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能看见状态栏》第二卷 第一百零九章 造势行动(1)
    减肥的人很多,但对美的强烈需求经常让人们干出一些蠢事。有的摩登女性把自己饿到饥饿性酮症的地步,而有的人则把自己操练到肱二头肌长头键近端完全断裂。总而言之,人类图方便求快捷而不择手段的性格,在这种时候显露无疑。只要能瘦的又快又方便,他们基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孙立恩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随后陪着吴戈办好了住院手续,等他进入病房住下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睡觉睡觉,再不睡觉明天真的要猝死了。孙立恩匆匆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沉沉睡去。

    ·

    ·

    ·

    “今天的更新还没写完呢。”被孙立恩尊称一声“罗哥”的影像科医生罗三观在自己的房间里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手机开着免提平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他拒绝了好兄弟“今晚开黑一起吃鸡”的游戏建议,皱着眉头揉了揉酸痛的手腕。他看着屏幕里的帖子,渐渐觉得,自己当初把孙立恩的事情写出来,可能是个错误。

    孙立恩这小子干出来的事情太多太杂了。更重要的是,一个普通医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干了这么多事情……就连留香园的官方微博都特意问了一句,“真的不要紧么?感觉小孙医生快猝死了啊。”

    罗三观捂着脸郁闷了好久,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我哪儿能猜得到他孙立恩是个人形柯南啊?每天都在认真完成工作的规培医生很少见了啊!而且还很少出错!这样的规培医生……这样的规培医生……

    罗三观陷入了沉思中。

    说起来,规培医生有不出错的么?

    他开始重新检视自己以前写下的帖子。从自己角度看到的孙立恩,以及从其他护士那里收集到的“孙医生小故事”出发,对孙立恩过去接近一个月的活动进行了重新检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已经到凌晨三点了。罗三观看完了所有的记录,然后更加困惑了起来。

    哪里会有努力干活而且还从不出错的规培医生?不,哪有正常工作但是什么错都不犯的医生?医生也是人,只要是人,在工作中就一定会出现一些纰漏。而孙立恩这一个月里的表现实在是太突出了,只要是他作出的诊断,就没有一个出错的。更可怕的是,他要求的影像检查跑出来之后几乎都是某种疾病的诊断金标准。

    一击命中,而且次次都准?罗三观的背后开始渗出了几滴冷汗。如果孙立恩是个有几十年工作经验的老专家,而且诊断的都是些常见疾病的话,做成这样也不算难。可一连串的罕见病下,还能保持如此精准的命中能力,这就更让人困惑了。

    而发现了孙立恩特点的人,不止罗三观一个。

    ·

    ·

    ·

    “都安排好了。”凌晨五点,小林丰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穿着一身睡袍,听取着秘书的汇报。每天凌晨五点开始工作,这是小林丰从三十岁起就给自己订下的时间表。三十多年来,从未有过任何改变。“关于孙医生的新闻,会在今天开始逐步放出。我们预计大概在一周后,会达到理想的效果。”

    小林丰沉吟片刻后忽然问道,“安排的媒体,不要选那些特别有话语权的。”

    秘书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然后问道,“国际媒体的关注可以延后,让外围的华文媒体首先抛出话题的话,效果确实更好。”

    “不要选那些八卦小报。要正规媒体,不过发行量不大的那种。”小林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的效果不是挖掘他的身世八卦,而是要让他有些神秘色彩。”

    “您是说……”秘书琢磨了一会后低声问道,“要给孙医生造势?”

    小林丰坐在沙发里,轻轻摇了摇头,“我不喜欢造势这个词。太刻意,而且太像是在作假。”

    秘书没有说话,他知道小林丰肯定还有其他的话要说。

    “你在公司里供职几十年了。”小林丰看着自己的秘书,饶有兴致的问道,“几十年中,国内和中国,甚至欧美的医生你都接触过很多。可是,你见过孙立恩这样的医生么?”

    “从收集到的情报和检查结果来看,这样的医生确实前所未见。”秘书静静的回答道,“不过会长,这仍然有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小林丰哈哈笑了起来,“杉本君,这当然是巧合!”他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就是运势啊杉本!是我武田的运势,是小林一族的运势!”

    秘书杉本静静的站在一旁,听着小林丰的大喊大叫。

    “艾伦已经转变了立场,站在了同意收购的一方。”小林丰挥了两下手之后,稍微平静了一点。“但是艾伦这样的人,是没有忠诚度可言的。他不值得我们完全信任,而他也不会一直和我们站在同一立场上。这是一个隐患,一个巨大的隐患。”

    “所以您选择为孙医生扬名,而且一开始会选择比较神秘的角度来渲染这个人。”杉本顺着小林丰的思路说了下去,“但是我不明白,这样不是会更容易引起艾伦先生的怀疑和不信任么?”

    “如果放任不管,艾伦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小林丰重新坐了回去,拿起一杯咖啡轻轻喝了一口,“杉本,你知道陆自的人会怎么处理不定时爆炸物么?”

    “他们会主动引爆爆炸物。”不等秘书回答,小林丰就自己说出了答案。“在确保安全以及爆炸范围可控的情况下主动引爆爆炸物,这样才能将损伤降低到最小程度。”

    秘书叹了口气,“所以,您打算用孙医生来引爆这个炸弹?恕我直言,会长。炸弹爆炸的时候,同时也可能把用来引爆炸弹的孙医生炸的粉身碎骨。”

    “我为什么要在意一个医生的死活?”小林丰笑了起来,“更何况,你怎么知道被炸碎的一定是孙立恩?”

    杉本并不打算和小林丰争论究竟谁会被炸碎,他只是提醒道,“阿薰和他的夫人都是孙医生救下来的。而且阿薰目前还在中国接受治疗。如果孙医生有麻烦的话,阿薰可能会很为难的。”

    小林丰陷入了沉默中。看得出来,对于自己的儿子,他很明显有些歉意。但这些歉意,并不足以成为阻挡他实行自己计划的理由。“阿薰的事情不用去担心。武田的未来,比他的个人感受更重要。他会理解的。”

    如果不理解,那就不理解去吧。后半句话,小林丰没有说出来。固执和不听劝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儿子能够重新回到家中,这让小林丰很欣慰,但欣慰不能给公司带来进步,对他来说,武田比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更重要——哪怕是与自己的家人相比也是如此。

    “明白了。”杉木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

    ·

    “这个新闻要放到二版上去?”国内某二线门户网站新闻编辑部中,经济新闻的值班责任编辑看着屏幕中的指示,一头雾水。平时高高在上,完全不屑于和经济新闻部打交道的大客户部忽然来了联系。而且是一口气十几条信息的流量轰炸。目的则是将一篇大客户部指定了内容的文章,放到经济新闻板块的二版上,并且最少保持48小时不间断。

    平时,主编或者副主编也会偶尔提出一些这样的要求。有这种需求的“定制新闻”一般都是各个公司投送的付费软文。但大客户部提出这样的要求,还真是第一次。

    值班责编正打算问问细节,工作聊天群组上忽然又传来了广告部的要求。部门不同,内容和要求却完全一致——将一篇特定的定制新闻稿放在二版。

    大客户部,广告部,这些油水部门今天是吃错药了?责编挠了挠头,不过还是按照要求把软文发了出去,毕竟人家是赚钱的主力,是真正的财神爷。拿人手短,服从一下需求倒也无妨。

    软文发出去了,和软文同时上线的,还有武田制药重金购买的全版广告——周秀芳的生平经历,以及武田制药决定捐献价值两亿美金的设备,决定在宁远投资建设一座以周秀芳命名的大型综合诊断中心,并且建造两座铜像以纪念这位老人的“公益广告”。

    至于那篇软文,则以一个“武田制药工作人员”的视角,详细描述了一番周秀芳从入院到离世的故事。里面隐去了一些人物信息和关系。但是用比较重的笔墨,描写了一名敏锐发觉周秀芳病情异样,并且被周秀芳提点后,又准确诊断出一名罕见中毒患者病情的规培医生。

    整篇软文看下来,这位“某规培医生”虽然出现场面不多,但都在非常重要的节点上。写这篇软文的文案水平绝对不低,寥寥数笔,一个年轻有担当,而且还很有水平能力的年轻医生跃然纸上。让人印象颇为深刻。

    武田的造势计划,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