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啊!沈导,你怎么晕过去了?
    夜深了。

    陆远躺在宾馆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起初他想靠着数羊或者数数字早点睡觉,但随后他突然发现数着数着自己不但没有睡着,反而越来越清醒了。

    脑子竟不可思议地好使。

    他索性开了灯坐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

    按照心理学上来说这是怎么划分的?

    这是失眠!

    失眠到底是失眠原因引起的呢……

    失眠的引起的原因是……

    书上怎么说的?

    对了。

    原来是……

    陆远按照书上所说的内容开始一遍一遍地自我剖析,自我分析了起来。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失眠这个问题很严重!

    我失眠的最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我内心深处是恐惧所造成然后我自己开始患得患失了?

    我为什么要患得患失……

    难道是今天的录制不成功,让我对自己的天赋产生了怀疑这才是不安的源头?

    想了想还是挺有道理的,我好像真的开始自我怀疑了。

    所以自我诊断的结果是什么?

    嗯?结果是焦虑症引起的失眠?

    呸!

    等等,我焦虑?

    我焦虑啥?

    陆远突然觉得自我分析的答案太扯淡了。

    我现在赚了这么多钱,又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随便和别人谈合作都是上亿的价格,所以我焦虑个鸡儿?

    我应该开心吧?

    不对!

    还是没剖析清楚,我得再好好地剖析一下!

    嗯!

    我明白了,之前不管是唱歌还是演角色,陆远发现自己始终能很容易地让自己沉浸在那种非常好的状态之中,然后发挥超常。

    但是白天的时候自己觉得不对,已经沉浸不到之前的里面了。

    明明站在录制室内,明明一切都和之前的情形是一模一样。

    但是……

    最深层的一些味道却完全不一样。

    所以我一直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我脑海深层次的东西也一定在考虑到底是为什么。

    陆远一阵回顾以后,他恍然!

    催眠术出问题了!

    对!

    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我焦虑,而是我那所谓的自我催眠对自己没用了啊!

    为什么会没用?

    呵呵!

    我的大脑皮层对我的所谓自我催眠已经安全适应或者免疫,所以如果要再次自我催眠的话,自己得加大催眠的本事,否则的话自己只能越催眠越难适应。

    除此之外我似乎还得好好地努力巩固一下自己的知识,争取以后不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应付?

    辗转反侧到下半夜,陆远终于豁然开朗。

    明天去见见沈医生,向她讨教一下一些心理方面的情况。

    这屁大点事啊!

    呼……

    想到这的时候陆远就打了个哈欠,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难道真的要过去吗?

    我过去真的合适吗?

    我真的有问题吗?

    下了车,看到前面的一处别墅以后,沈连杰默默地犹豫了一下。

    他陷入了人性的自我拷问之中。

    他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进去。

    心理疾病是一种难以启齿的毛病,而且如果自己真的向这位沈医生坦白的话,那么自己作为一个大导演,那该有多丢脸……

    站在原地沈连杰发现自己越来越犹豫了,毕竟从小到大笼罩在沈连杰身上的骄傲有些不太允许沈连杰向陌生人坦诚自己的内心所想以及内心深处的恐惧。

    这让他有一种自己是弱者的感觉。

    可是……

    一想到这些日子连夜以来的失眠以后,沈连杰又知道自己如果真心不找个办法的话,那么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改善,也许一直放任下去的话,这种心理阴影会越来越严重!

    特别是《梦境旅行者》的大起大落以后,沈连杰发现陆远这人已经完全成为自己的梦魇了。

    真正的办法也有。

    那就是自己能真正地在电影上面赢陆远一把。

    可是赢陆远……

    怎么赢?

    从电影上面赢吗?

    开什么玩笑!

    沈连杰一闭上眼睛就又想起了陆远的模样,不知怎的陆远的身影就宛如山岳一般压在他的头顶上喘不过气来。

    一想到陆远两个字以后,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失败!

    他发现自己现在都鼓不起任何勇气来正式地面对陆远了。

    算了……

    进去瞧瞧吧!

    也许……

    她真的和徐总说的那样厉害呢?

    犹豫了再三以后,沈连杰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朝别墅里走去的。

    竟颇有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感觉。

    …………………………………………

    “沈导,你大致的情况我已经明白了,我觉得你现在患有很严重的焦虑症,这种焦虑症让你一直失眠到现在,焦虑症并不是什么大毛病,只要你能放下一些东西,好好休养一下就好了。”沈芳芳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沈连杰的模样后终于点点头说出了一个结果。

    “医生,是不是需要开什么药?”

    “药物方面确实能缓解你的失眠,不过也只能缓解失眠,不能从根本上治愈失眠的,我希望你能敞开心怀,跟我说一下你焦虑的原因……譬如是因为什么事,或者是因为什么人……”

    “这……”沈连杰看了看沈芳芳后突然就很警惕。

    “沈导,你在恐惧,同时,你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吧?”

    “有一点……”

    “我大致能猜得出来你焦虑的原因是因为你的《梦境旅行者》,根据你这两年的经历,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两年,自从《都城》开始以后,你就一直在失败着经历着人生的底谷期……我觉得你想证明自己,但是你却发现自己不管怎么证明,都只能证明自己的失败。”

    “嗯…对。”沈连杰点点头然后稍稍看了看其他地方。

    他不敢和沈芳芳对视。

    “嗯,你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所以你的骄傲不允许你这样三天两头一直处于失败的状态……可是,你又没办法成功……按理来说,《梦境旅行者》应该是你比较成功的电影才是,尽管《梦境旅行者》经过几次波折,但票房最后不管怎么说都是赚的,同时口碑方面也挺不错……已经比你前两部电影进步很多了……你应该试探着满足一下……人的不快乐都是源自贪婪,虽然贪婪是人类进步的力量,但适当停下也是有必要的……”

    “适当停下,认命吗?”

    “不是认命,而是慢慢来……我对你们拍电影不是很懂,但我知道很多东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怎么说呢?”

    “我的意思是……”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沈芳芳看着沈连杰。

    她一点一点地梳理沈连杰心中的焦虑感。

    沈连杰从刚开始的茫然,随后慢慢地变为平静,似乎有些明悟。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以后,沈连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沈导……你应该好好睡一觉……你太疲惫了……”

    “我……睡不着,一闭上眼睛我就……很焦虑……”

    “来,沈导,你先躺在这里……我想办法让你催眠一下……”

    “啊……那……”

    “放心,别这么警惕,就是让你睡觉,不会问你什么隐私的,如果你心中有警惕的话,就算真的把你催眠了也问不出什么东西的。”

    “哦。”

    “来,看着我这个表……你来到了一个世界里,然后你全身很放空,没有任何烦恼,没有任何焦虑……”

    “嗯……”

    沈连杰眼皮子打起了颤。

    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大概过了几分钟以后,沈连杰闭上了眼睛……

    就在沈连杰刚睡过去的时候,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

    “陆总,说说你怎么了……”

    “我最近稍微有些焦虑……”

    “你?焦虑?”

    “是啊,有点小焦虑,昨天我失眠了大半个晚上……”

    “大半个晚上?你会失眠?”

    “是啊,我现在过来特地是向你讨教催眠术之类的事情,我发现自己自学的那一套东西需要升升级了……”

    “我教不了你,你这人的思维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就算我教你,你肯定也会用在一些花里胡哨的地方……”

    “什么花里胡哨,我是这种人吗?”

    “那你告诉我,你学催眠术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被催眠……”

    “???”

    “我现在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一点点状况,我没办法被催眠……”

    “你只是想催眠自己那么简单?”

    “嗯……是啊,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被催眠了,可能是身体产生免疫的东西,所以我想着自己能不能有提升催眠术的地方……”

    “你说自己越来越难被催眠?”

    “是啊……很难。”

    沈芳芳盯着陆远。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感觉很不爽。

    她觉得陆远是在质疑她沈芳芳

    “你坐下。”

    “嗯……”

    陆远坐在了沈芳芳对面,然后他默默地看着沈芳芳。

    “看着……”

    “看着这个表,我知道的……”

    “别插嘴。”

    “哦。”

    “来,现在,你进入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

    “这套不管用……真的……”

    “说了别插嘴,跟着我的声音走。”

    “好吧。”

    “现在,你进入了一个世界,然后,你在这个世界里看到了什么?”

    “……”

    “你看到了什么?说话……”

    “沈医生,我本来有些困的,被你这么一催眠,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清醒了。”

    “……”

    ………………………………

    “你合作一下。”

    “我真的很合作了。”

    “你……”

    “沈医生,我是真没任何办法啊……要不,咱们再换个方式?”

    “……”

    “陆远,你在挑战我的耐心?”

    “我真没有……”

    半个小时过去。

    沈芳芳额上全部都是汗水。

    而陆远则眼睛清醒得不得了,反而盯着沈芳芳。

    她闭上了眼睛。

    她换了好几种催眠的方式试图催眠陆远,可是陆远越催眠越清醒,竟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然后,她越看陆远越像砸场子。

    陆远则是苦着脸。

    一副很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个时候……

    旁边屋子里的沈连杰抽搐了一下。

    他起初做梦是梦到自己在大草原上骑着马快乐地放飞自我的。

    但是不为什么,这马的声音越来越不对了。

    随着马的声音越来越不对,然后他发现远处吹过来风的声音也不太对……

    然后……

    他突然看到天边本来美好的夕阳,竟然变成了一张人脸。

    然后……

    他看到了陆远。

    紧接着整个世界都是陆远的声音。

    当沈连杰惊醒的时候,沈连杰舒了一口气。

    这噩梦真的是……

    然后,他下了床准备洗把脸……

    可是,当他走出来以后,他瞬间瞳孔一缩,心脏瞬间停滞了跳动一般。

    “哇!沈导啊……好几不见啊沈导,最近好吗?嗯?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了?还出了一身汗?来,擦擦吧……啊?沈导?你怎么了?怎么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