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八章,阿苏焉的神之轮回
    初冬的湖中仙女高塔,四层的卧室之内。

    鹅黄色的魔法灯照亮着屋内的静谧的环境,房间有一股淡淡的鸢尾花香味,那是女神的体香,也有来自高等精灵的上等熏香,屋外冷风呼呼地吹,但女神的神力始终笼罩着整座高塔,这让山谷内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在说完了自己的计划之后,湖中仙女就用着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莱恩,等待着他的答复。

    莱恩盯着湖中仙女,他看起来有些为难和困惑,在花了大约一分钟思考之后,湖中仙女坐不住了,她率先伸出手捏住了莱恩的脸,不满地说道:“怎么?我的冠军,你现在也开始不听我的话了?吃干抹净了转脸就不认人了?”

    “……我的女士,主要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办。”莱恩伸手握住湖中仙女的小手,将女神的小手握在掌心,他脸上的表情充满着无奈:“你是打算创造一个新的神,是打算趁机谋夺凤凰之主阿苏焉的神格和神职,亦或是发起神战?”

    “你知道我原来新世界的计划。”湖中仙女明白莱恩的意思了,她低叹一口气:“我原本的计划是,选择阿拉洛斯作为我的丈夫,他具有成为神的潜力,同时,阿拉洛斯有一个女儿,是他和木精灵温德里赫的女领主所生的一个女儿,名叫卡罗娜,这个女孩的身上也拥有阿拉洛斯的血脉,如果计划成功,在新世界,阿拉洛斯就会是新的阿苏焉,我会作为新阿苏焉的妻子,然后卡罗娜将成为新世界的主人和我的女儿,我可以趁机隐藏于幕后。”

    莱恩不语,湖中仙女知道莱恩心里有点不爽,女神心中暗喜,她继续用着平静的口吻将事情说了下去:“我当然不是后悔我之后改变主意选了你,我想要说的就是,我原本的计划之中,就必须要有一位新阿苏焉的存在,凤凰之力和阿苏焉之火代表着精灵的本源之力,火焰不熄,精灵就能够继续存续下去,同时,我们也才能真正地利用上高等精灵的力量。”

    “这点我明白,但是我们要如何创造一个新的阿苏焉呢?”莱恩点头,对于这点,他和湖中仙女是一致的。

    “我们生一个!”湖中仙女很有自信地说道,她终于露出了计划成功的得意表情:“这是唯一能够创造新阿苏焉的办法!夺取阿苏焉的圣火,然后我们生一个宝宝,让他或者她成为新的阿苏焉!”

    “…………”莱恩顿时无话可说。

    “听着,莱恩,终焉之刻既是无尽的灾难和毁灭的降临,但同时也意味着机遇和整个世界势力的重新洗牌。”湖中仙女干脆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女神迈动自己的一双黑丝玉足,直接飞到莱恩的身边,在空中回旋一圈坐在莱恩的腿上,轻轻地晃动裙下的一双嫩滑丝足,对着莱恩附耳说道:“这个计划需要很多前期准备,听我说,我们应该这样……”

    (窃窃私语ing)

    莱恩听着听着,眼中原本的疑惑开始渐渐消失,他的眼睛开始亮了起来。

    这个计划听起来可行!

    湖中仙女轻声说完了自己的所有计划,她搂着莱恩的脖子,轻声说道:“怎么样?”

    “真是不错的计划。”莱恩只能微微叹息,他搂住怀里的女神,叹息道:“我只能说,你的这个计划大体上来看应该没有问题,只要我们能够撑过终焉之刻,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会是最大的受益者,但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怎么能够确认,巫王马勒基斯才是真正的凤凰王?”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亲爱的莱恩,我选定的丈夫,高等精灵远比你想象之中还要看重血脉,奥苏安从来都不是人类想象的什么世外桃源,那里充斥着明争暗斗。”湖中仙女换了一个坐姿,女神侧坐在莱恩的怀中,蜷缩在他的怀里,她认真地说道:“马勒基斯是初代凤凰王艾纳瑞欧的孩子,他是受到了阿苏焉宠爱之人,也是命中注定的,真正的凤凰王,我只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好吧,不是很懂你们精灵,但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高等精灵这一真相?而且之后大错已经铸成,精灵分裂,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将事实公之于众?”莱恩将湖中仙女抱在怀里,他让女神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表达自己的疑惑:“这明明,只是个误会……”

    “我说过了,阿苏焉不允许。”湖中仙女摇头,她接着说道:“简单点来说,莱恩,你知道‘灵族之陨’么?你的父亲有没有告诉你?”

    莱恩的瞳孔瞬间睁大,他这次是真的感到惊讶了:“难道……”

    “凤凰之主阿苏焉死过一次,就是在灵族之陨中,阿苏焉真正地死了,他完全意义上地消逝了。”湖中仙女冷笑不止:“可正如你所见,他复活了,同样完完全全地复活了,这就是阿苏焉为什么对终焉之刻或者世界毁灭一向无动于衷,因为他无论死多少次都会复活,只需要等待一个轮回。”

    “原来是这样!”莱恩开始明白,为什么人类神们都在努力地试图阻止和对抗混沌,而阿苏焉却漠不关心了。

    说完了这些,湖中仙女轻轻地往莱恩胸膛上一靠,微微嗔道:“莱恩,现在我已经把能说的都告诉你了,我也把能给你的全都给你了,我把我的全部都押注在了你的身上,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么?”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莱恩低下头盯着女神娇艳的容颜:“但我也一直都在利用你,我们如今密不可分。”

    “最终,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一直坚信,这是命运的选择。”湖中仙女慵懒地点了点头,她伸手把玩着莱恩黑色的头发:“你的登基之日定在明天的女士之日,莫吉安娜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相信,你不会辜负我的期望,这个王国,将在你的手中完成蜕变和新生,兰杜因的继承者啊,我爱的人,莱恩,我将一切都托付给了你,未来如何,你我将共同面对。”

    “嗯,我承诺,我的女士。”莱恩低声许下了自己的承诺,他脸上的表情逐渐柔和了起来:“我们共同面对。”

    “我们也聊了很久了。”湖中仙女笑了:“今天你是和莫吉安娜?”

    “算是……吧。”莱恩回答起这个问题很有些不自然。

    “那我就不打扰了?”湖中仙女用手指戳着莱恩的脸:“除非,你答应我不要乱来,我们那个还不到时候,等到你登基为王,好么?”

    “好!我答应你!”莱恩笑了,他将女神一个公主抱抱在胸前,朝着楼下走去。

    “说起来,莱恩,就在你不在的时候,里昂纳赛那边送来了两个漂亮的大贵族之女,说要给你当侍女,结果被莫吉安娜直接轰了回去。”湖中仙女搂着莱恩的脖子,笑得花枝乱颤:“莫吉安娜很少见地发怒了,她警告里昂纳赛公爵阿代哈德,说他是不是不想要命了?还是不想当公爵了?”

    “噗,哈哈哈~”莱恩听了之后也忍不住笑,他抱着湖中仙女慢慢地下楼:“看来是里昂纳赛在钱粮上又开始短缺了,之前的贷款还没还清不好意思再借,于是想出了这种主意。”

    “这说明你名声在外哦,我的冠军。”湖中仙女巧笑嫣然,她口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味道:王国上层一直都有流言,说你什么都好,唯独对女人的兴趣比较大,有几个人还认为你实际上是色孽的神选冠军。”

    “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搞懂什么是色孽。”莱恩吐槽道:“色孽的核心教义,是容忍一切罪恶,追求一切刺激,尝试一切禁忌,根本和男女之事关系不大,我最多只是有几个女人,我不懂为什么这都能联系起来。”

    稍微想了想,莱恩又无奈地摇头:“不过也不奇怪,极端思想总是最容易被大众接受,稍有一点偏向,很多人就迫不及待地下定义和贴标签,这也正常。”

    “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背后支持你,我的冠军。”湖中仙女轻笑着点头。

    “谢谢你的信任,我的女士。”

    …………我是骑士道美德的分割线…………

    三天之后,旧世界,布列塔尼亚,穆席隆公国,吉恩城。

    跟随着莱恩来到布列塔尼亚是黑心雷普的决定,这位佣兵男爵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黑心雷普此时已经孤身一人,他之前数十年打拼出的一个佣兵团和一小片领地已经在塔木可汗的入侵中化为虚无,此时他现在一没有兵,二没有地,此时再去帝国宫廷寻求帮助和支持,能够得到的唯有羞辱。

    帝国的贵族们可是无比现实的,没有兵,没有地,黑心雷普的男爵头衔被收回去是迟早的事,这位狡猾的佣兵头子比任何人都明白,他在努尔大会战中立下的战功并不能让他得到帝国的军队支持,艾米莉亚最多给他一笔赏金和一个骑士头衔。

    这不是黑心雷普想要的,他想要的是重新集结一支军队,回到边境亲王领去,去重建他的亲王国,重新成为黑亲王利特伯德!而不是一个佣兵头子黑心雷普。

    正因为如此,他看上了莱恩,他觉得莱恩或许可以帮助自己,他和他的布列塔尼亚王国也许需要一个在边境亲王领的利益代言人?

    黑心雷普有成为棋子的觉悟,他坚信,自己有利用价值,又有战功,多少有些本钱,也正如他所料,莱恩答应收留他。

    跟随着莱恩来到布列塔尼亚,黑心雷普惊讶于这里的繁荣昌盛和川流不息,他甚至看到传说中的木精灵们公然在街上走来走去,叫卖货物,他惊讶于矮人的水利工程和畜牧业的发达,更是惊讶于整片领地的治安之好。

    被安排住下之后,莱恩就没有再过问这位佣兵头子,而黑心雷普对于这点丝毫不奇怪,他作为新人,受到冷遇并且被“晾”几天这是正常的,当初他派人去布伦瑞克进贡,信使在布伦瑞克可是被晾了整整一个月才被皇帝的廷臣接见。

    趁着这段时间,黑心雷普反而放宽心,开始游览起了吉恩城。

    初冬时节,街上也是人来人往,除了正常的商店之外,甚至有不少小贩背着货,在街上公开叫卖,还有一些做羊肉汤和做烙饼的就这样背着东西沿途现做现卖,干净整洁的街道上很多市民们时不时讨论着王国最近的局势,他们的口中都离不开几个词。

    “老近卫军!”“授勋!”“骑士头衔!”

    “老近卫军即将有三十人得到骑士头衔!这在布列塔尼亚的历史上可是头一份,我们农奴也要翻身做骑士了!”

    “公爵阁下万岁,夫人万岁!女士万岁!”

    火热朝天的聊天氛围遍布整个城镇,人们在下工之后,在农闲时节,几乎全部集中在了吉恩城内的酒吧和各种聚集地,讨论着这件事,老近卫军授勋!

    偶尔有圣杯骑士或者老近卫军路过,会引起人们的疯狂追捧和崇拜,人们围绕着这些英雄们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

    对此,黑心雷普报以冷笑和不屑。

    一群哈巴狗,主人扔了几根肉骨头,你看它们叫得多欢?

    三十个骑士头衔,看起来很多,但是整个王国有多少人,能进入老近卫军的又有多少?

    佣兵头子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问题,农奴嘛,多少要给点晋升的希望,就像哈巴狗偶尔也要喂点肉骨头一样,没毛病。

    黑心雷普在城内逛了一圈,对于城市的繁荣程度还是比较满意的,尽管穷人依然比较多,但是只要踏实肯干,努力工作,吃饱穿暖没有问题,剩点钱偶尔去酒吧喝一杯也没问题,这就足够了。

    不知不觉,黑心雷普靠近了老近卫军的驻地,老近卫军的军营自然是禁止参观的,黑心雷普只能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甚至仅仅是长时间远观都引来了守军警惕的目光,幸好黑心雷普在之前的努尔大会战中英勇作战,老近卫军们基本上都认识他。

    黑心雷普注意到,老近卫军军营门口来了不少小贩,尤其是做吃的,他们背着锅碗瓢盆,搭起棚子,已经开始煮东西了。

    “老板,你这是做什么啊?”黑心雷普对此颇感兴趣,他靠近了一个棚子,一个自由民身穿着干净整洁地衣服,披着熊皮大衣,还穿着围裙,听到黑心雷普的询问,老板笑了笑:“一看你就是帝国来的骑士老爷,我们这是做吃的呢!”

    “做吃的?卖给谁啊?”黑心雷普追问道。

    “卖给老近卫军啊!”店老板将大块大块的熟牛肉切好,放入锅中,和萝卜、土豆炖在一起,大锅之内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老近卫们白天的操练结束之后晚上有一段自由活动时间,我们就可以卖东西啦!我做的东西很好吃的,骑士老爷,不尝试一下么?”

    “那就来一碗吧!”黑心雷普掏出了一个银币。

    “好咧!”店老板从另一个大锅中盛了满满一大碗土豆炖牛肉,他接过银币,熟练地揣入口袋:“请慢用!骑士老爷,想喝点什么?本地的麦酒、白兰地?帝国的进口黑啤酒,还是基斯勒夫来的伏特加?蜂蜜酒我这里也有。”

    “不用了。”黑心雷普端起碗,用勺子品尝起了食物。

    “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佣兵头子咀嚼着碗里的美味,他连连点头:“这就是农民们梦想中的生活啊。”

    “可不是么?”店老板还在准备菜肴,他正将一块块肉,包括鸡肉、鸭肉、猪肉、牛肉、羊肉使用竹签串起来,进行腌制,顺便将面包袋子打开:“日子过得是越来越好啦!”

    “老板,你这样一年能够赚多少钱啊?”黑心雷普随口问道。

    “大概25-50金克朗吧!”店老板喜滋滋地说道:“我也不一定都在这里做,一般都是哪里的军营人多,刚刚打完仗,我就去哪儿开店,那个时候士兵们口袋里面有金币,出手也大方,我呢,也自然赚得多一些。”

    这赚的,比很多佣兵一年到头刀口舔血都多了!黑心雷普听了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下午好,利特伯德。”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靠近,来人毫不顾忌地在黑心雷普的身边坐下:“你真是有闲情逸致啊,还来老近卫军营门口吃土豆烧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