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章 有客人
    书院里陆陆续续走出来的考生,大多面色发青,脚步虚浮,一看就是这几日没少吃苦。

    姜云山出来的时候,看着气色比起旁人来倒是要好一些,只是脚步偶尔也有些踉跄。

    廖春宇赶紧上前扶住姜云山,一手帮姜云山拎过书囊,关切道:“哥,你没事吧?”

    姜云山点了下头,露出个有些疲惫的浅淡笑意:“尚可。”

    廖春宇急火火的扶着姜云山往自家马车那走:“大姐二姐不好抛头露面,这会儿都在马车里等着你呢——哥你也别骑马了,跟姐姐们一起坐车就行。”

    说着,指了指他们马车停靠的地方。

    这马车是姜府之前的那辆,外面看着朴实无华,低调的很,内饰却打造的十分宽敞舒适。

    姜云山在小厮搀扶下正在上马车,身后又传来一个讨人厌的声音:“呦,这不是姜云山吗?考的如何?”

    姜云山回头一看,发现正是进场前那个出言挑寡的易东临。

    姜云山心平气和的回道:“还可以。”

    “还可以?”那易东临其实也是又累又困,但看着姜云山这副云淡风轻心平气和的样子他就来气,再看看姜云山那历经了地狱般三日科考依旧不显狼狈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冷笑一声,“我看云山兄倒是胸有成竹的很,在这就提前祝您金榜题名,蟾宫折桂了!”

    姜云山依旧是没动气,温和有礼道:“承你吉言。”

    气的易东临差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家里的小厮看着少爷脸色难看的紧,忙半劝半拖的把自家少爷给劝走了。

    廖春宇嘀咕道:“以后别让我在街上碰见他。”

    姜云山无奈的看了一眼廖春宇:“不许动手打人。”

    廖春宇伸了伸舌头,又催姜云山:“哥你快上车吧,大姐二姐都等着呢!”

    姜云山无奈的摇了摇头,体力也确实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他叹了口气,在小厮跟廖春宇的搀扶下,进了马车。

    姜宝青跟姜晴早就等着了,在车厢里搭了把手,把姜云山搀了进来。

    姜云山有些疲惫的倚在马车的软榻里,姜宝青把一直温着的鸡汤盅拿了出来:“哥哥喝一碗,我放了些培元养气的药材,喝完再睡会,到了我们喊你。”

    姜晴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姜云山怎会拂了妹妹的好意?他接过来喝完,还是有点不大好意思:“这三日一直都拘束在那一小间地方,身上难免有些狼狈…好在有宝青调制的香囊,倒没有什么怪味,不然我怕是不好意思上马车。”

    姜宝青忍不住笑了,姜云山这还有兄长包袱了。

    鸡汤里还放了些安神的药,姜云山低声同姜宝青她们说了几句,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姜宝青见姜云山睡着了,轻声嘱咐外面的车夫行车平缓些,车夫特特放慢了速度。

    一直到了姜府,姜宝青才把姜云山唤了起来。

    姜云山洗漱了一番,好好的睡了一觉。

    姜府一切静悄悄的。

    翌日,姜宝青便跟姜云山商量起去城外温泉庄子的事:“……趁着这两日还没放榜,宫计也还有几天才回来,我们不如去城外好好休息下,将养一下。”

    姜晴感兴趣的很,连连点头:“怕是过几日放了榜,家里的门槛要被贺喜的人踩平了。”

    姜云山笑着摇头:“也未必,考生中能人很多。”

    姜晴生怕会给姜云山压力,忙道:“没事没事,云山哥哥你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

    姜宝青故意逗她:“那我呢?”

    姜晴神色僵了一下,忙道:“姐姐也是最厉害的!”

    廖春宇哈哈大笑,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呢我呢?”

    姜晴这次露出的是嫌弃的表情:“你是最不厉害的。”

    廖春宇:“…”

    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姐弟了?

    既然商议好了,一家子都是雷厉风行的,很快就把东西收拾好了,派人提前去了温泉庄子打点,准备下午就过去。

    只是姜宝青还真没想到,庄子里这会儿已经有了不速之客。

    她提前派出去的人,与她们前去温泉庄子的半途中相遇。

    姜府的管事愁眉苦脸的:“大姑奶奶,庄子里已经有客了,还把我们给赶了出来。”

    “有客?”姜宝青倒是乐了,宫计这名下的庄子在成亲后没多久便转到了她的名下,真要说起来,这应该是她的庄子了。

    她自己的庄子,怎么不知道有客人?

    姜府的管事觉得自己没办好主子交代下来的活,一直愁眉苦脸的:“对,大姑奶奶,那几位都是年轻的女客,我也同她们说了,这是我们大姑奶奶跟姑爷的庄子,她们非说我居心叵测,这分明是定国侯府的庄子,还不分由说的把我们给赶了出来。”

    姜宝青明白过来,定国侯府的年轻女客,这定然是翟家的那几位表小姐了。

    真有意思啊。

    想抢她男人,还想抢她庄子?

    她让人休憩好的庄子是给这些要抢她男人的小姑娘们糟蹋的吗?

    姜宝青缓缓笑了。

    姜晴看着姐姐这么笑就分外兴奋,她姐姐已经许久没露出这么意味深长的笑容了。

    “有女客的话…”姜云山在一旁迟疑了下,“我同春宇会不会不方便。”

    姜宝青脆生生道:“怎么不方便。这年头,随便跑别人庄子里去也敢自称客人了。”

    姜家兄妹几个都从姜宝青这话里听出了怒气,他们大概也知道翟家那些事,想了想,姜云山便慎重道:“好,宝青,你想怎么做,尽管放手去做。我会好好支援你。”

    姜晴也重重的点着头。

    廖春宇兴致勃勃的扎了个马步,叫着:“大姐我帮你把她们扔出去!”

    姜宝青点了点廖春宇的小脑瓜:“让你学武不是为着打人的。这些你们都不用出手,看着我来就好。”说要,姜宝青极其平静的笑了一下。

    明明是极其明艳的绝世美人,这会儿竟然平白让人看出了几分阴森森的意思。

    廖春宇:“…”

    虽然他不懂,但是,他觉得这一瞬间,向来温柔可亲的大姐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