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嫁给大人物

    民……民政局?!

    有那么一两秒,苏星羽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或者说信息量太大,她太震惊以至于不敢相信。她结结巴巴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结婚。”他言简意赅。

    苏星羽整个人都不好了,结婚?她是有多神经病才会和这个男人结婚?!这个男人是疯了吗,加上这次,他们也统共只见过两次面而已,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他就可以结婚?!

    “不!”她当机立断拒绝。

    男人微微眯了眼看她,幽邃的眸光就像某种在不动声色打量物的野兽。

    苏星羽被他看得浑身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下意识地把身体往车厢另一侧缩紧,紧张而戒备地盯着他。车厢里的空调和煦温暖,她却觉得鼻尖都沁出了冷汗。

    须臾,那男人开口:“刚刚你被撞倒的时候,手上拿着相机。”

    她脸色一变,忽然想起什么,慌张辩驳:“那不是……!那是新的!我没用过!”

    “我不管是不是,”男人打断她,嗓音冰冷轻柔,“还记得两年前我对你说的话吗?这辈子你都不准再用相机,否则后果自负。”

    两年前,那梦魇般的一夜。

    她至今仍清清楚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眼前这可怕的男人确实阴沉地威胁过她,仿佛她只要再敢碰相机哪怕一下,就会把她撕成碎片。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碰相机到底触动了他哪根敏感神经,这世界上的摄影师千千万万,他怎么就盯着她一个业余爱好者不放?

    但他当时森冷的语气让她不寒而栗,她知道,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所以,这两年来,她确实没再碰过相机,要不是今天突然被秦牧背叛,巨大的痛苦压垮了她,她原本该记得这条禁忌的。老天爷也是不开眼,那么多日日夜夜都平安地度过了,偏偏在她重新拿起相机的不到十分钟,就撞到了这个男人。

    她急匆匆地解释:“我这两年真的没拍过照!不信你可以派人去查!”

    他却说:“两年前,你有一张照片落在我手上。”

    只一句话,就让苏星羽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净。

    ……照片!

    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在无数个至深的噩梦里,她梦见过那一声轻微的“喀嚓”,宛若魔鬼的低喃。那是相机扳动快门的声音,刻骨铭心。

    那时候……在光影交织的摄影棚里……

    他把她压在身下肆意折辱的时候……

    是拍了照的!

    她多希望那声轻微的喀嚓是自己的错觉,但显然,他如今的一句话让她希望落空。

    “你无耻!”她气得骂了出来。

    车后座上的男人不为所动:“你违反了我们的约定,你猜,我会拿你怎么办?”

    苏星羽浑身发着抖,她不笨,知道那种照片是用来做什么的。如果那样不堪的照片流传出去,后果……她不敢想。“对不起,”她忍辱负重,低声对男人求饶,“我再也不会碰相机了,请你把照片还给我。”

    男人的薄唇中吐出两个字:“结婚。”

    她身体一颤,低着头,没有说话。照片流出去固然可怕,但假若代价是拿她的婚姻来赌博……她心里乱极了,要嫁给这个神秘又可怕的男人吗?他曾那样残忍地折辱过她。她已经失去秦牧了,嫁给谁也许都无所谓,如果今天换了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她都有可能点头答应下来,但唯独他……他是她命里的恶魔。

    宾利车平稳地行驶着,苏星羽认得,这是去民政局的路。

    车窗外的雨放肆地敲打着玻璃,从她的角度看去,如一场狂乱又迷幻的默剧。

    男人的身体靠在车后座上,声音一字一字如手术刀般冰冷精准:“如果照片流出去,你猜是秦家能容忍你,还是苏家能容忍你?听说你在苏家本来就不受宠,要是闹出这样的丑闻,还能嫁入什么好人家?被赶出家门都有可能。蒙羞的,只有你死去的母亲和外祖父。”

    两年前,在他找上她时,就把她调查得清清楚楚。

    苏星羽咬唇,心里明白他说的没错,血淋淋的现实就在眼前。

    “我已经和秦牧闹翻了。”她自嘲地说。妹妹成人礼上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秦牧手捧玫瑰向妹妹求爱的画面刺得她眼睛酸痛。她已经失去一切了,不能再让家族蒙羞——她指的是穆家。年幼时,母亲和外祖父那么疼爱她,把她视若珍宝,如今她却如此落魄,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已经很惭愧了,如果再让他们死后还要被人当笑话……

    她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我可以嫁给你。”她抬起眼来,鼓足勇气,“但也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喜欢拍照,请你允许我重新碰相机。”

    摄影,是她最后的一点安慰了。

    可那男人的脸色沉下来,眸中的阴郁就像是暗隐的风暴。

    她的心怦怦直跳,生怕他下一瞬就翻脸,那样的话她该如何是好?

    仿佛隔了一万年那么久,才听见他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谈条件?”

    她愤懑又屈辱,眼中又有泪水盈上来,是啊,她算什么东西?自从母亲和外祖父死后,有谁真正看得起过她?她不过是一粒卑微的尘埃,低贱的蝼蚁,任何人都可以踩上一脚,而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她强忍住眼泪,不愿眼前男人看见她脆弱的模样。

    低下头,她苍白冰凉的手指紧紧抓着衣角,许久,才勉强控制住哽咽轻声问:“那你为什么要娶我?你的妻子……在你眼里一不名?”

    他瞥她一眼,似乎有些意外她这么问。

    顿了一顿,才说:“我的妻子当然尊贵,但你还不是。”

    所以,只是身份的差别吗?

    苏星羽的头垂得更低,一直一直地盯着自己的手指,因用力而泛白的手指抓着脏污残破的裙摆碎片,间或还沾着血迹。她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好,我嫁给你。”终于,她说。

    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或许事情还有一丝转机。在以后朝夕相处的漫长岁月中,也许她能弄明白当初他那么残忍凌|虐她的原因,说不定哪天就能被获准重新碰触相机。她已故的外祖父家是制造相机的,她的母亲是顶尖的摄影师,她会把他们的荣光传承下去。

    车子一路开到民政局,她跟着他下车,去办理登记手续。

    直到这时候,她才知道他的名字——陆时锋。

    简单的,有些凛冽的三个字。

    也是一个让人如雷贯耳的名字。

    不会吧……难道,他就是那个陆时锋?!苏星羽只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劈中了,震惊地问他:“你、你和锋刃集团是什么关系?”

    天……

    应该只是同名同姓吧?

    她到底嫁给了一个什么大人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