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老子最牛藺威龙

    搞定了陆时锋,其他的都是小问题。

    虽然之前所有的招聘公司都拒绝了她,但她还有朋友——苍洱。

    她登上摄影论坛,发站内信给他,询问他们杂志社最近招不招人。

    苍洱很快回了消息:[来啊,速度来!正巧我们为了那套钻石广告要跑一趟冰岛,你来了就和我一起去,这次启用的摄影师我有点不放心。]

    苏星羽唇角泛起一丝笑:[我你就放心?我可没拍过商业摄影。]商业摄影与普通摄影不同,可以说是另一个领域,从构图到光线都另有讲究,要求很精细,半点马虎不得。就算一个很优秀的新闻摄影师或风光摄影师,去拍商业摄影也未必能行。

    苍洱却说:[我相信你。]

    也不知道他这种盲目的信任是从哪里来。

    苏星羽唇角的笑意大了几分,却很遗憾地敲下回复:[我不行,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别地职位?普通员工就行。我岁,大学没毕业,可以从员、助理一类的开始做起。]

    苍洱似乎有点愣怔:[,你还在读书?]

    苏星羽说:[退学了。]

    因为那次的夜场事件,学校真的把她退了学,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想追究到底是场意外还是背后有人从中作梗。反正那个专业她不喜欢——是当初高考发挥失常,被调剂的商业管理系,她以前也是硬着头皮读下去。

    苍洱为人很有分寸,不再多问,只发消息:[我们这边要求高,你这样的条件确实也只能从初级职位做起了。你是在s城?]

    苏星羽:[是。]

    苍洱:[我们云端传媒在s城有两家杂志社,一家是《云端》,一家是《幻梦》,我可以推荐你去《云端》,环境很好。]

    苏星羽倒是惊了一下,没想到苍洱竟然是在云端传媒?!

    那是国内最高端的时尚杂志!

    所有的奢侈品牌都以刊上那本杂志为荣,所有的大牌明星也以登上那本杂志为荣!

    能在《云端》工作,是所有时尚界人士的梦想,为了谋求里面一份实习生的职位都能打破头,如今苍洱竟然这样爽快,直接就把她推荐去《云端》?!

    她惊悚了:[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才能有如此大的能量?!

    苍洱坏心地发了个笑的表情:[你猜。]

    接连又发消息过来:[那就这么定了,你要是不想当摄影师的话可以去当摄影助理,你这样的人去做员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还发了一串地址给她。

    苏星羽望着那地址,眉尖微蹙。

    那个地址有些眼熟,她仔细看了看,发现竟然就在锋刃集团总部的对面!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出去买个午餐都有可能撞见陆时锋?每天在家里对着那张死人脸她已经很忧郁了,她可不要上个班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她咬了咬唇,问苍洱:[那个地址我不太方便,《幻梦》呢,在哪里?]

    苍洱发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你没病吧,放着《云端》这种人家做梦都要笑醒的好地方不去,偏要去《幻梦》?别怪我没提醒你,《幻梦》虽然是我们集团旗下的,但它是一本新杂志,能活多久还不一定呢。定位也不像《云端》这么高端,走的是普通年轻人路线。]

    苏星羽回复:[没关系,我只是想养活自己而已,不挑的。]

    苍洱气得想挠墙:[你可还真不挑的,何止不挑简直砸我招牌!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连往《云端》塞人都塞不进,只能把人弄去《幻梦》!丢人!]

    苏星羽发了个笑脸:[好啦我知道你最厉害了,可是我真有苦衷的。]

    [苦衷,苦衷!又是苦衷!]苍洱似乎不大高兴,[以你的天赋,来《云端》当个高级摄影师毫无问题,你到底是有什么苦衷才偏偏要跑去《幻梦》当个小职员?]

    苏星羽发了个苦笑的表情。

    苍洱抱怨了一通,还是认命地把《幻梦》杂志社的地址发给了她,也是市区的一处高档商业圈,不过总算离锋刃集团不那么近了。

    苏星羽谢过她,第二天,把自己收拾一番,去了《幻梦》。

    苍洱已经和《幻梦》那边打过招呼,她报上自己的名字,人事就利索地给她办了入职手续。“摄影助理是吧?”人事把她领进一间办公室,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摄影器材,指着器材堆中的一个男人对她说,“你就跟着藺威龙吧,他这边缺人手。”

    说着,扬声喊:“藺威龙!给你派了个新人!”

    器材堆中的男人抬起头来,约莫二十来岁的年纪,面部线条很刚硬,下巴上留着淡青色的胡茬,穿一身剪裁颇好的黑色工作装,整体造型有些粗旷。

    他瞥了苏星羽一样,看上去很不耐烦:“新人?我不需要!”

    说完,又低下头去安装他的相机镜头。

    人事不屈不挠:“这是公司安排。”说着,把苏星羽往前一推,“小姑娘很不错的,可以给你搭把手,别的摄影师都那么多助理,就你这里冷冷清清的,每次拍摄还要模特团队的人帮你搭棚搬器材,你不觉得不合适吗?”

    “她来就合适了?”藺威龙更不耐烦,上上下下地打量苏星羽,又朝着人事冷笑,“看这小姑娘浑身没二两肉的样子,是能搬大灯还是三脚架?去去去,别给我添乱。”

    人事很忧郁,这个藺威龙,是他们这里最好的摄影师,却也是出了名的难搞。

    他习惯单打独斗——或者说,因为简单粗暴的工作作风把所有能得罪的搭档都得罪光了,才不得不单打独斗。但这样一来就造成诸多不便,本来许多不需要摄影师亲力亲为的事他都要亲力亲为,大大浪费了效率,也弄得合作的模特团队都怨声载道。

    人事早就想给他配一个搭档了。

    以前那些资深灯光师啊、名校毕业的摄影助理啊,个个和他不对盘,正巧这次来了个看上去安安静静的小姑娘,说不定藺威龙能看对眼呢?

    不过,好像打错如意算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