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四章(二合一)
    夜,凉风习习。

    莫尘负手前行,一步一步的朝着白日里的那间药铺走去,而他的身旁,跟着一位一脸不解之色的俊朗公子,正是张玉堂。

    “莫道长,这大半夜的,您非得去药铺,咱们趁着白日里去不好吗?”张玉堂问道,他本正在读书,却被莫尘唤了出来,要拉着他一起去药铺,自然心头有几分不爽利了,那个店铺可是闹鬼来着,虽说莫道长本领高强,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半夜去不是自找麻烦吗?

    莫尘笑了一笑,不以为意的道:“玉堂,我且问你,这会儿是什么时候?”

    张玉堂看了看天色,仔细想了想出门时那更夫敲打的梆子声,回道:“这会儿应该是快到子时了。”

    “对了,鬼怪向来喜阴厌阳,子时合该是他们活动之时,既然你说那药铺闹鬼,正好趁着这个时辰将他们一举擒获,免了祸患。”莫尘不在意的道,像是在说一件吃饭喝水的小事。

    而张玉堂听的一脸无语,都说了鬼怪喜阴厌阳,不该等大中午有阳光的时候再去抓鬼吗,偏偏等着这大半夜的,要不是莫尘那丹药委实灵验,他保管不会和莫尘一起出门来。

    一路无话,行不过两个街头,便到了白日里看的那家店铺的所在。

    只见这黑夜里,那店铺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阴气弥漫,诡异的紧,凡人一见到估计便会在心里打嘀咕,绕道而行。可是今日来的两个人偏偏都不是凡人,就算张玉堂,托那蕴灵丹的福,亦是灵气内蕴,仙骨道基,等闲小鬼怪避而远之的存在。

    “莫道长,真要进去,不如……不如我在外边等你吧。”

    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是张玉堂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毕竟是个凡人,哪怕自身已然是不凡,他依旧对与这些鬼鬼怪怪的东西保持了基本的畏惧,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说的便是张玉堂了。

    莫尘见状摇了摇头,要驱除鬼怪,他自己来便是了,拉着张玉堂出来,他是另有打算,怎么可能不让他进去?只见这厮伸手一点,那张玉堂顿时浑身不受意识的控制,大步朝着店铺走去,说来也奇怪,他刚刚走到大门口,那店铺上锁的店门却是陡然自己打开了,随后平地里起了一股阴风,而张玉堂一脚迈进去,声音当即消失不见,那漆黑不见五指的大门口,似乎背后隐藏着一只吞噬一切的黑暗巨兽一般。

    “小小障眼法而已,不过这只小鬼,倒还有些道行,再给她些年月,指不定真能成气候。”莫尘神色淡然的做了一个评价,随即神色轻松的朝着那店铺走去。

    他一进入店铺,便瞧见张玉堂缩在一个墙角,神色惶恐无比,而在他身前,围绕着几只面目狰狞的恶鬼,正张牙舞爪的恐吓他,有的是扭断了自己的脖子提着头颅,有的是把眼珠子扣掉拿在手里递过去,还有的一身鲜血,不停的滴落在了地上……

    可怜张玉堂自小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等折腾,吓的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好在他身子已然恢复过来了,要不然的话,估计早都被吓晕了过去。

    “你不怕吗……”

    莫尘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悦耳动听的女声来,待莫尘回头一看,却是一具穿着轻纱的骷髅架子,还披散着长发,要不看那空洞恐怖的骷髅头,这身打扮还颇有几分妖娆模样。

    怕吗?

    以莫尘如今的道心,自然是对于这种鬼怪之流毫无畏惧之心,不过不代表不会有别的情绪,他还是感觉到几分恶心的,这跟境界高低无关。

    “我若说怕当如何,若说不怕又当如何?”莫尘笑眯眯的注视着眼前的女骷髅道。

    “怕不怕的,既然入了此门,公子便已经出不去了。”那女骷髅盈盈一笑,说不出来的诡异,然而下一秒,她周身气势陡然一盛,两只骷髅爪带着呼啸的风声,一爪朝着莫尘的心口掏去。

    而莫尘便如吓呆了一般,一动不动,恍若木雕泥塑。

    又是个装样子的!

    那女骷髅心里闪过几分不屑,对于莫尘的表现丝毫不以为奇,这些年来,打着降妖伏魔的旗号找到门上来的道人和尚不少,可都是半分本事也没有,而那些仗着胆大来探险的凡人,那个不是被她吓的屁滚尿流?

    然而出乎这女骷髅意料之外的是,那骷髅爪触摸到莫尘的身体,却是一下穿了过去,就如触碰的不是实体,而是幻象一般。

    “这怎么可能?!”那女骷髅难以置信的道。

    “如何不可能,区区幻象而已,这世上的高人多着呢。”莫尘突然出声道,随后只见他伸手一挥,眼前的一切都荡漾出层层的波纹,随后陡然破碎,现出了这店铺的本来模样。

    只见这里面哪有什么女骷髅,又哪有什么张牙舞爪的恶鬼,只有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站在大门口一脸害怕的看向莫尘和张玉堂,那女子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眉宇间充斥着几丝怨气,想来就是这鬼屋的源头由来了。

    “没……没鬼……?”

    张玉堂见身前鬼怪消失,禁不住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来打量了四周一番,看向那女子道:“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没鬼,她便是这屋子里的女鬼。”莫尘冲着张玉堂笑道。

    “什么……?”

    张玉堂一脸的不可置信,但他也不是蠢人,细细一想便明白了,也是,这半夜三更的,这里还是有名的鬼屋,寻常人家的女子,谁会来这里啊?

    他细细打量了一番那女子,果不其然,那名女子竟然是漂在地上的,月光照下,她一点影子都没有,分明便是女鬼!

    看清楚这之后,张玉堂又不敢躲在墙角了,反而是靠到了莫尘身后,在他眼中,莫尘能给他的安全感可比那墙角高多了。

    “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恕罪。”那女鬼也是个有眼力劲的,瞧见莫尘破了她的幻术,知道自己招惹不起,便盈盈一礼,主动请罪道。

    莫尘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女鬼,她周身环绕着几丝血光,想必是这些年害人所攒下的罪孽,不过却也没几条人命,看来这鬼还知道几分厉害。

    “说说吧,你的来历,为何在此盘踞害人,如果今日说不出个让我满意的答案,休怪我手下无情。”莫尘负手而立,云淡风轻的道,颇有几分道家高人的风范。不对,他本就是道家高人,根正苗红的道门圣人嫡传。

    那女鬼闻言,心里顿时定了下来,既然肯和她问话,那便是个明事理的,她最怕碰见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降服她的那种,只听她道:“公子明鉴,小女子在此,除了恐吓些许生人,可是从未杀生过!”

    “不对,你若没杀生过,那当年这一布庄的人,都是怎么死的?”

    张玉堂见那女鬼不似先前幻境中的那般凄厉恐怖,心中大定,他心里也对这女鬼的身份有了几分猜测,是以听了这女鬼的话,当即问道。

    “他们都该死!”

    张玉堂的话似乎触及到了那女鬼心中的禁忌一般,只见那女鬼原本清秀的眉眼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周身的怨气和阴气随之大盛,将整个布庄彻底笼罩在了黑暗之中,连月光都被隔绝在外。

    “莫道长!莫道长……!”看见那女鬼择人欲噬的恐怖模样,张玉堂立刻吓的六神无主,一把拉住了莫尘的衣袖,不停的在那呼唤求救。

    一瞧这女鬼陡然间失去了理智,似乎还有要朝二人攻来的趋势,莫尘忍不住摇了摇头,暗自在心里埋怨了句张玉堂多嘴,他体内法力流转,轻喝一声:“静心!”

    嗡!

    一丝微不可查的赤金色法力瞬间没入了那女鬼的体内,随即只见那女鬼闷哼一声,一下子停在了原地,她周身的阴气和远怨气亦是逐渐的消散,双眼也恢复了清明之色。

    “玉堂,你且好好听,莫要多话。”

    莫尘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袖子从张玉堂的手中抽出,嘱咐了他一句,又对那女鬼道:“你且接着讲吧。”

    那女鬼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莫尘,她发疯起来,理智全无,可眼前这公子一句话就制服了她,道行神通,可见一斑,今日自己是真遇上高人了。

    她道:“好叫公子得知,小女子唤作钰儿,原本是这杭州府浣纱女,当年这布庄的老板总是拖欠小女子家的银钱,小女子气不过,上门理论,谁成想这老板见小女子薄有几分姿色,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意图轻薄,小女子挣扎不过,只得一头撞在了这布庄的墙上自杀而死,死后胸中怨气不散,化作了怨鬼。”

    说到这,那钰儿便住口不言,接下来的事情自是不必说,当然是午夜复仇的老套戏码,而张玉堂闻听她的辩解,亦是眉头紧皱。

    “你倒也是个可怜人。”莫尘摇头叹息道,都说降妖伏魔,降妖伏魔,可到底什么是妖,什么是魔?心怀恶念是妖,胸有杀意为魔,管他是什么仙佛妖鬼。

    “望公子明鉴,除了报仇雪恨之外,小女子一直安安分分的在店铺里面呆着,从来不曾害过人,只是担心生人打扰了小女子的清静,这才用幻境吓他们一吓。”那女鬼见莫尘似乎被悲悯她的身世,又赶忙辩解道。

    她看的清楚,这位气度不凡的公子绝对能轻而易举的取她性命,人死了还能做鬼,鬼死了可什么都没了,由不得她不畏惧莫尘。

    “玉堂,你说,这等情形该如何处置?”莫尘笑了一笑,没理那女鬼,反而是朝着身后的张玉堂问道。

    这会儿张玉堂也是看清楚了,自家这位莫道长,不仅会炼丹救命,是真有法力在身上的,一句话就能制住这女鬼,是以他也放下了面对女鬼的惊恐。

    他微微一沉吟,随后道:“莫道长,以我之见,这女鬼如果所言属实的话,那她杀人就是情有可原,而且这庄子虽然一直听闻闹鬼,却也未曾有人再次丧命,可见这女鬼还是心有善意的,我们应该饶她一命。”

    “多谢这位公子仗义执言,钰儿在此谢过了!”那女鬼听张玉堂说她好话,盈盈一礼,美眸中闪过一丝感激的神色。

    “好人倒是让你给做了。”

    莫尘眉头一挑,心中对张玉堂的心性有几分满意,此子不因这女鬼恐吓与他而怨恨在心,反而秉持公允,是个可造之材。

    他对那女鬼道:“既然张玉堂说饶你一命,我便依了他,不过你这孤魂野鬼,总在我这店铺待也不是个事情,我便消弭你的怨气,送你去轮回,给你寻个好人家投胎吧。”

    投胎!

    那女鬼闻言,浑身一颤,满脸的难以置信,她虽然不曾作恶,但毕竟是杀了人的厉鬼,想要投胎,必须在地狱中受尽折磨,消散怨气,方能入轮回,而这位公子竟然要送她去轮回?!

    “怎么,你不愿意?”莫尘看着她的模样,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不不,钰儿愿意,钰儿多谢公子的大恩大德!”那女鬼缓过神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给莫尘磕头。

    “好了,起来吧!”

    莫尘见状,伸手一挥,便将那女鬼托了起身,随后他眸中金光一闪,一缕微弱的赤金色焰火浮现在他身前,正是太阳真火。

    那火焰在莫尘的驱使下,直直的朝着钰儿身上飞去,绕着她身子轻轻环绕了一圈,肉眼可见的,那钰儿浑身的怨气尽数被烧了个干净。

    太阳真火,至阳至刚,用来对付怨气阴气,那是再拿手不过了。

    “夜游神何在!”

    收起了那一缕火焰,莫尘一声冷喝,周身法力按照某种玄妙的轨迹微微一震,没两息的功夫,一名通体漆黑的神祗便出现在了这店铺里。

    “小神见过上仙!”那夜游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低着头,恭敬的朝着莫尘行了一礼。也由不得他不恭敬,召唤他的,竟然是太清圣人一脉的太清驱神咒,这绝对是圣人门下,他不过区区一名冥界阴帅,连兜率宫看门的童子都不如,能不态度端正吗?

    “唤你来也无事,你且带着这女鬼入轮回投胎去,切记替她找个好人家,你可听明白了?”莫尘沉声吩咐道。

    “小神谨记!”那夜游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做了一揖,当即便欲带着钰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