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秀一把

    一手持盾,一手拎着刀,李诚奔着城下缓缓小跑了过去,这是要冲上城头厮杀么?这

    一下远处的侯君集和薛万均呆不住了,互相看看,策马上前来找契苾何力。

    契苾何力也吓着了,恁娘的,这是要做个甚呢?这

    帮大将军,那个不是尸山血海里杀过来的?哪个没有冲城头的经历?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将军,冲杀在第一线的机会其实很少了。尤其这是攻城呢,风险最大的战斗,不到最紧要的关头,轮不到他们上阵。

    李诚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了,身后的李山步伐极大,三两下就超越李诚,流星赶月一般的冲到城下,手里铁棒往地上一扎,身体蹲一个马步,双手叠在一起。李

    诚对着他直直的跑来,并且不断的加速。身李山的边箭矢飞舞,不断的有人中箭倒下,城头喊杀声震天,激战正酣。李山就跟什么都没看见似得,一双牛眼盯着李诚跑来。突

    然,李诚加速到了极致,一个大步,又一个大步,第三步的时候人飞起来了。要是手里有个篮球,就是在飞身扣篮的节奏。可惜,李诚手里又是盾又是刀的,这是来玩命的。

    战场上突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城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李诚这里。就见李诚一脚踏在李山的双手之上,使劲的往上一跃,李山也是使劲的往上一托举。五

    米高的城墙,瞬息之间飞跃,云梯?要什么云梯?空中跃起的李诚,手里的盾牌先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守城士兵的人堆里,就这么一块盾牌,居然砸倒了一片人。这

    时候城头的局势是这样了,十几个唐军被数百人围堵在一个角落里,身后是一架云梯,源源不断的跳荡军还在往上冲。李诚的落脚点,就是这个角落处,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先

    是飞跃城头,接着空中砸出盾牌,正在围攻唐军的守军,顿时攻势一滞。李诚落地的时机,就在这瞬息之间,双足稳稳的站在了城头苦战的唐军身边,身子往下一沉,一个前滚翻,手中横刀顺势就是一扫。啊

    !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一片人捂着脚倒下。李诚的横刀,竟然扫断了一堆脚。但

    这仅仅是开始,浑身浴血的李诚翻滚结束,起身时又是一个横扫千军。这一次场面更残忍,面前的三个守军,直接被一刀两断。血喷涌,肠落地。

    这个过程其实不到十秒,但是造成的效果太过震撼了。这人会飞啊,这样的人怎么打的过?这人会飞啊,这样的人居然是我们一边的。两下对比,唐军士气达到了巅峰,守军士气跌落谷底。一些守军吓的刀枪落地,掉头就跑。..

    跑就算了,还在喊:“这是天神,打不赢的,快跑。”城

    头的李诚变成了箭头,领着敢死队往前冲杀,守军节节败退,越来越多的唐军跃上城头,在李诚的鼓舞之下,唐军的士气沸腾了。更多的守军士兵丢下武器,掉头就跑。

    守军将领连砍了数人,依旧无法制止溃败的趋势。最终只能无奈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李诚,举起手里的刀,架在脖子上,使劲一拉,身躯轰然倒下,守军再无勇气作战。

    李诚带着跳荡营将士,顺利的杀到城门口,杀散守军,打开城门,唐军蜂拥而入。

    田城之战,因为李诚的出现,从开始到打破城门,不过一个时辰。(

    军至柳谷,者言文泰刻日将葬,国人咸集于彼,诸将请袭之,侯君集曰:“不可,天子以高昌无礼,故使吾讨之,今袭人于墟墓之间,非问罪之师也。”于是鼓行而进,至田城,谕之,不下,诘朝攻之,及午而克,虏男女七千余口。)

    以上文字说的是,早晨攻城,中午就打破了城池。这说明了什么?唐军的战斗力何等变态,要知道这是在攻城。历史在这里,因为李诚又出现了跳跃。战争的进程更为顺利。“

    言松州之战,自成借光牛秀者,可以休矣。”侯君集忍不住惊叹了一句。薛

    万均笑道:“百闻不如一见,自成之勇,足冠三军。”

    契苾何力也是一脸的笑容道:“某等都该好好感谢自成,一鼓而下,军心士气盛极。”

    三军走出沙漠,可谓疲惫之师。今天这一仗,契苾何力有信心拿下,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的轻松。李诚开挂一般的表现,无疑把残酷的攻城战带来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带兵的将领,表面上看起来伤亡就是个数字,实际上谁都希望伤亡最小,战果最大。

    “走吧,进城!”侯君集扬鞭策马,奔着城门口来了。远远的就看见李诚,坐在城门口,嘴里叼着烟斗,正在吞云吐雾。见到三人近前,李诚这才笑嘻嘻的站起来抱手道:“诸位将军,李诚孟浪了。实在是一时技痒,杀的兴起,没有收住,见谅,见谅。”

    侯君集在马背上抱手笑道:“自成过谦了,此战如非自成勇悍,伤亡不下一千。”契

    苾何力也笑道:“田城虽小,也有丁口万余,两丈之墙。自成之身飞跃,放有敌之丧胆,前军速克敌也。”这家伙倒是会做人,把功劳归于李诚头上。李

    诚也是个妙人,别人客气,他倒是不好意思了。当然只是针对契苾何力,侯君集和薛万均,李诚是不会客气的。

    “将军客气了,此战乃将军指挥得当,将士用命之果。诚一人之勇,不足为道也。”一

    句话,把侯君集和薛万均给撇开了,侯君集还好,他是总管。什么功劳都少不了他一份,薛万均则有点恼火,你眼睛里还有没有领导?不过他心虚,所以也维持微笑不语。

    “好了,大家进城吧。”侯君集赶紧把话岔开,这时候团结为重。李

    诚也不再废话,一行人进城,这时候城内唐军分成大大小小的作战单位,挨家挨户的去砸门。战斗已经结束了,但是零星的抵抗还是有的。几位将军都带着亲兵卫队,自然不用担心受到战斗的波及。

    经过一家大户门口时,李诚勒马道:“城主府诚便不去了,浑身是血,找个地方洗一洗。”

    侯君集先是一愣,随即笑容满面道:“自成且去,沐浴之后,城主府置酒商议后续之事。”李诚笑着抱手,两人交换一个眼神后,侯君集会心的一笑,策马先走。余者相随而去,契苾何力眼神复杂的看看李诚,抱手告辞。

    薛万均按捺不住的喜色道:“此人倒是个顺毛驴,做事也有分寸。”侯

    君集淡淡道:“一介少年,能有今日地位,如何能小觑之?”

    两人都不再说话,心里很明白,接下来的战功,好处,李诚都放弃了。当然了,该是李诚的那份,谁都别想扣下来就是了。李诚把该做的都做在前面,侯君集和薛万均再过分,就是真的要撕破脸了。

    等到众人远去,李诚才扭头看看这家大户的情况,院子门是开着的,里头几十个唐军,正在把人往外撵。屋子里的人,全都撵到院子里,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哭泣声不断。

    李诚迈步进门的瞬间,院子里立刻都看了过来。为首的唐军旅帅叉腰在堂前站着呢,一看李诚进来了,立刻露出笑容,小跑上前道:“李总管,卑职有礼了。”李

    诚笑着抬手,轻轻砸了一下胸前的甲,笑道:“找个地方洗澡,兄弟们自便。”

    这位倒是个有趣的家伙,立刻笑嘻嘻的表示领会精神的样子:“能为李总管做事,是卑职的荣幸,总管在堂前稍坐,卑职保管安排的妥当。”李

    诚也没打算坏人家的好事,嗯了一声,在堂前一张胡广木上坐下。摸出烟斗火镰,点上烟,不紧不慢的抽着,门口亲兵站了一排,身后站着一个李山。余下的在院子门口守着。带

    兵的旅帅走到院子里,抬手指了几个人道:“你,你,你,还有你,都给我出来。”这

    家伙指的几个,都是女子,其中还有两个胡姬。人

    群中站起四个女的,其中一个颤抖着低声道:“妾身汉人也,河东关氏之女,祖上迁徙至此安家。”李诚在堂前听了这话,大声道:“鞠文泰汉人也,行勾结异族之事,抗拒天兵之举。汝家满门,竟让一女子出来说话,也配为汉家儿郎?”

    一句话说完,女子把头低下去了,不敢再说话。院子里不少男人,直接把低到裤裆里,羞都羞死了。这家人既然是大户,城头那些抵抗的守军里,肯定有他们家的人,还吃他们家提供的粮食。

    “总管要沐浴,你们几个去准备准备。”旅帅吩咐一声,让两个人押着四个女的,奔着后面去了。李诚笑着看看这位旅帅道:“汝何人也?”

    “卑职苗勇,字奋前。”这位旅帅赶紧报上名号,领导能记住他的名字,自然就最好了。李

    诚笑道:“好,我记住你了。”苗勇大喜道:“谢总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