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二三二章 缓和
    完颜姑娘是在我大周京城长大的吧。或者……起码也在我大周京城生活过很长的时间是么?”林觉忽然发问道。

    完颜明月惊讶的看着林觉道:“你怎知道?”

    林觉微笑道:“很简单,倘若不是在我大周生活过较长时间,怎会说得这么流利的大周官话?”

    完颜明月点头道:“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在你们大周都城汴梁呆了十年。从六岁到十六岁都在汴梁。”

    林觉点头道:“那就是了。姑娘年岁不大,那应该是很小便来到京城了。要学我大周言语,学我大周礼仪文化,见识我大周风俗生活,自然是从小来学的好。我猜是你哥哥送你来大周都城的。”

    完颜明月更是惊讶道:“这你也知道?”

    林觉淡淡一笑,没有说话,他本想告诉完颜明月这些话:“也许别人猜不到,但我是能猜到的。因为你的哥哥对大周心向往之,他是个野心家,他绝不会甘于呆在白山黑水之地茹毛饮血的过一辈子的。他让你来大周是要让你将大周的繁荣富庶和一切的东西都学会,你就是他放在大周都城的耳目。通过你,他可以知道大周的一切。你学会大周的语言和生活习俗之后,会成为他了解大周的窗口。”

    这些话,林觉自然不能说出口来。

    “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哥哥一定跟你学了许多大周人的习惯,一定让你将大周的书读给他听,将大周的事说给他听,他一定对大周很感兴趣是不是?”林觉笑道。

    完颜明月轻声道:“这有什么稀奇的么?”

    林觉道:“你问过你哥哥,为何将你送到汴梁生活么?”

    “我哥哥疼爱我,说在部落太艰苦,我小时候经常生病,哥哥便命人将我辗转送往汴梁,一方面求医治病,一方面也是让我能生活的舒坦些。”完颜明月道。

    林觉大笑,完颜明月蹙眉道:“这很好笑么?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女真人就该呆在山林里受苦?不能去你们大周都城?”

    林觉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罢了,咱们不谈此事了。眼下我们能否脱困尚且未知,又何必去为这些事劳神操心。完颜姑娘渴了么?我去找点水来。适才我听到有滴水之声,应该是某处有水,我去找找。”

    完颜明月虽对林觉的态度有些不满,但确实有些口干舌燥,于是点头道:“有劳了,倒也确实有些渴。”

    林觉点头,拿起一根烧着的树枝当火把,沿着岩壁慢慢的摸索查看。洞窟不大,方圆不过二三十步,也无其他岔洞,只岩壁上遍布狭小裂缝,宽处数寸窄处数分而已。除非有变化之术,变成一个飞虫飞进这些裂缝之中,可能才会知道裂缝那边是不是别有洞天。不过林觉倒也没抱着有出路的希望,他只是找点水而已。在一侧洞壁上,林觉看到了湿漉漉的水流顺着岩壁慢慢的流下来,伸手蘸了一滴送进嘴巴里,确定了是淡水而非海水,心中大喜。

    有水便好办,就算被困多

    日,只要有水,便能撑下去。不过如何采集这岩壁上的水倒是个问题。林觉转回火堆旁,完颜明月睁着大眼睛看着林觉道:“没找到水么?”

    林觉道:“有是有,但无容器盛水,难不成趴在岩壁上吸吮不成,那可不雅。再说这水未必干净,最好是能烧开了喝。”

    完颜明月伸手从腰间取出一物道:“这个成么?”

    那是一个银色的扁平小壶,虽不大,但上面花纹繁复,很是精致,一看便是贵重之物。

    “这是我随身带着的酒壶,盛水应该是可以的。”完颜明月道。

    林觉笑道:“可以是可以,但这般贵重之物,我怕一会儿放在火上会烧坏了。”

    完颜明月噘嘴道:“命都难保了,还在意这个?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银子打造的酒壶罢了。坏了以后再打造一个便是。”

    林觉笑道:“那好,便用这个。里边还有酒么?”

    完颜明月摇了摇酒壶,里边传来款款的水声,显然里边还有酒。

    “我喝了。”完颜明月倒也一点不扭捏,拧开壶盖仰着脖子便喝。

    林觉知道,女真人生活之处乃是苦寒之处,绝对少不了酒水相伴。男女老少皆善饮酒,不足为奇。不过一个美貌女子在自己面前豪迈的仰着脖子喝酒,林觉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完颜明月喝了几大口酒,伸手将酒壶递给林觉道:“还剩些,你也喝些,这是我们女真族最好的野猴酿。味道甚好。”

    林觉有些犹豫,倒不是不想喝几口。这时候能喝几口酒,对于御寒舒缓情绪都是有好处的。林觉的酒量也不小,也不怕几口酒会喝醉。他只是觉得,完颜明月刚刚喝过的酒壶,自己拿来喝似乎有些不合适。这显得有些暧昧。不过林觉很快便暗骂自己多想了,就这一个容器,只能两人合伙着用,一会儿喝水也要如此,自己何必这般道貌岸然。自己对完颜明月无半点暧昧之心,此刻如果没有火堆,就算是相拥而眠取暖,那也是情势所迫,不涉其他。

    想到这里,林觉接过酒壶来仰脖子喝酒,不知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那酒壶口上似乎有一种芳香的味道,也不知是酒香还是红唇脂粉的香味。

    那酒是真的烈,只一入口,便如火烧刀子一般,灼烧浓烈之极。林觉也喝过不少烈酒,但能跟着样的烈酒比较的还真的少之又少。烈酒入喉,林觉被呛得大声咳嗽了起来。

    完颜明月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娇声道:“不能喝便不要逞强,莫糟蹋了我的野猴酿,这酒可难得的很。果然是个文弱书生啊,一口酒都承受不了。”

    林觉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子鄙视。瞪了完颜明月一眼,举起酒壶咕咚咚喝光烈酒。强忍灼烧入心肺的感觉,冷声道:“他日若有机会,倒想跟完颜姑娘斗斗酒量,看看到底谁先醉。”

    完颜明月大笑道:“好,一言为定。”

    林觉转身离开,去往岩壁旁接水。岩壁

    上的细流要装到酒壶里倒也需要些技巧。林觉用一小截布条塞在酒壶里,一头搭在湿润的石壁上,让水流沿着布条湿润之后滴入壶中,很快酒壶便满。拿回火旁,埋在炭火中一小会,壶中的水便沸腾了起来。

    拨开炭火冷却一会之后,林觉对完颜明月道:“可以喝了。”

    完颜明月早已口渴的很,当下捧起酒壶来连喝几口,赞道:“好喝的很,水中还有酒香。”

    林觉点头道:“总不至于渴死就好。”

    完颜明月又喝两口,将酒壶递给林觉。林觉也口干舌燥,咕咚咚几口喝干,还嫌不足,又去接水,再烧了一壶,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光了水,这才解了焦渴。

    “完颜姑娘,天明尚早,咱们还是歇息一会,留些气力。明日不管他们找到还是找不到我们,我们都得脱困。我添些柴火,咱们就在火旁打个盹儿。”林觉打了个阿欠道。折腾了一天,昨夜又没睡几个时辰,林觉是真的累了。

    完颜明月也有些困倦,点头同意。两人之间此刻戒心已经基本消除,也不担心遭受对方暗算。林觉添加了些柴火,在地上清理出一片地方来,将自己的大氅铺在地上,道:“你睡衣服上吧,地上凉。”

    完颜明月迟疑道:“你睡哪里?”

    林觉道:“我坐在火旁打盹便好,再说这火堆也要照应。”

    完颜明月心中有些感动,她自小父母便亡,六岁便被送往汴梁生活,这两年才回到女真部落之中。兄长对自己虽很好,但毕竟十年相隔,偶尔见面,忙于部落事务,也很少跟她有亲情的交流。此刻一个陌生男子对自己照顾的这般殷勤备至,确实让她心中感动。虽然眼前的处境因为这个男子而起,但是若非这个男子,她此刻怕是已经快要冻死了。现在有火有水,有人照顾,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安心。

    “要不……你也睡在这里便是,地方够大……”完颜明月脱口说出这句话,说出之后,自己都脸红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是在大周成长的,自知道男女之防,授受不亲之礼。同睡一件大氅上,便等同于同床共枕。就算在男女之防不严的女真族之中,这也是忌讳之事。所以话一出口,便后悔了。

    “我睡姿不雅,拳打脚踢,可不敢跟完颜姑娘靠近。倘若一拳打了姑娘,那可不好。多谢你了。”林觉笑道。

    完颜明月松了口气,她知道林觉这是不着痕迹的拒绝,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你若拳打脚踢,我便一脚将你踹到火堆里去。”完颜明月笑道。

    林觉笑道:“所以啊,我还是乖乖到一旁去,变得变成烤肉。关键是,烤熟了我,也不能吃啊。不然我倒是可以为姑娘果腹,倒也算死得其所。”

    完颜明月笑的花枝乱颤,欢畅之极。篝火下她的脸庞艳丽无比,美艳绝伦,加之笑颜如花,颇有一番绝代芳华之态。林觉看的心惊肉跳,赶紧告诫自己不要胡乱调笑,适才的话其实已经有调戏的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