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鸡鸣狗盗

    骑兵一出,马蹄阵阵,丘陵中窜出五个士兵打扮的人,直朝南面逃窜。∝八∝八∝读∝书,.◆.o+

    那五人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拼了命似地在原野上奔逃。

    但那五人哪拼得过战马的脚力,不到一会,就已经被展跖等人追上。

    两百多人跑马圈地,喝声四起,套索纷纷掷出,四人顿时应声倒地,立即被赶上来的卫军绑得严严实实的。

    另外一人,跑得飞速,竟然躲过套索,反向一跑,在战马中间左右穿行,往北面逃去!

    “不好,有人逃了!”众骑兵惯性地往南奔驰,一时回不过来。

    “想逃?!问问你展大爷愿不愿意!”展跖一声大喝,从马上向后空翻,就在快落地时,双脚一蹬马屁,借力向后飞去,一下就追上那人。

    还未着地,展跖靠近那人之时,突然在空中一个翻身,右脚侧劈而出,将那人狠狠地压在身下。

    “好!”众人爆发出一阵喝彩,尤其是常羽所带的三百狱卒,更是叫得嘶声裂肺,一点都不顾及旁边人的感受。

    那五人被五花大绑着,在马后拖拽着,往回奔来。

    扑通几声,五人被丢在凌翼等人身前。

    “大哥,看我身手如何?哈哈!”展跖边往回跑,边大呼道。

    常羽不由莞尔,论单以轻功论,展跖可是远胜于自己。

    “你们是楚军?!”凌翼认出这五人身上的装扮,有些吃惊道。

    “军爷饶命啊!”一个灰头土脸的人拜首哭道。

    “你们为何会出现在我卫境内?”凌翼声色俱厉。

    “大人明鉴,我们是误入卫国的,并没有什么恶意啊!”那名被展跖摔得脸部淤青的楚国士兵连忙说道,从此人的衣着上看,似乎是个小头领。

    “哼,误入卫国?我看你们就是落单的逃兵,今天你们不说明来历,就休想离开这里!”凌翼冷喝一声。

    那名楚国士兵露出惊惧神色,哀求道,“大人饶命啊!小人说的都是实话!不瞒大人,我们本是楚国将军,景阳,所率领的楚军,秘密潜到齐国,趁乱争夺齐国的财物。可是,没想到齐军败得这么快,如今的齐国,已经只剩下莒城和即墨两个城池了……”

    “楚国人真是卑鄙无耻,表面不参与伐齐,暗地里竟然偷偷派一支军队过去!”黑虎突然冒了一句,黑虎额上三条长疤,长相凶恶,吓得那名楚国士兵真打哆嗦。

    吴老六冷眼瞧了黑虎一眼,嘲笑道,“嘿嘿,人家楚国人擅于智取,哪像你这个死猫不动脑……”

    常羽一抬手,示意吴老六不要说话,吴老六转眼一看,这才发现,凌翼跟魏延德,都怒目看着自己,自知又惹麻烦了,赶紧往后缩了一些。

    那名楚国士兵被凌翼瞪了一眼,赶紧继续说道,“景……景阳将军见临淄已经被联军攻破,城中宝物被洗劫一空,没有东西可抢,就命令我等,秘密潜伏到别处。”

    “那莒城里躲着齐王,墨家弟子最多,还有乐毅担任主将,围了莒城数月。景阳将军见没有下手的机会,就带领我们埋伏到即墨城附近,等待燕军与齐军大战后,再偷袭即墨城。可是,没想到……”

    “没想到……守城的田单,竟然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夜中派兵偷袭燕军,将燕军引到我们所在的地方,导致我们两军厮杀到天明,才发现对方并非齐军……这时,齐军突然大开城门,杀了出来,大败我们两军,楚军溃散,我们这才……”

    田单?

    常羽脑海出浮现这两个字眼,心里打了个激灵。

    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火牛阵破敌,正是出自此人之计。

    齐闵王因与孟尝君田文产生间隙,导致孟尝君躲到魏国之内,齐国无人可用,若没有四单,恐怕早就灭亡了。

    不过,齐国战事紧张,楚国既然会偷偷派兵到齐国境内,应该没有理由再派兵陈列于卫国南境才是。

    那南部的那一支楚军,到底是怎么回事?

    常羽想到此处,便开口问道,“我问你,楚军除了你们这支军队,可……”

    “既是楚军!都应该死!”魏延德突然一声大喝,驱马上前,利剑一挥。

    “慢着!”常羽吃惊道。

    但魏延德丝毫不理会常羽,手中利剑半刻都没有停留,一阵顺滑的声响,五颗人头齐齐落地!

    众人大惊失色。

    “魏副将,你在做什么!”凌翼大怒道。

    “都尉大人,楚军卑鄙狡诈,最不可信,都尉大人何必听这些人多言,在此浪费时间!”魏延德抱拳回道。

    “哼,我做什么,自然清楚,我们走!”凌翼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头,冷眼一缩,喝令道。

    大军巍然而动。

    魏延德转头看了常羽一眼,神色诡异,一拍座下骏马,也率军驰骋而去。

    “常兄,魏副将方才的举动有些奇怪,常兄要小心此人!”外未开口的彭高阳,突然提醒道。

    常羽点了点头,招呼众人前行,在马上思虑着,心中越发觉得有些不妥。

    这倒不仅仅是指刚才魏延德突然动手杀人,而是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总让他觉得有些怪异,但又难以联系到一起,从而推测出一些端倪出来。

    这种如陷迷雾中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一种难得的惊惧之感,却偏偏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

    大军又前行了数十里,天色渐暗,离章宜所在的东营,仅有一日行程。

    由于众人都已得知,卫国东境已经出现了一支秦军,目的不明,加上北部有马贼肆虐,一切都应小心行事。

    凌翼一声命令下,五千人马便在一处阳坡的山脚,就地取木安营扎寨,休整一番,等明天再启程。

    夜黑林静。

    广阔的原野上,虫鸣起伏,坡前一片星星点点的火光,成为这片土地上的唯一光亮。

    常羽到主帐营中,与凌翼等人讨论了明日行军的一些细节之事后,便回到帐内,运功休息。

    时至深夜,倦意侵袭着每个哨兵的意识,营中之人,早已入睡。

    常羽与展跖、彭高阳三人的营帐,连在一处,营帐不远处,出现十几道黑衣人影,躲在暗处私语。

    “六爷,兵长大人今日还护着您,咱们这么干,是不是不太厚道了呀……”一名男子愣愣问道。

    一个身形矮小的黑衣人,身上黑衣裹得跟球一样,包不住全躲,露出几处便衣来,正是吴老六。

    吴老六拿斧背敲了那人的头,骂道,“什么厚不厚道,跟金子作对,就是不厚道!”

    “是……是……”那人唯唯诺诺道。

    “都他娘给我听着,我和大块头去把远处那几个守卫放倒,再带着刘狗盗潜过去,你们去弄几匹战马来,在这里等我们,只要刘狗盗怎么进去把东西偷出来,东西一到手,我们立马就开溜,听到没!”吴老六喝令道。

    众人一看常羽门口那十来个守卫,要是硬闯,肯定动静不小,怎么可能轻易得手,都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吴老六。

    吴老六此时也意识到此举有些太困难了,推了一下刘狗盗,嚷道,“你他娘的到底行不行?这回再失手了,我剁了你的手!”

    “哎哟,放心吧六爷,包在我身上!小的偷遍天下,昨儿是第一次失手,我刘狗盗以我这辈子的名声发誓,绝不会再有第二次失手了!”刘狗盗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呵呵,我也能行的……”足足有将近三个吴老六高的一个大汉,憨憨回道。

    吴老六也不理会这个大块块,一催众人,喝道,“那都快点动手!别站这傻愣着!”

    众人得令,立即轻手轻脚地散开。

    ……

    簌簌几声,四名守卫,突然颓然倒下,还未落地,两侧就窜出一高一矮两人,将四名守卫接住,轻轻拖到两侧的阴影里。

    吴老六与那名大块头,已经接近了营帐,十多名守卫来回巡逻着,丝毫没有可趁之机。

    城北黑营虽然是吴老六与黑虎两霸横行,但总有一些不听话的小子,见钱眼开,竟然被这个常兵长给收买了!

    吴老六心中骂了几句,丝毫不觉得自己也是同流合污,他招了招手,身后窜出刘狗盗。

    这刘狗盗也不急着摸进营帐内,只见他左右一顾,身子退后几步,站在一处阴影里,四肢突然乱摆起来,身体也左右扭动着,摇曳生姿,煞是诡异!

    “你他娘的!这个时候发什么骚呢……”吴老爷轻叱一声,突然脸色大变,转怒为喜,啧啧称奇。

    刘狗盗此时四肢伏地,身形竟然缩小了一半,从黑衣中钻了出来!

    刘狗盗本来体型就消瘦,这一变化,就像趴在地上的一条黑犬一样,只有吴老六的半身高,更是不及常人的膝盖高。》≠》≠,

    刘狗盗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弹性衣服,身形灵活瘦小,要不是还长着一张人脸,真有可能就误以为是一条黑犬!

    “六爷,我去了!”刘狗盗见吴老六吃惊有脸色,嘿嘿一笑,身子一窜,钻到旁边的阴影里,像极了一条黑狗。

    只见这条黑狗左右互钻,一下就躲到常羽的营帐旁边,隐在阴影里,分辨不出。

    “还真他娘的奇了怪了……”吴老六喃喃道,手中则向营外一处弹了一个石子。

    嗒一声细响。

    那十来个巡逻人员,目光纷纷转向营外空地上。

    就在这一刹那,刘狗盗所化的黑狗,溜一下,就从营账边角,钻了进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