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积口德
    白夜被带到了屋子内休息。

    对于雪炼门的态度,他是甚为不解。

    雪炼门的名声其实一直都很好,雪炼门主热情好客,对待任何魂者都是一视同仁,无论魂者是弱小还是强大,只要是有求于雪炼门,那几乎是有求必应。

    不过雪炼池可是雪炼门的镇牌之宝,是雪炼门的根基啊!

    雪炼池的水是雪炼门的先祖们辛苦炼制,是雪炼门中亿年寒冰融化时滴落而成的,这等宝贝雪炼门的人自己都不会轻易使用,怎的今儿个竟是直接对外开放,人人可用了?

    白夜甚是不解。

    雪炼门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坐在房间内的白夜心神不宁,思绪再三,还是决定出去看看。

    雪炼门并不算大,但到处都是冰雕雪景,很是唯美。

    在询问了几名弟子后,白夜顺利的来到了雪炼池所在之地。

    雪炼池就在雪炼门后方的冰原上。

    此刻,这冰原上头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魂者,除了雪炼门弟子外,就是来自于天南地北想要获得雪炼池好处的存在了。

    雪炼池不算大,约莫也就一个小湖泊的样子。

    但这湖泊下头却是盘坐着五个人,他们被池水包围,身上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滚滚能量朝他们的体内汇入。

    他们正在享受雪炼池的好处。

    而在湖泊外,围聚着大量魂者。

    他们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有一块号牌,号牌上是数字,汲取雪炼池好处得轮着来,白夜也得到了一块号牌,他排到了两百名开外,按照这个进度,这没个三五天是轮不到他了。

    许多魂者选择就在这原地等待,也有人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

    当然,聊天的内容也是跟这雪炼池有关。

    白夜走了几步,也是听到这些人谈论的最多的就是关于雪炼池的事。

    “哟?文大人?您也来了?”

    “呵呵,战君都到了,我岂能不来!更何况这等好处,可以说是万年不遇啊,若是不来,岂不是

    一大损失?”

    “说的对啊,哈哈哈...”

    “话说回来,你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还不是我的兄长华大尊告知的嘛。”

    “呵呵,华大尊到底是一方大能啊,消息还真是灵通。”

    “话说回来,文大人,这雪炼池水如此宝贵,为何雪炼门突然之间如此慷慨,将此物献出,给我们使用?虽然雪炼门一直很是慷慨,但这一次,这也太大方了吧?”叫战君的魂者困惑的问。

    “呵,战君大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这雪炼门呐,是碰上大麻烦了!”

    “大麻烦?”战君一愣:“什么大麻烦?”

    “还能是什么大麻烦?仇家寻上门了!”

    “仇家?雪炼门还能有仇家?”

    “怎?你不信?”

    “信是信,只是这雪炼门一向乐善好施,好端端的,怎会得罪仇家?”

    “呵呵,乐善好施的雪炼门是这几任门主,实际上在两代之前,雪炼门可不是当下之模样,而这个仇人,也是在那时结下的,现在雪炼门的仇人神功大成,欲踏平雪炼门,门主见抵挡不了,就打算解散雪炼门,至于这雪炼池水,如果脱离了这片冰原,便与普通之水没有区别,所以雪炼门主索性直接开放雪炼池,让所有人都能享用这雪炼池水。”

    因为池水对魂者的效果只有一次,泡了之后再用便无用,雪炼门的人都享受过了,因此雪炼门主也不打算藏着掖着。

    这种心态已经很令人钦佩了,要知道,里圣州的很多魂者是自己用不到的宝贝宁愿丢了,也绝不会给别人拿好处。

    毕竟你强大了,就是对我的威胁!

    这个观念根深蒂固。

    白夜总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的意思。

    他吐了口气,暗暗摇头,便盘膝坐下。

    想不到雪炼门居然还有如此无妄之灾,前辈埋下的恶果,让他们去承担。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像这种事里圣州太多太多了,或许某位魂者某天的一个无心之举,或

    屠杀甚至辱骂了某个低劣的魂者,过上百年千年的光景,那魂者的后人记了仇,让自己卓绝的后代去复仇,这也是有可能的。

    没人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人,或许只有被仇家寻上门时才会知晓。

    其实像雪炼门这样的选择还是很明智的,这样一来,就不会连累到宗门之人了。

    “哟?这就是雪炼门的雪炼池吗?啧啧啧,看起来还不错嘛,只是雪炼门的人怎么这么怂?碰到点麻烦事就弄的宗门解散,呵呵,真是一群无能之辈!”

    这时,一个尖锐刺耳的嗓音从旁边冒了出来。

    “可不是嘛,这样一群孬种,散了也就散了!”

    声音再起,甚是讥讽。

    人们齐刷刷的望去,却见一名留着长发穿着身锦袍的男子走来。

    男子的身后还有一群俊男靓女。

    众人浑身法宝,气质不凡,且魂气深厚,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存在。

    而他们的神情态度也是趾高气昂,尤为的嚣张。

    不少人皱眉连连。

    “你是谁啊?怎么这般无礼?别人雪炼门也没得罪你吧?”有人看不过眼了,直接站出来喝问。

    雪炼门如此大方取出至宝来给世人享用,自然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好感,现在有人踩在雪炼门的地盘上侮辱雪炼门,就算雪炼门弟子不计较,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

    “就是,如果你们不是为雪炼池而来,那就请你们离开,如果你们是为雪炼池而来,那就请你们闭嘴,因为你们没资格!”

    又有人站里出来,冷声呵斥。

    其余人也纷纷指责。

    但那俊俏公子却不恼怒,只是保持着笑容,双手后负的走到那最先开腔的人跟前,微笑道:“这位大人,你似乎对我有什么不满?”

    “雪炼门虽然遇了难事,但也只是暂时的,希望阁下不要落井下石,更不要说些风凉话,积些口德吧!对大家都好!”那人沉道。

    “那我要是不留呢?你想怎样?”那公子眯着眼,冲着面前的魂者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