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打脸太快
    房俊当先而行,亲兵部曲从衙门里牵出战马,纷纷翻身上马紧随其后,一标骑兵就这么策马扬鞭自皇城之内当街疾驰,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天街东头的景风门。

    景风门的守兵刚刚被长孙家的私兵冲过去,先是紧闭城门,然后派人前往京兆府通禀,此刻司兵功曹程务挺刚刚赶到,在门楼上往下一看,当先马上正是房俊,不由得趴在箭垛上大声问道:“二郎,可是发生何事?”

    房俊还担心景风门关闭,自己出不去,见到是程务挺,顿时大喜,扬声道:“长孙无忌这个老贼欺人太甚,派人前往兵部衙门想要杀我,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程务挺一听就乐了,长孙无忌再是蛮横,焉敢在皇城之内杀人?

    很显然房俊这是就题发挥,想要搞事情……

    当即吩咐守门兵卒:“速速打开城门!”

    守门校尉苦着一张脸:“这个……程兵曹,不好吧?这里可是皇城,天子脚下,太极宫就在旁边呢……他们这出出进进骑马扬刀的,万一闹出什么乱子,末将项上人头不保啊!”

    程务挺拍拍他的肩膀,劝道:“何必这么当真?瞧瞧都是谁在闹事,无论赵国公亦或是房少保,哪一个会谋反作乱?不过是这两位之间的意气之争,咱们还是躲远点,以免牵扯进去,遭一场无妄之灾。放心,有我在这里呢,一切责任我来扛!”

    守门校尉顿时放下心,挥手命令手下兵卒打开城门,看着房俊率人自城门洞呼啸而过。

    他又岂不知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道理?

    只是他负责把守景风门,这一伙一伙的出出进进搞事情,他若是放任不管,事后难免受到追究,既然程务挺将责任揽过去,他自然乐得轻松。

    说到底,皇城诸门与宫城不同,后者乃是皇帝亲自掌控,前者则要受到京兆府的节制,程务挺可是他实实在在的上司……

    *****

    房俊率领亲兵部曲出了景风门,沿着长街疾驰一段路程,再折而向北,便到了崇仁坊。

    崇仁坊内居住这诸多官员,但是最大的两家的便是长孙府、房府,几乎占据了整个里坊一半的房子。

    房俊没有返回家中,长孙无忌既然想要闹,那就由着他,他才不信长孙无忌敢动他老爹房玄龄一根毫毛,既然如此,那自己就直接打上长孙家的门去!

    看守坊门的兵卒们都聚在门前,时刻关注着梁国公房府那边的情形,时不时窃窃私语,交谈着猜测心得。

    “哎!听说了没?刚才有人听见赵国公大喊什么‘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你们说说,难不成是这房家欠了长孙家的钱?”

    “你是不是傻?房二郎那可是咱大唐头一号的富豪,房家的钱仓库里头都快堆不下了,岂能欠下长孙家的钱?”

    “既然不是欠钱,那难道是出了人命?”

    “你说对了,刚刚有前去劝架的官员出来之后说,是长孙冲被房二郎给杀了,赵国公上门报仇!”

    “那长孙冲不已经是朝廷侵犯了么?他犯下的可是谋逆大罪,枭首都是轻的,搞不好就得车裂、凌迟,早已人人得而诛之,凭啥还让房二郎偿命?”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那长孙冲的确是犯下死罪,但房二郎非是光明正大将其缉拿予以问斩,而是派出部曲死士,前脚在终南山释放了长孙冲,后脚就偷偷的跟上去,在河间府那边的运河上将长孙冲给弄死了,连带着一船人都死无全尸。”

    “为何你知道的这般清楚?”

    “我……这个……我也是听说的。”

    ……

    “喂喂喂,尔等何人,胆敢纵马入坊,速速下马……哎呦,是房二郎啊,您这是想要回府?”

    看守坊门这些兵卒正在八卦着从各处探听来的消息,便见到房俊带着亲兵部曲气势汹汹的杀到坊门,尽皆吓了一跳。

    瞧瞧这顶盔掼甲杀气腾腾的,莫非是听闻了长孙无忌打上门的事情,这就要跟长孙无忌来一个你死我活?

    可马上的房俊根本懒得搭理他们,一提缰绳,战马一声长嘶,四蹄迈开便冲进了坊门,身后亲兵部曲策骑紧随,十余匹战马的铁蹄踩踏在坊间石板路上,一阵闷雷也似的轰鸣,

    兵卒们阻拦不得,也不敢阻拦,眼睁睁的看着房俊直冲入坊,只能在后边望着背影啧啧称奇。

    “哎哎哎,房二郎没有回府……他他他,他怎么跑去赵国公府了?”

    “娘咧!这棒槌该不会当真恼了,想要闯进赵国公府拼杀一通吧?”

    “别瞎说,那可是赵国公府,当朝一品!”

    “当朝一品又怎样?当初房二郎那可是敢马踏韩王府的,韩王殿下不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陛下也视若不见?”

    “你这话说的,韩王那是房二郎的姐夫,打打闹闹那是家事,陛下管那闲事干嘛?赵国公不一样,那可是勋臣第一的存在……哎呦额滴娘咧!还真的要杀进门啊?”

    ……

    他们瞎扯淡的功夫,那边房俊已经杀到了赵国公府门前,马不停蹄,直接策马跃上门前的石阶,然后双手持缰双腿一夹马腹,胯下战马“希律律”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前蹄落下的时候狠狠踹在关闭的府门上。

    “砰”的一声巨响,虚掩着的府门被战马踹开,紧接着,房俊便策骑冲入赵国公府。

    府内一片惊怒喝骂,家丁奴仆纷纷围了上来。

    房俊策骑站定,任由胯下战马打着响鼻蹄子刨着地上的泥土,手指着赵国公府众人道:“你们长孙家很嚣张是吧?来来来,今日某房二向长孙家的诸位公子决斗,不敢上前的,你们就跪在小爷面前喊声爹爹!”

    说着,他翻身下马,身后亲兵部曲亦是纷纷跃下马背,簇拥在房俊身后,紧紧守住大门,不让长孙家的人关上门。

    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上前,怒叱道:“此乃赵国公府,房二郎,你太放肆了!”

    话音刚落,房俊劈手就将手里的横刀丢掷过去,正中那管事的面门,那管事猝不及防,惨嚎一声仰天倒地,面上鲜血横流。

    长孙家众人又惊又怒。

    房俊骂道:“你特娘咧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小爷面前说话?怎么着,只许你们长孙家去我房家闹事,就不准我房二来你们长孙家?快去将长孙无忌的儿子都给小爷叫出来,小爷要与他们决斗!”

    长孙家的奴仆家丁敢怒不敢言,都知道房二实在是太横了,他们这些哪里敢招惹?

    有人赶紧去请几位公子……

    没片刻,长孙润一瘸一拐的从府内跑出,见了房俊,便上前惊问道:“二郎,何故闯到吾家门上?”

    他先前被房俊所伤,这些时日在府中修养,尚未痊愈。

    两人也算有那么一丝丝的交情,但近日房俊完全没打算给任何人的面子:“你们长孙家含血喷人,闹到吾家,这口气某咽不下去!不过咱是讲理之人,不做那等贼喊捉贼的把戏,现在向你们长孙家的兄弟发起决斗!打赢了某,跪地给你们赔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被某打赢了,那就跪在某的脚下,叫一个爹爹!”

    长孙润俊脸通红,怒道:“房二,你欺人太甚!”

    房俊不屑道:“你很生气?呵呵,你爹跑去吾家闹事,你们就能认为理所应当,某现在前来规规矩矩的挑战,汝却说某过分?懒得跟你们这些伪君子废话,汝是不是第一个来?”

    说着,活动一下双手,亮开架式。

    长孙润吓了一跳,前些天他被房俊一个照面就给撂翻在地,直到现在伤势仍未痊愈,若是硬上,岂不是记吃不记打?

    可人家打上门来,提出挑战,若是胆怯不敢应战,那长孙家的脸也就丢尽了……

    正自犹豫之间,只听身后有人一声大喝:“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