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0:都是套路啊
    凌晁正焦急等待好消息,结果却看到十几个顶着猪头的怪物抽噎地滚回来。

    “谁打得你们?”

    打手们委屈巴巴。

    这一身伤势,除了裴叶还能是谁打出来的?

    凌晁被惊得许久说不出话。

    “她才一个人!你们都是废物吗?小爷拿真金白银养着你们,你们就这么废物?”

    打手们真的委屈。

    敌人速度太快、力量太强,基本被打中一拳就只能当沙包被踢来滚去了。

    一名被打得最惨的打手出了个主意。

    “郎君,依小的瞧,那个女人邪门得很。”

    “小爷知道他很邪门,不邪门能找你们?一群废物,十几个人奈何不了一个丫头!”

    凌晁气得跳脚。

    火气之旺盛,仿佛那身红衣都要点着了。

    打手小心翼翼道“郎君,师‘敌’长技以制‘敌’啊。”

    凌晁懵了下。

    打手道“此人武艺高强,世间罕有,郎君不如寻她偷学,将她精髓学个十成十,届时郎君想反杀她还不容易?小的家乡有句话‘学会徒弟,饿死师傅’。您是男子她是女子,再过个年,男女体能差异也就拉开了。您靠着先天优势,再加上学来的精髓,还怕不能一雪前耻?”

    凌晁听后觉得这话挺有道理。

    但让他拉下来跟裴叶学武,他怎么想怎么不甘心。

    那就是个黄毛丫头……

    打手又劝“听闻秦绍郎君一直尊称其为‘先生’,连那位都能屈能伸,郎君您……”

    ……还有什么面子舍不下的?

    丢人怎么了,不还有个秦绍当垫背?

    凌晁一边听一边皱眉,犹豫又纠结。

    打手趁热打铁道“……另外,郎君不是常说您不爱读书,天赋不如秦绍郎君……”

    凌晁恶狠狠瞪了打手。

    他的读书天赋仅比普通人好点儿,但比不过秦绍这些同龄人。

    凌晁年纪虽小,却也知道母亲柔慧长帝姬始终被皇帝舅舅防备着,连对他的盛宠也带着捧杀。

    他只能苦着脸跟书本死磕,越强迫自己越学不好,若非还能当个纨绔发泄苦闷,怕是要憋出毛病。

    自己平庸就能安稳活一辈子,出挑兴许就跟母亲一样被整……

    但是——

    不甘心啊!

    听书院其他年长的学生谈论,朝夏与邻近几个国家摩擦频繁,若非数月前“凤家军”迎头痛击闫火罗的先锋精锐,如今局势如何还说不准。

    若大厦将倾,他这平庸纨绔能安稳到老?

    凌晁沉着脸思索,比萧妃儿前世更早开始思考自己的出路。

    “你的话……有道理……谁教你说的?”

    自家的狗腿自己清楚,大字不识的文盲,这番大道理憋死了也憋不出一个字。

    打手谄媚道“……郎君,这都是小的肺腑之言啊。”

    凌晁嘴角抽了抽,抬脚踢开明显有问题的打手。

    念在背后之人收买打手给他指点明路,他不打算追究,顶多将人调离干别的。

    “走。”

    “郎君去哪儿?”

    凌晁微扬下巴,骄傲道“找裴叶。”

    这时,一片竹叶悄悄从打手后颈发间钻出,一蹦一跳去了小池塘,跳进去洗了个澡才回家。

    裴叶抱着两大捆琴弦上门道歉,将授琴夫子吓得不轻。

    老人家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叹着抚须长叹。

    “放下吧,老夫明白你的意思。”

    念在诚意和这些琴弦的份上,他对裴叶的感官触底反弹了。

    裴叶“……”

    夫子道“每日午膳后来此,授你半时辰,你若能下得去功夫苦学,还是能赶上的。”

    裴叶“……”

    不待她开口解释,夫子温和赶课。

    “天色渐暗,夜路难行,莫要在外逗留,快些回去。”

    裴叶张了张口,最后也没将自己只是来送琴弦而不是为了来贿赂学琴说出来。

    总该给自恋的老夫子一点儿面子。

    回去的路上又被堵,打头是凌晁,身后是十来个能吓哭熊孩子的猪头打手。

    “干嘛?”

    凌晁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憋红着脸。

    裴叶耳尖听到附近多了陌生的脚步声,来人是女主萧妃儿。

    裴叶正要开口打断,却听凌晁大吼,声音惊天动地。

    “还请先生授我武艺!”

    萧妃儿脚下踉跄,扶着假山才站稳。

    凌晁以为裴叶会开口嘲讽,他听到后者平静道了句。

    “行。”

    凌晁正要长舒一口气。

    “……但你若是敢轻易言弃,我便打断你三条腿。不浪费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开始吧。”

    凌晁懵了下。

    “现、现在?”

    一刻钟后,凌晁悔青肠子。

    但贼船容易下就不是贼船了。

    特别是他还发现九片一路督促他拉开韧带、蛙跳、俯卧撑又举重的竹叶。

    母亲啊,这世上真有妖怪qq

    裴叶轻描淡写道“……此处器材简陋,但千阶石梯却是个不错的锻炼之所,今日就先跳一个来回吧。”

    凌晁眼前一黑。

    裴叶看着他的眼神炽热,像极市井话本中吃人不放盐的怪物。

    拿着每天300功德、150气运的工资,花式“调、、教”凌晁,裴叶的日常过得充实。

    一边学习一边搜集“优质客户”,顺便将这些人的实力、特点、出身背景编撰成册,构出一张越来越密集的人脉网络——当人脉网络初成规模,裴叶发现这破游戏系统真想搞事。

    “……可惜,我是来玩游戏的,又不是来打仗平天下治国处理文件的……”

    真想处理文件,她当年退什么役。

    裴叶躲在深山无人的地方欣赏夜景,抽着小烟。

    天门书院的确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光是被系统认定为“优质客户”的学生,包括在校的、即将毕业的、在外游学的,居然凑了二十四人,另外还有五十三个是“有潜力的客户”。

    当她诚心想跟谁打好关系的时候,无人能拒绝。

    这些“客户”或多或少都跟裴叶建立联系,不说关系有多好,但绝对不差。

    待衣裳上染的烟味散得差不多,裴叶拍拍裤腿准备起身。

    “谁?”

    草木窸窸窣窣,阴影中走出个霜色长衫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

    “是我打扰你了吗?”

    少年温柔清脆的嗓音带着几分真挚歉然,裴叶被声音所吸引,仔细去瞧这个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的少年。

    此人相貌清隽秀美,唯一的遗憾便是那双没焦点的灰色眸子……

    是个瞎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