眼前男人的身上,绽开一个美丽的微笑:“我是说,我懂该怎么解决工作上的那件麻烦事了,谢谢你带我来这里,陆时锋。”

    第二天,去了杂志社。

    蔺威龙已经在社里等她:“来得正好,和我去一趟模特公司,花蝶的广告要换模特。”

    苏星羽怔了怔:“又换?不用姜臻臻了?”

    蔺威龙说:“花蝶那边催得急,说既然没有好创意,那至少不能输了人场,一定要找个比苏星琪更出名更大牌的。”这次是花蝶先撤掉苏星琪的,如果让苏星琪后来居上抢了封面,那花蝶岂不就成了一个笑话?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相比之下,牺牲个姜臻臻不算什么。

    苏星羽说:“换模特就能拼过秦氏吗?”

    蔺威龙有些烦躁:“所以叫你快点,临时换模特哪那么好找?还要名模。也不知道这几天谁有档期,就算有档期恐怕也是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苏星羽笑了一下:“可以不用换的,我想到一个不错的点子。”

    “你?”蔺威龙将信将疑,“都什么时候了姑奶奶,你可别消遣我。”

    “我像是消遣你的人吗?”苏星羽又笑,把自己昨天构思的创意告诉他。

    蔺威龙听得眼前一亮:“看不出来你还真有本事,这也能被你想到?好,就这么办。”

    他当机立断,组织人手搭建了外景,叫了姜臻臻过来马不停蹄开工。

    接连两天的忙碌后,赵总编遣人来催:“拍得怎么样了?苏星琪那边都完工了,就等你们了!”

    蔺威龙十分满意这次的拍片效果,嘿嘿一笑:“没问题,我们这边也差不多了,等我今天晚上连夜精修出来,明天就能好,放心!”

    赵总编的人说:“那明天过来开个会吧,社里的老大们还有秦氏企业、花蝶服饰的人都会到场,大家公平讨论,拿实力说话。”

    蔺威龙爽快地应承。

    送走了那个人,他笑得很有些不怀好意:“星羽啊,你说这世界上怎么有人就那么傻呢,竟然妄想和我们一决高下,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苏星羽简直受不了这个虚荣心爆炸的男人,扶了扶额头:“我困,我要下班回家睡觉。”这两天忙得没日没夜,陆时锋已经很有意见,如果她今天还不能准时回家的话很怀疑自己的工作还保不保得住。更何况,连续两天的高强度拍摄,她确实累了。

    这套广告片,基本上都是她在提创意,指点构图和光源,而蔺威龙只负责执行。

    她虽然没有亲自上阵触摸相机,但烧掉的脑细胞一点也不少。

    蔺威龙见她神色疲惫,倒也不勉强,爽快地说:“那你回去早点睡,明天记得穿漂亮点,精神百倍地来!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苏星琪他们失败之后的脸色了,哈哈哈哈!”

    苏星羽摇摇头,明明大家同样都辛苦工作了两天,怎么这个男人依然精力旺盛,半点事也没有的样子?

    她回到家里,头皮发炸地顶着陆时锋幽沉的眼色,倒头睡觉。

    浴室里隐隐传来水声,然后,床的另一侧,一个沉重矫健的身躯覆了过来。

    “陆时锋……”她困得就要睁不开眼睛,“我好累……你就让我休息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陆时锋修长有力的手指顺着她优美的颈侧往下游移,声音喑哑:“三天前你就这么说的。”

    ……原来这套说辞已经用过三天了么?

    苏星羽要哭了,她怎么都不记得同样的借口已经用了三天?早知道就该说姨妈的!

    “我……我来大姨妈了……”她现在改口还来得及么?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微微上扬的尾音:“嗯?”她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么?

    “我……”他的手指一点点在她身上撩着火,让她无法思考,可她真的太累太累了,今天一收工,所有的疲乏都爆发出来,“你就饶了我这一晚上吧,明天,明天行么……随便你怎么做……”

    撩拨她的手指顿住了:“随便我?”

    “嗯。”她现在只要睡觉,天塌下来也管不了了。

    身侧的男人满意地收了手,换了个姿势,把娇小的她抱进怀里。

    “睡吧。”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这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后,苏星羽才发现满室阳光都照到了床上,一看闹钟,快点了。

    “糟糕!”她惊呼一声,今天上午要和花蝶还有秦氏那边开会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