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成人礼现场

    没人注意她的到来。

    成人礼已经正式开始,她的妹妹苏星琪穿着一袭手工定制的高档礼服,楚楚动人地站在台上,层层叠叠的刺绣花瓣和蕾丝将她原本就很美的容貌衬得更加娇艳动人,眼眸中波光流转,一颦一笑都让人移不开视线。

    “真美啊……”

    苏星羽小心地穿过宾客群时,听见许多人在低声议论:“都说苏家二小姐是个美人,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年纪那么小就能当模特呢。”

    “可不是吗,比她姐姐漂亮多了。”

    “都说苏家大小姐家世好,是当年穆氏老太爷的外孙女,依我看啊,世家名门也不过如此,这基因还比不过刘美芝一个卖水果出身的。看刘美芝的女儿多漂亮?”

    “怪不得穆氏后来破产呢,基因不行啊。”

    “快别说了,苏星羽过来了。”

    窃窃私语的声音小了下去,沿途有几个宾客以怪异的眼神打量她。苏星羽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拿自己和妹妹苏星琪做比较,而自己是比输的那个。不过,那又如何呢?只要再忍两年,只要两年就好……等她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可以独立生活了。到时候,她一定会过得好好的,绝不给自己死去的母亲和外祖父丢人!

    她走到主桌边,挨着父亲苏忠孝和继母刘美芝坐下,低声打了个招呼:“我来晚了。”

    刘美芝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横她一眼:“越来越不像话!”

    就连苏忠孝也严厉地看她:“你还知道来?差点误了你妹妹的大日子!”

    她轻轻抿唇,没再说话。因为,这么多年的相处让她很明白,自己无论再怎么解释都是错,还不如不说,别白白浪费唇舌。

    台上的成人礼有条不紊地进行。

    苏星羽静静地看着,思绪渐渐有些漂移。那么光鲜耀眼的妹妹,和她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妹妹从小就集万千宠爱在一身,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十岁就进模特学校受训,十四岁出道,如今才刚刚十八岁,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红人。

    而她自己呢?

    父亲和继母从不给她报任何培训班,从小中规中矩地念书,考学,虽然成绩很好,却在高考前一夜突然食物中毒,考试时发挥失常,只进了一所三流大学。

    所有人都奚落她,看不起她,嘲笑她是烂泥扶不上墙,配不上生在苏家。

    只有一个人,一直在身边默默地陪伴她,给她温暖。

    秦牧。

    一想到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就泛起一片柔情。

    他是本城名门秦家的二少爷,也是当年穆氏还没破产时,由穆老太爷做主为她指腹为婚定下的未婚夫。这些年来,秦牧一直很照顾她,甚至在她十八岁那年被人后,他也依然不离不弃,甚至与她约定,等她大学毕业后就完婚。

    他是她灰暗生活中的一线光明。

    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宴会厅里起了骚动。

    许多宾客惊呼起来——“看!那不是秦家二少爷吗?他怎么拿着一束玫瑰花往苏星琪的方向走过去了?!他打算做什么?!”

    她一震,几乎是反射性地抬头,看向台上。

    台上,只见秦牧衣冠楚楚,果真捧着一大束艳红如火的玫瑰花向苏星琪走了过去。他的脚步坚定而平稳,眼睛里带着深深的爱慕,走到苏星琪面前,柔情万种地说:“星琪,嫁给我。我等你成年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你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

    苏星羽呆呆地望着他,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

    她疑心自己听错,本能地站了起来,颤声问:“秦牧,你说什么?”

    可她的声音太低,台上的男人并没有听见,甚至连眼角余光都没有往这边扫一眼。

    “天哪天哪,秦牧竟然向苏星琪求婚!”宾客群已经炸了锅。

    “难怪这些年来秦家二少爷都没什么绯闻传出呢,原来是早就心有所属!”

    “竟然是苏星琪!虽然苏家这几年还算不错,但也只是普通富户,她能嫁进秦家这样的名流豪门,真是要飞上枝头了!太幸运了!”

    “就是啊!不过人家苏星琪长得漂亮,又是当红模特,也很正常啦。”

    “郎才女貌,真的很般配!”

    “确实很般配!”

    议论声越来越大,苏星羽却觉得一阵阵的眩晕。当年她与秦牧指腹为婚的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如今秦牧向苏星琪求婚,竟没一个人疑惑。她终于忍不住,往台上冲了几步,再次颤声问:“秦牧!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要和我结婚的吗?!”

    秦牧这才转头看她。

    就连盛装华服的苏星琪也一起转头看她,仿佛有些受惊,讶异地说:“姐姐,你怎么跑上来了?你说秦哥哥要和你结婚是什么意思?你、你……”她受伤般地摇着头,不可置信似的说,“你是要抢我的男朋友吗?”

    “什么你的男朋友?!”苏星羽又震惊又气愤,“星琪,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秦牧是我的未婚夫吗?他什么时候成你的男朋友了?秦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转头去看那个手捧玫瑰、衣冠楚楚的男人。

    满座的宾客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纷纷看着秦牧,希望他能解答。

    台上的秦牧皱眉看了苏星羽一眼,声音中带着隐忍的不耐烦:“苏星羽,你别再无理取闹了,真要我把你做过的那些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抖出来?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

    “什么?”苏星羽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下意识地去拉秦牧,“我做过什么事?秦牧,你说清楚!你为什么忽然要和星琪在一起?”

    秦牧眼中的不耐更甚,挥开了苏星羽的手。

    一旁的苏星琪眼里闪动着幸灾乐祸的光,嘴上却假意相劝:“姐姐,别闹了,你做的那些事秦哥哥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这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秦哥哥是给你留脸面呢。你赶紧下去吧,我们姐妹一场,你破坏我成人礼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