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3章 谁求情也没用
    秦山峰望着秦宇杰,一阵心痛,他没想到秦宇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居然还要他死。

    但秦宇杰确实说得对,他是秦家唯一的男丁,秦宇杰死,秦家,就真的是绝后了。

    这叫秦山峰心中一阵矛盾,不知该如何是好。

    吴天已经来到了秦宇杰的面前,

    秦宇杰看向吴天,心里一阵害怕。

    秦宇杰难以置信会看到如此无情的双目,在吴天的目光下,秦宇杰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直大手给掐住了喉咙,

    吴天,就是魔鬼,

    吴天还没做什么,秦宇杰已经是汗毛倒竖,冷汗淋漓。

    恐怖

    太恐怖了。

    秦宇杰后悔得罪这样的人了。

    自己干嘛要跟吴天拼呢?

    “孙女婿,能不能放他一次,看在我老人家的面子上,放过他一次吧。”看着一脸寒霜的吴天,秦山峰知道秦宇杰一定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但怎么说,这都是自己的孙子。

    秦宇杰念小学的时候,就一直跟着秦山峰。而那时候,秦正心满足叶兰的心愿,陪她四处旅行。想到曾经的经历,秦山峰这老人,还是请求吴天,给秦宇杰重新开始的机会。

    “是啊。”秦正阳也是道:“女婿,怎么说,他也是我侄儿,宇涵的堂弟,他千般不是,作为自家人,也该给他改正的机会。”

    “你们不懂我。”吴天突然淡淡的说出这句话,叫秦山峰等人脸色不由一变,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吴天接着开口,字字铿锵,冰冷绝情:“我要杀一人,天挡亦无用,何况是个人?”

    寒冷的声音落下,空间又是陡然冷了三分,吴天脚步虚幻,走过秦宇杰的身边,

    “啊!”

    没有人看到吴天出手,秦山峰松口气的时候,秦宇杰的脖颈,双手,双脚,同时“噗嗤!”迸溅出了一道口子,突然之间,鲜血喷溅。

    秦宇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双目带着恐惧,渐渐变得灰暗,无神,牙齿无力,挣扎着说出最后的一句话:“你......你不是人!”

    秦宇杰,卒!

    叶兰镶嵌墙壁上,望着这一幕,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晃动的她,掉落在地板上。

    她在爬,

    爬也要爬出此地,

    她面色如纸,一片苍白,恐惧到了极点,牙齿都在打颤。

    她咬牙,

    爬!

    但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叫的她爬的也是特别慢。

    现在,她希望吴天暂时忘记她。

    叶兰心里比秦宇杰更加后悔,若知道吴天如此厉害,她哪里还敢对吴天那样说话?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要去哪里?”

    吴天已经来到她的正前方。

    “我......”望着眼前这清秀,看去人畜无害的男子,

    叶兰却怕到了极点。

    在她心里,吴天就是死神,就是恶魔。她的双腿已经软了,根本站不起来,但就算如此,她也要爬。

    看到这一幕,吴天一笑道:“如你这般女人,最想要的无非是三个字,新鲜感!好,我给你新鲜感。”

    说完,

    吴天却是诡异的打了一个响指。

    叶兰的双目,顿时呆滞,心神沉入了幻境之内。

    叶兰看到了一头老虎,朝着她而来,那老公是公的,双目炙热。

    “不,不要......啊!”

    现实中,叶兰凄惨的叫了出来。

    秦山峰等根本不知道叶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如此呢?

    老虎后,幻境中的叶兰,又是看到一头奔牛,向她而来。

    “不,我不要了。”

    但奔牛还是向着她狠狠冲撞了过去。

    “啊!......我错了,我不要了,我再也不要了。”

    现实中,叶兰的叫声,惨绝人寰,

    秦山峰等光是看,就已经看呆了。

    幻境中,叶兰还看到了无数头鳄鱼,它们也贪婪的朝着叶兰而去,那狰狞巨口,腥臭的口水滴落。

    现实中,

    “啊!”

    叶兰的叫声,更加凄凉!

    秦山峰,秦正阳等望着吴天的背影,已经愣住。

    与吴天为敌,

    那就是与鬼神为敌,

    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叶兰,陷入幻境中,一丝丝尿骚气,传了出来。叶兰的身子,在颤抖。她此生此世,都将会困在幻境之内。

    “事情,该做个了结了。”说完,吴天手掌一挥。

    顿时,血雾弥漫了整个别墅。

    等到血雾消散的时候,鲜血,尸体都一一消失。

    除了破损的东西之外,找不出任何异常。

    秦山峰叹了口气,这个老人,似乎更加老迈了。

    “这个家的事情,我管不了了,管不了了......”

    重复着这句话,秦山峰离开了别墅。脚步,很是缓慢,带着痴傻的秦正心,陷入幻境的叶兰离去。看的出老人的心力不足了。

    秦正阳看了看吴天,秦宇涵,小家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该怪吴天呢?

    但从道义上来看,秦正阳也觉得吴天没错。

    “你们去休息吧,这屋子的事情,我明天请人来处理,都去休息。”秦正阳语气无力。

    “外公,你不高兴了吗?”吴天无动于衷,他不会跟人说软话的,除了闺女。

    而秦宇涵,在公事上,冰冷,果决。但在家事上,却也是一筹莫展。

    到了如今这“危急存亡”之际,依旧是小家伙“奋不顾身”的挣脱开秦宇涵的怀抱,朝着秦正阳跑了上去。

    “小心点,小心点。”看小家伙跑的那么急,秦正阳不由担心坏了,赶忙蹲下,去扶住小家伙。

    小家伙咯咯笑了起来,道:“外公,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不,不,不,外公怎么会不喜欢小可爱呢?”秦正阳最疼的还是小家伙。

    “好,疼我的话,陪我去看动物。”

    “这么晚?”秦正阳吃惊,但还是想了想道:“没问题,我和动物园还是有些关系的,你什么时候想去,都没问题。要是那老友拒绝,那外公我就和他绝交。”

    “这叫友尽。”小家伙奶声奶气的道。

    “对,对,对,就是友尽。”秦正阳点了点头,在小家伙面前,他说话,也尽量变得“幼稚”,为什么?

    因为他也怕这个可爱的孙女,不喜欢他了。

    “爷爷,这么晚了,外面不安全,还是看动物世界吧。”

    “好!”秦正阳点了点头,陪小家伙看动物世界去了。

    “看来还是我女儿厉害。”秦宇涵语气中,十分自豪。

    “没有我,你哪里的女儿?”吴天“寸土不让”,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