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生命之晶
    他愕然站立在那里,良久未能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那道光影,似乎从一开始,就想寄居在自己体内,想要告诉自己一些什么。

    但是出于反抗意识,被自己逼退。

    然后他无奈之中,强行凝聚出真形,也只是来得及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便消散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跟自己说过一句话,但那自言自语的陈述,却更加让人感到可怕。

    信息量太大了!

    如果按照他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所谓的史前文明,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那些消失的强者,或者是被彻底击杀了,又或者是被困在了某一处地域,这绝对是一段秘辛,恐怕此刻大罗天域知道的人并不多。

    当然,这里指的是其中的内幕而已,能够口口流传下来,想来那位始作俑者,也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后来人一些什么道理。

    越是想到这里,越是让余寒心头蒙上了一层疑惑与阴霾,他甚至开始有些怀疑,父亲的失踪,也与这件事情有关系。

    因为这个世界,所有关于父亲的传说,都是失踪,没有他陨落的消息传来。

    既然这个世界的背后,有一只巨大的幕后黑手,那么他毫不怀疑,这只幕后黑手所掌控的东西,必定是这个世界最为完整的大道。

    父亲的诛天万法,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什么,甚至包括自己所修行的剑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的未来,变得越发的扑朔迷离。

    周围那些散乱的气息逐渐平静下来,突如其来的安静也让余寒清醒了过来,目光闪烁之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一侧的南宫瑾萱。

    南宫瑾萱也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余寒的感觉,让她心情大好。

    不过下一刻,忽然感觉余寒的目光有些怪怪的感觉,也不知为何,他忽然间涨红了面孔,飞也似的转过头去,朝向一侧兀自走了过去。

    南宫瑾萱挠了挠脑袋,同时妙目圆睁,她骇然看向自己的身体,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却没有寸缕悬挂,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

    她尖叫一声,空间戒指立刻闪烁出来,手忙脚乱的将衣衫重新穿上。

    此刻,她的俏脸不比余寒要好多少,通红一片,就像是发烧一样,心如鹿撞,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这种感觉,还真是羞死个人!

    南宫瑾萱深吸一口气,这才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修为,陡然发现自己方才突破的神劫第五难境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步入到了神劫第五难的中期。

    “我……好了!”她脸色恢复了自然,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物,而且妖族女子本就不像是人族女子一般扭捏。

    余寒转过身来,脸色恢复了自然,感觉到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当即轻轻咳嗽了一声:“适才那道气息十分古怪,不过好在没有什么恶意!”

    他一开口,南宫瑾萱也点头:“我的修为直接达到了神劫第五难中期境界的巅峰,不过我看你的实力并没有增加!”

    余寒叹息道:“可能是我命比较苦吧

    ,不过也无所谓,谁的修为增加,对于我们这个团体来说都是好事!”

    不等对方开口,他继续道:“时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我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去吧!”

    南宫瑾萱点头,周围的气流已经恢复,两人悬空而起,朝向上方漂浮,很快就破开了那一层地面,重新回到了地表之上。

    果然,周围那一片黄沙巨浪已经消失,这里的一切也都重新恢复了自然。

    “也不知道丁进他们怎么样了,我们要快些与他们会合!”

    ……

    小兽所在的那座巨大山洞外,夏桀与扶苏同时看向了面前躺倒在地上的两只巨大的尸体。

    两人都是神劫第六难初期的绝世人物,而且手段诸多,又有盖世神器作为底牌。

    只要不走入最深处,绝对是能够横扫一切的存在。

    此刻周围已经聚集了不下五六百人,都是跟随两人一起走过来的,上官英雄就站立在两人对面。

    眼见着扶苏与夏桀联袂而来,他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容。

    这与他之前所想的一样,如果只是扶苏皇子一个人到来,即便聚集了妖族大量的人马,也不可能敌得过神劫第七难妖兽领衔之下的百余只巨兽。

    但是如果两位皇子同时到来,以他们的战斗力,再加上众人辅助,要破掉这个妖兽窝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上官英雄,你说这里出现了太古传承妖兽的幼兽?”扶苏目光闪烁道。

    上官英雄踏前一步,恭敬道:“皇子,的确如此,属下曾经闯进去过,发现了里面的往生池还有妖生莲,这些都是传承妖兽的标志!”

    扶苏道:“往生池和妖生莲我知道,但我并不在乎,我真正在乎的是那只幼兽是否存在,能不能判断出来是什么妖兽传承下来的幼兽?”

    上官英雄道:“属下一直都在这里等待着皇子到来,同时也暗暗探查里面的情况,发现了里面幼兽的吼叫声!”

    说到这里,他猛地抬头:“如果属下判断的没有错,应该是瀚海凌音兽的幼兽!”

    “瀚海凌音兽?”扶苏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对他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惊喜。

    所有的传承妖兽,都是依靠着母体陨落之后留下来的能量得以重生。

    至于妖生莲和往生池,只是母兽留给他的一个成长的手段而已,而真正珍贵的,是幼兽本身。

    这是只有妖族方才知道的一个秘辛,幼兽的体内所封印的,是母兽遗留下来的生命之晶。

    等到他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生命之晶便会渐渐融化,然后注入到幼兽的体内,使得幼兽渐渐拥有了曾经母兽的一半力量。

    所以,生命之晶中所蕴含的,是母兽留下来的生命精华,里面蕴含着大量的本源。

    母兽的本源一分为二,其中一半衍化为往生池和妖生莲,依靠外界的力量来给幼兽提供修炼的便利条件。

    另一半便就会凝聚成为生命之晶,寄存在幼兽的体内,作为它生存的根本。

    而且,生命之晶不

    仅仅是留给幼兽的,如果中途会被其他妖兽或者人类所抢夺,也同样能够依靠里面蕴含的力量,成就大的业果。

    正因为如此,母兽在彻底陨落之前,会将幼兽和自己所遗留下来的东西,交给最忠心的下属来守护,这样才能保证这两种神物能够伴随着幼兽安然的长大。

    如今他们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在这里得到了妖生莲、往生池以及生命之晶。

    尤其还是瀚海凌音兽留存下来的,要知道当年瀚海凌音兽绝对是称霸一个时代的庞然大物。

    即便如今已经陨落了,它的赫赫威名依然永垂不朽,可想而知,如果得到了这颗生命之晶,再加上妖生莲和往生池的相助,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一年之中,追上大哥扶余的脚步,从而能够真正成为与他分庭抗礼的存在。

    所以这枚生命之晶对于他的诱惑力已经超出了预估,让他内心越发狂热起来。

    “夏桀皇子,这一次请你出手相助,扶苏欠你一个人情,妖生莲对你们人族的帮助不大,但是对我来说却很重要,此事一了,日后有何事需要我帮忙,扶苏绝不推辞!”

    他朝向夏桀说道,对于他来说,夏桀是他目前最大的敌人和对手。

    因为他很有可能会参与到与自己争夺生命之晶的过程,所以提前说好,也防止夏桀会生出什么异样的心思来。

    夏桀笑道:“我代表人族出手帮你,你出手帮我干掉余寒,算不算计在这人情当中?”

    扶苏闻言却也笑了起来。

    夏桀的心思他十分了解,看来人族对于那个叫余寒的小子也十分憎恨。

    已经下达了必杀令要将其毁灭在这里。

    所以他直接回应道:“当然不算,那小子当着这么多人拂了我的面子,即便你不说,我也会出手干掉他的!”

    “如此甚好!”夏桀大笑道:“那就让其他的师兄弟们出手,将那些巨兽一个一个的吸引出来,里面的空间不大,我们这么多人怕是施展不开,还容易误伤!”

    “正有此意!”

    扶苏当即下达了命令。

    当下,  周围的数百人当中,妖族和人族每两人一组,不断朝向石洞内部出动。

    巨兽的灵智似乎并不高,这或许也是为何瀚海凌音兽放心将幼兽.交给他们守护的原因。

    看着一只只巨兽追逐着弟子们从那石洞之中冲出来,又被一些弟子们围困在了其中,发动了围杀。

    扶苏的心情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一次对他来说,绝对是能够改变命运的一天。

    他目光闪烁不定,连同呼吸都开始变得渐渐急促了起来。

    百余只巨兽一只只涌出,绝对是了不起的盛况。

    弟子们也十分卖命,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都是积分呀。

    所以那些巨兽,方一出来,便直接落入到了众人联手的攻击海洋之中。

    而此刻,余寒与南宫瑾萱,终于回到了初始分开的位置。

    丁进和许飞,却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