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2章 我的女儿不可能这么可爱
    攘外必先安内,

    蒋干所谓的攘外,乃是让敌人消失。

    例如,让敌人成为朋友。

    而安内,在蒋干看来是最为主要的。这些主战之人,必须消灭。

    否则,蔚蓝帝国来,他蒋干如何才可以平心静气和他们谈判?

    “蒋干,你这是不对的。你对蔚蓝帝国,抱有幻想,根本不知道,他们来,存着灭我们的野心。他们,属于兽族,妖族。非我人族,你和他们想和平谈判?根本是不切实际。”

    兕儿上前一步,

    “快点将军饷什么的,拿出来。”

    军饷,对于一支军队来说,至关重要。没有军饷,哪有军队?

    就算士兵们,可以站在人族大义上,不要军饷,也可以上阵杀敌。

    可,吃不好,没有好武器,没有好营帐,休息不好。这军队的战斗力,肯定是要大打折扣。

    蒋干,这根本是他一个人对外族抱有美好幻想,要三域的人民,跟他一起陪葬。

    “什么不切实际?你能有我懂得多?”

    “要知道,我蒋干,开将军学院,为院长,战争,你能有我懂得多?”

    “战争,最厉害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们要和对方,和平谈判。”

    “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友好的,我们要采取不抵抗政策,让他们直接进入我们国内,不要防守。”

    蒋干眼皮一抬,就是开始谈兵。

    “居然还要采取不抵抗政策?”听到蒋干的话,兕儿气得呼吸急促,咬牙切齿。

    “我这有什么不对?你个孩子,当了女王,但是你懂什么?我的方针,没有错,目前对于三域来说,最大危害,不是蔚蓝帝国,而是你们......”蒋干嘴角上扬:“我会将你们囚禁起来,你们不服也没事,除非你们答应我们。”

    蒋干是看吴天这一天都不在,才敢这么做的。只要改朝换代,吴天回来,也已经迟了。

    这计策,乃是蒋干在吴天不在的时候,装作好人,接近小家伙,

    小家伙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得到的启蒙。

    是一个故事,

    有一个叫武林的地方,其中剑宗,气宗争夺主权,

    剑宗有一风姓高手,曾被气宗以计策骗走远去他乡成亲,错过剑气宗对决,以致剑宗落败。其返回华山派之时见大势已去,深感愧疚之后心灰意冷,遂隐居思过崖,立誓从此不再涉足江湖之争。

    蒋干从中能得到启发,

    想要一赌。

    ......“打”!

    蒋干想和他们打,

    道疯等人,没有犹豫,刚才打过了,现在再打,也没什么。

    “我们都从门主那里得到了至宝,或者是功法,我们要相信自己。”周不同目光坚定。

    学武之人,都想学到一门好武学。

    但是多少势力,有门户之见。

    就算加入对方宗门,对方也不会将真正的底牌,传授给你。

    这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师傅带进门,修行在个人。

    于是乎,当年年轻的周不同,觉得自己和其他人一起创立宗门

    而吴天则不同了,

    他传授给周不同,大名鼎鼎的五方拳。

    吴天对待门徒,都一样的好。

    门徒要么得到至宝,要么得到功法,这些,在其他地方,都是绝对没有的。

    想到吴天,周不同等心里不由一阵热流涌过。

    “对,跟他们打。我相信门主教授给我们的功夫。”道疯喝了一口酒,也是嘻嘻唱歌起来:“和尚我爱四处游,疯疯癫癫有理由。追名逐利心机重,两腿一直难拥有......”

    “说的不错。”红姬走上来,也是如此说道,

    他们是吴天的门徒,

    难道怕蒋干?

    若说不敢跟蒋干斗,

    那丢的不是他们的脸,也丢了吴天的脸。

    吴天传授他们武艺,他们怕一个蒋光头,

    这如何说的过去?

    他们要打败蒋光头,替吴天扬名,不丢吴天之威!

    陡然间,道疯等人,目光坚定不移。

    “看来你们是要跟我斗到底?”

    “本来我只是想囚禁你们,等我大事完成,就放了你们。”

    “但你们不识时务,好,好,好,那攘外必先安内,这个安,就不是囚禁的意思,而是诛杀的意思了。”

    蒋干嘴角闪过冷笑,大手一招:“战场之上,最为精彩的,除了两军四杀,谋士交锋之外,还有一个情节,很是吸引人,那就是斗将!你们后生晚辈,不配跟老夫动手,就让老夫最为信赖的几个将军,跟你打。”

    顿时,一群将军走了上来,其中有一百零八人。

    他们有的是修缘国将军,有的是三域中别的国的将军,

    他们都曾经在将军学院学习,他们称呼蒋干为院长,

    蒋干嘴角微笑,建立将军学院,是他这辈子最为自豪的事情,

    三域之中,各国将军,百分之九十二,出自于他的学院之中,

    本来,这是他随手所做之事,

    可回过神来,才发现无心插柳柳成荫。

    于是乎,野心萌发,蔚蓝帝国攻进来,三域中,人心涣散,

    在他看来,也是他的大好时机,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蒋干才有了今日的所作所为。

    “我这些弟子,都是将军,都是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的,你们随便挑,斗将,来斗啊,我岂会输?”蒋干嘴角扬起,

    “笑的好奸贼。”

    兕儿,周不同等嘴角一抽。

    蒋干,一个光头,如今笑起来,根本是一个活生生的大奸贼,

    “我先来。”周不同哼了一声,他是无天门门徒里,最厉害的。

    一马当先,就是走了上去,

    “你们那里,谁的拳头最硬?给我出来。”

    周不同的话音刚刚落下,

    蒋干身后,当即有一穿着金色铠甲的人走了上去,此金色铠甲,头盔之上,镶嵌牛角。

    “我......院长麾下......金牛将军,前来赐教。”

    赐教?

    一般人都会说领教,其意思是表示接受别人的教诲或意见。也就是说,我愿意接受你的拳头中,给我带来的改变。

    赐教?则是我赐予你改变。

    此“赐教”二字,居高临下。

    让周不同大怒:“你个东西,你是不知道老夫是什么人吧,就让老夫来收拾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