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开除(第一更)
    对于待在校长办公室内的“阿不思-邓布利多”而言,他并不知晓在相隔不远的格兰芬多塔楼、以及遥远的斯堪的纳维亚,所发生的这两件“意外”。

    事实上,他现在正在忙一件事

    只见他面前铺着一张羊皮纸,同时拿着一只鹅毛笔、在上面工整的写下了一行行字。

    “福克斯,过来了!”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邓布利多冲着一边正将头发埋进羽毛里休息的凤凰、招了招手。

    鲜红色的大鸟有些懒洋洋的飞了过来,然后将她的一只爪子印在了羊皮纸上……接着,她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飞回去继续休息。

    “完成了!”阿不思-邓布利多有些满意的看了一遍手中的羊皮纸。

    轻声阅读了一遍羊皮纸上的内容

    “鉴于霍格沃茨赫奇帕奇学院的五年级学生琼恩-埃里克-哈特,未给出任何理由,无故辍学长达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该行为严重违反霍格沃茨校规第四十四条与第八十一条,性质严重、影响恶劣。

    现对其的处理结果为:予以开除。

    特此声明!

    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珀西瓦尔-邓布利多!”

    拿起了这张羊皮纸,邓布利多站起身来,轻轻敲了敲肖像墙最上方的一幅画像。

    “奥利弗……奥利弗……”他轻声呼唤道:“这里有一份新的校长令!”

    “给我就可以了。”画像上,那位一身戎装、神情极其严肃的中年男巫点了点头。

    邓布利多将那张羊皮纸递了过去,当其触及奥利弗-克伦威尔校长画像的一刹那,突然间凭空消失了。

    而在画像内,奥利弗的手中拿着的正是那张羊皮纸……他低头看了看羊皮纸上的内容,嘴角不由有些微微抽搐。

    “要将其公之于众么,阿……琼恩?”不过奥利弗-克伦威尔脸上的表情很快归于严肃,他问道。

    “不必了,这种小事、我们低调处理就好!”只见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

    ……

    第二天一早,格兰芬多塔楼外刮起了狂风。

    尽管是周六,但哈利-波特醒得很早,在床上,他翻看着一本《高级魔药制作》课本消磨时间。

    这本《高级魔药制作》原本属于一位叫“混血王子”的怪人,他在书上记载了不少魔药方面的小技巧,这也让哈利在魔药课上、赢得了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的热烈称赞。除此之外,这本书上还记载着许多有趣的小恶咒。

    狂风裹着雨夹雪,无情地打在窗户上,哈利合上了课本,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纳威-隆巴顿还在很响地打着呼噜,迪安-托马斯和西莫-斐尼甘则是一个在洗漱、一个在穿着衣服,不过已经找不到罗恩-韦斯莱的踪迹。

    哈利在公共休息室遇到了裹得严严实实的赫敏,两人一起吃完早饭后、开始踏上前往霍格莫德的旅程。

    费尔奇和往常一样站在橡木大门口,一个个核对获准去霍格莫德村的同学的名字,同时拿着一根细长的黑魔法探测器在每一名学生身上戳来戳去。

    哈利很想问他一声,是不是他对自己的隐身衣动了什么手脚;不过联想到对方一个哑炮,应该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哈利想了想最终只得作罢。

    赫敏-格兰杰和昨天一样,全程都有些心不在焉,和哈利说话也非常敷衍。

    再加上罗恩陪拉文德-布朗去了、不在这边,这让哈利觉得有些孤单。

    不过在三把扫帚,他们遇到了蒙顿格斯-弗莱奇和尼法朵拉-唐克斯两位凤凰社的成员,哈利尽管很讨厌蒙都格斯,不过和唐克斯相处的一向还不错。

    四个人一人点了一杯黄油啤酒,开始愉快的交谈起来。

    “唐克斯,你们最近在忙些什么呢?”赫敏一边喝着黄油啤酒,一边有些好奇的问道。

    “主要负责霍格莫德的安保,不过有特殊情况的话,我们也要前往其他地方执行任务!”唐克斯微笑着说道:“例如前几天,我和金斯莱就去了一趟马恩岛……”

    “马恩岛的巨人猎捕行动!”哈利有些兴奋地说道:“我在《预言家日报》上看到了……你们傲罗们干的简直不要太赞,趁着巨人们熟睡的时候,将它们全部一网打尽……”

    “老实说这不单纯是我们傲罗们的功劳,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相助的话……”唐克斯摇了摇头,回答道。

    “哦,谁啊?”哈利很有兴致的问道。

    “那当然是……”

    “尼法!”一旁的蒙顿格斯-弗莱奇一脸严肃的说道:“邓布利多不告诉过我们么,暂时不要大肆宣扬他的身份!”

    “哦……好吧……”唐克斯吐了吐舌头,带有几分歉意的冲着哈利说道:“抱歉,哈利,有些机密暂时还不能公之于众……”

    “没事。”哈利点了点头,对于凤凰社的这种作风,他早已习惯了。

    一边的赫敏虽然一直都没开口,此时却不由皱了皱眉头。

    ……

    窗外的风雪越来越大,天气越来越糟糕。

    就在哈利去三把扫帚的柜台上,找罗斯默塔夫人添黄油啤酒时

    赫敏凑到了唐克斯耳边,小声问道:“是琼恩-哈特对么……是他帮你们的?”

    唐克斯顿时一愣,她脸上那惊讶的表情迅速出卖了他所知晓的讯息。

    “果然……”赫敏深深吸了口气。

    “赫敏,这件事千万不要往外传!”为了补救,唐克斯只得轻声哀求道。

    “当然,我知道……”

    这时,哈利捧着黄油啤酒回来了,两人只得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罗斯默塔夫人看起来怪怪的,她甚至差点把蜂蜜酒当成了的黄油啤酒,加进了我的酒杯里!”哈利随口说道。

    哈利刚把瓶里的啤酒喝完,赫敏就说:“要不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学校吧?”

    对方表示赞同,另外两个人也点了点头。

    这趟旅行没有什么乐趣,再待下去,天气只会越来越糟糕。于是,他们又一次把斗篷裹得紧紧的,用围巾把脸挡住,戴上手套,跟在凯蒂-贝尔和她的一位朋友的后面出了酒吧,顺着大路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