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大结局 (下)

    第七百六十七章   大结局 (下)

    原来火云儿突然想起,情郎是去准备聘礼,她却如何能跟去。

    李培诚见状,仰天哈哈大笑,目中射出无比复杂的目光,低声喃喃道:“生活真美好!”然后转身去了炼丹殿。

    炼丹殿内,葛古一人独坐在炼丹炉之前。

    李培诚一言不发地走到他的身边,盘腿坐了下去,默默地看着火烧着丹炉。

    “你来了!”葛古头也没回地淡淡道。

    “是的,这些日子让师父您担心了。”李培诚道。

    葛古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李培诚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为师总是站在你这边。”

    李培诚心中一阵感动,医者济世救人,他师父葛古本就是一个医者,他若真决意要大张旗鼓地替石矶大仙报仇,那意味着他不仅要灭了正一教,玄清门,还意味着他要推翻现今的仙庭。推翻仙庭,那将要杀戮多少人,将要流多少血,双手将要染上多少无辜人的鲜血!

    “天玄门与五云观结盟,成立了玄云教,玄清仙尊任大教主,广法任二教主。仙庭也来人了,册封你为仙尊,掌控离宫大陆西南部。”葛古继续道。

    李培诚闻言淡淡笑了笑道:“看来不久之后,恐怕广法将会与玄清亲来我炎黄宗,如此也好,我便与他们做个了结吧。”

    葛古脸上浮起了笑容,道:“你果然没让为师失望,只是你虽不想大开杀戒,那昊天仙帝还有正一仙尊知道了你与石矶大仙的关系之后,恐怕不会袖手旁观。”

    李培诚闻言双闪精光,豪迈道:“弟子自能让那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知难而退。”

    葛古闻言双目猛地精光暴射,惊喜道:“莫非你?”

    李培诚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朝葛古施了一礼道:“弟子今日要去一趟朱雀火山,给天儿提亲去。”

    葛古心头一块石头彻底落下,闻言笑道:“好了,去吧,去吧,别打搅为师炼丹了。”

    李培诚哈哈一笑,出了炼丹殿。

    当日李培诚上朱雀火山提亲,与南宫朱雀妖尊结为亲家,之后上轩辕门拜见寂灭魔尊,上天心教拜会天机仙尊。

    据说他们相谈甚欢,李培诚离去之时,都亲自送出老远。之后又严严交代门下弟子不得无故与炎黄宗弟子起争斗。

    此事之后,李培诚悄然上了昊天仙城,与仙帝密谈数个时辰之后悄然离去。

    李培诚离去之后,仙帝脸色苍白,目中隐闪惊恐之色,便立刻着人去请正一仙尊来天宫一趟。

    九州仙岛,无垠仙空中飘来阵阵异香和悠远的仙音。

    有亿万道霞光从远处仙空中放射而出,照亮了无边的仙空。

    上百名大罗金仙,上万名的上品金仙打着幡旗,顶着华盖,簇拥着玄清仙尊和广法上仙,夹带着无上威严从远处悠悠然而来。

    云霄仙殿之中,李培诚猛地睁开了双目,如电目光划亮整个天地,穿越过重重仙空,落在了玄清仙尊身上。

    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石矶大仙印记,在这一刻竟犹如沉睡的雄狮醒了过来,在李培诚的体内发出了震天怒吼。

    “石矶!”玄清仙尊脸色猛地一变,惊呼出声。

    李培诚孤傲的身影从远处踏空而来,手握丈二火云枪巍然立在了那夹带着无上威严的大军之前。

    “周宏,别来无恙!”李培诚大喝道。

    玄清脸色再变,指着李培诚道:“你究竟是谁?和石矶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培诚仰天哈哈一笑道:“我是代石矶大仙取你这忘恩负义贼子性命之人!”

    玄清终究非常人,李培诚如此一说他反倒稳住了心态。他此来本只是想替广法上仙讨个说法,倒不是想来拚命的,毕竟修炼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以命相搏的。没想到李培诚竟与石矶大仙有莫大关系,而且看情形是不杀他誓不罢休,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与广法上仙结为了盟友,否则以他一人独战恐怕是凶险难测,如今倒是胜算极大。

    广法上仙脸色则变得颇为难看,他来此的目的本与玄清仙尊一般无二,只想让云湖低头认错,倒也不想与他生死拚杀。只是却未想到此事涉及石矶大仙,恐怕要不死不休,连他也被拖了进去,心中真是懊悔无比。

    “石矶既已死去,云湖仙尊又何必耿耿于怀?况且这里皆是仙尊基业和门人,若我和广法兄联手把这里毁了也委实可惜。”玄清不急不缓道,目中闪过阴毒目光,双手连朝仙空打了两道法符,法符化虹而去。

    转眼间,远处划来两道长虹,落在仙空中显出了真身,乃是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

    周宏看到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应法符而来,大喜,指着李培诚道:“两位道兄来得正好,此子继承了石矶衣钵,留他不得!”

    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却是没有响应周宏之话,朝李培诚微微拱手道:“道兄请了,我两人自会护住乾坤,免得亿万生灵涂炭!”

    说着现了万丈金身,鼻观眼,眼观鼻地盘坐仙空,各自祭出一把旗子。

    旗子一扬,紫氲腾腾,祥云朵朵,转眼间乾坤不见,只剩浩瀚无垠的仙空。

    仙空中李培诚手握长枪,目光冰冷无情地遥望着周宏,全身散发出浩大如天的威严。

    周宏脸色大变,广法上仙则是一脸土色。

    他们万万没想到仙帝和正一仙尊反倒来助李培诚一臂之力,这个突变让两人都有大祸临头之感。

    “两位道兄这是何意?”周宏阴沉着脸厉声问道。

    昊天仙帝暗自叹了口气,道:“无他,只是不愿乾坤再经历浩劫,救亿万生灵免遭灭亡而已。”

    周宏气得仰天怒笑,道:“可笑!可笑!莫非你们以为就他能杀得了我和广法兄吗?就算杀得了,兔死狐悲这个道理你们难道不明白吗?”

    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互相对视一眼,脸上浮起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人家一人具九尊太乙金仙之身,就算他们三人联手又能如何?仍然难逃一死而已。

    外面是无限的沉默。周宏心一直往下沉。

    “广法此乃本尊与周宏之间的恩怨,你若肯归了本尊,本尊放你一条生路也是不难。”李培诚斜了一眼广法道。

    说到底他与广法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仇,只是如今广法既已同周宏一路,他若不肯归了炎黄宗,李培诚是不愿意就此放虎归山,徒增些变数。

    广法脸色变了好几变,目中不时闪过犹豫之色。他不是傻子,虽不知这云湖仙尊有什么厉害本事,但连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都不愿与周宏联手对付他,宁肯帮着他守护乾坤生灵,可见云湖的本事必是厉害到了极点,恐怕就算他和玄清仙尊联手也未必是他的敌手。

    “广法兄,他不过一人,只要你我联手必可杀了他。”周宏一脸冷静道,心中却暗暗焦急。

    广法目中犹豫之色更浓,心中举棋不定,要他这样的大人物臣服李培诚委实太难。

    “广法兄,修行不易,你又何必为周宏陪上一命呢?还是归了我家师兄吧。”仙空之外传来罗轩上仙的声音。

    “罗轩!师兄!”

    周宏和广法脸色再次大变。

    “广法兄还等什么?”周宏厉喝一声,一把飞剑带着无量杀气冲顶而起,朝李培诚刺了去。

    头顶现了一铜钟,当一声巨响,震得乾坤摇动,朝李培诚罩去。

    周宏生怕广法上仙心动,再不敢拖延下去。

    广法上仙微一犹豫,终于脸色一沉,退到了一边去。

    如今连罗轩上仙都要尊称李培诚为师兄,形势已经不利到了极点,他广法若再硬撑着,恐怕真如罗轩所言要为周宏陪上一命了。

    面子固然重要,却又哪里比得了性命要紧。

    李培诚见飞剑刺来,冷冷一笑,手握火云枪直接杀了上去。头顶又冲出炽焰火山呼啸着朝那铜钟砸了去。

    周宏见广法没跟上来,心中一沉,只是却也无奈。

    巨声连连,震得仙空片片破碎,无一片完整。

    每一次撞击,周宏便吐一口血,金身便要黯淡一分。

    太乙金仙之间的对决,战技固然重要,当更多的是绝对力量的直接撞击。

    李培诚每一尊金身实力虽然稍逊周宏,但九尊合一却胜过周宏甚多。

    连击九九八十一下,周宏终于全身精血吐完,再无一战之力。

    李培诚大喝一声,火云枪化为一道红芒穿过周宏,又有炽焰火山压顶而下。

    一代太乙金仙就此消亡。

    广法上仙亲眼目睹玄清灭亡,暗暗叹了一口气,朝巍然屹立天地之间,仿若与天融为一体的李培诚一步步走去,低下他高贵的头颅,道:“广法拜见仙尊老爷。”

    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撤了两旗,朝李培诚拱拱手头也不回地化虹而去。

    玄清仙尊灭,广法上仙归。

    李培诚这一战震撼整个仙界,无人听到他的威名不战栗。

    百万年后,昊天仙帝退位,李培诚儿子李云天荣登仙帝之尊。仙帝号令,无人不服,无人不尊。

    李培诚除了布道修道,终日只与柳芷芸等女子逍遥仙界,只是如梦仙踪杳无音讯,成为他心头永远的遗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