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蔷薇戒指

    女孩子的伤势太重,一看就活不成了。

    可是她艰难地抬头,对苏星羽露出哀求的眼神。

    苏星羽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想她应该做点什么,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本能地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拍下了这一幕照片。别说什么道德不道德的,事实上,这是世界上许多优秀摄影师在遇到突发事件的本能反应,就和优秀的记者会不惜生命抢新闻一样,摄影师们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拍下震撼人心的瞬间。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摄影师。

    那张照片被她放到了摄影论坛上,很轰动。

    她抓拍得非常精准,把那女孩子垂死的恐惧表现得纤毫毕现,那双大睁着的浅褐色眼睛直面镜头,甚至隐隐能映出眸中的血光,有一种直击灵魂的颤栗。

    不少人在看过后当场就流了泪。

    那次的暴恐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她拍下的照片也被疯狂转载,几乎所有的新闻都选择了那张照片当配图。但寥寥几天后,所有的配图就被删了个干净。

    摄影论坛的管理员联系她:【抱歉啊星辰,这张照片我们必须撤掉,死者家属不愿意那个女孩子被人这样围观。】在许多新闻摄影中,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过法律并没有明规定新闻照片要保护当事人的肖像权,很多时候,尽管当事人不愿意,照片也会刊出。

    除非,当事人有很大的能量,能压住这些新闻。

    苏星羽猜,自己大约是遇上了后者?

    当时的她也没多想,随口问:【那个死掉的女孩子是谁?】

    管理员说:【不清楚,真是奇怪,你拍的那张照片那么轰动,那么多人都在八卦那个女孩子是谁,却没有一个人探出她的身份。】

    大约是真的很有背景吧。

    苏星羽不想惹麻烦,就顺着管理员的意思撤掉了照片。

    不久之后,在她十八岁生日的那个夜晚,她偷偷带着相机出去找秦牧庆祝,路上却被人撞了一下,抢走了相机。那台相机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她焦急地追赶着抢劫者,被诱入一处摄影棚,然后,她遇到了陆时锋……

    他残忍地侵犯了她,拍下了让她羞愤欲死的照片。

    往事不堪回首。

    苏星羽手中端着桂妈给她泡的花茶,身体一阵阵发冷。她真傻,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过?陆时锋是不是因为那张照片的缘故,才震怒地报复了她?!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急切地说:“时茵小姐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桂妈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急,但还是找了一张照片出来给她。那是陆时茵与陆时锋兄妹的合照,照片中的女孩子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幸福地挽着哥哥的手臂。

    苏星羽看着她,脸色发白——

    真的就是当初她拍下的那个女孩!

    真相大白了。

    原来,陆时锋真的是因为陆时茵的死迁怒。

    可她何其无辜?她只不过是个路人,恰巧撞到了那场事件而已,彼时彼地,换做任何一个摄影师在场恐怕都会做出和她同样的选择。这一张小小的照片,就如同蝴蝶翕动了一下翅膀,不动声色地改变了她的命运

    苏星羽觉得荒谬,又不得不接受现实。

    她冷静了一下,问桂妈:“陆时锋和时茵小姐的感情很好吗?有多好?”

    桂妈叹息一声:“您知道的,少爷的性子有些沉闷,不擅长和人交际。他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就连家里的兄弟姐妹也都很敬畏他。只有时茵小姐喜欢亲近他,所以他待时茵小姐是如珠如宝,含在嘴里都怕化了。得知时茵小姐的死讯,他非常生气,报复了参与那次事件的所有人,听说所有的歹徒死得都很惨呢。”

    桂妈说着,又叹息一声:“但就算报复了他们又怎么样呢,时茵小姐已经死了,少爷身边真的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这两年来,越来越孤僻。”

    苏星羽也陪着叹气,这真是最坏的一种结果,得罪了他视若珍宝的人,恐怕会被记恨一辈子。不过……她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如果陆时锋真的那么恨她,那为什么又娶她?

    娶一个自己厌恶的人当妻子,很好玩吗?

    苏星羽又疑惑了。

    她又和桂妈拉了几句家常,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好作罢。

    她怀着心事,更加小心地应对陆时锋,不但每天夜里迎候他归家,甚至主动向桂妈学了该怎么泡他爱喝的茶。她温柔地笑着,对陆时锋提议:“今天我在小区里散步,见左邻右舍地院子里都种了很漂亮的花,我们也种一些好不好?”

    她想在他的生活中留下她的痕迹,不动声色,直到有一天走进他的心里。

    只有那样,她才有机会重拾自己的梦想。

    陆时锋说:“你拿主意。”

    她最近很乖顺,让他很满意。

    于是苏星羽就让管家移植了些白蔷薇过来,在院子里错落有致地绽放。

    她的审美眼光很好,堪比艺术大师,每一株花的位置、姿态都恰到好处,完美地融进这幢别墅原有的冰冷金属风格中。她又找了几个造型雅致的花瓶,剪了几枝花插在起居室、餐厅里,连他的书房也放了一支。

    他问她:“为什么是白蔷薇?”

    她的脸色微微变红,很快就盈盈浅笑:“花语是纯洁的爱情。陆时锋,既然我们是夫妻了,就要一起好好过日子,有蔷薇,才有家的感觉。而且这个季节开得很美啊。”

    他微微挑眉,家的感觉?

    “有老婆有孩子才是家。”他说。

    她的脸更红,低下头去。

    “算了,既然你喜欢,就留着吧。”他并不计较这些小事,白蔷薇的花香有些浓,不过他会学着习惯的。这是他对自己女人小小的迁就。

    过了几天回家的时候,他递给她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打开看看。”

    她疑惑地打开,见里面是一枚戒指,漂亮的白玉雕成层层叠叠的蔷薇花瓣,在手心流光宛然,美得就像一场幻梦。“为什么送我这个?”她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喜欢吗?”他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