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夜袭(第三更)

    靳黈的心情十分的烦躁。

    由于败兵持续不断的到来,单单收容这些残兵败将就已经花去了靳黈一个多时辰的时间。

    几名败军之将正惶恐无比的站在靳黈的面前,靳黈也通过了这些败军之将的嘴里明白了北方防线究竟是什么一个情况。

    虽然说长治城这边的战局的确是相当激烈,但有意思的是,韩国人的北方防线其实并没有那么紧张。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许历所率领的这十万赵国援军看上去一点都不心急,虽然每天也会对着韩国人的防线发动一些攻势,但是这些攻势在韩国人看来,多少都带着几分雷声大雨点小的意味在里面,往往很容易就被击退了。

    经过了半个月的攻防,韩军将士渐渐的放下了警惕心,觉得这一支赵国援兵的战斗力也就不过如此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许历终于发动了。

    这一天,许历派出了精锐的赵国中央军士兵,穿着和寻常赵国士兵们一般无二的服装,以和平时一般无二的态势朝着韩军的防线发动进攻。

    所有的事情看上去都和往日一般无二,因此韩军负责防守的主将自然也是命令属下们用往日的那种松懈的态度去防守赵军。

    然而韩军士兵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这一次赵国人确实是玩真的了。

    双方才刚刚开始接进行接触,赵军精锐的战斗力就马上表现了出来,一时间韩军防线处处告急。

    还没有等韩军的守将回过神来,整个防线上已经有好几处地方都开始被赵国人突破了。

    如此一来韩军的防线自然是被动无比,还没有等到守将抽调士兵进行增援,早有准备的许历就已经十分果断的命令全军出击,对着韩国的防线发动了一次猛烈之极的攻势。

    在经历了整整一个多时辰的激战之后,到了中午时分,韩军防线全线瓦解,数万韩军大败而逃。

    “蠢货,简直就是蠢如猪猡!”靳黈看着面前跪着的这名负责镇守韩军北部防线的主将,眼中满是无比愤怒的神色:“陈宽啊陈宽,枉吾对汝委以重任让汝镇守北方防线,然而汝却如此轻易的就让赵国人给突破了汝的防线,还损失如此之多的将士,简直就混账至极!来人啊,把这陈宽拉出去,枭首示众!”

    片刻之后,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送到了靳黈的面前。

    靳黈将这颗人头提在手中,抬起头来看着大战之中低头不语的诸多韩国众将,冷冷的说道:“立刻下去,想办法将那些混帐的士兵们通通都收容起来。今夜好好休息,明天我们摆开阵势,好好的和赵国人重新做过一场!”

    这一番布置下来,已经差不多是子夜时分了。

    心事重重的靳黈合衣而卧,才刚刚躺下去不久,一阵尖锐无比的鸣钲之声就在韩国的营地之中响起,也将刚刚睡醒不久的靳黈给瞬间惊了起来。

    靳黈在听清楚了声音之后,直接大步的走出了营帐,对着所在营帐之外的亲卫喝道:“怎么回事?”

    但是靳黈营帐之外的这些亲卫们也只是负责着保卫靳黈的安全,又哪里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韩国将军突然惊慌的出现在了靳黈的面前,解答了靳黈的问题。

    “上将军不好啦,赵国人夜袭了!”

    靳黈一听到这名韩国将军的话之后心中大惊,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长治城之中的赵国守军不过才数千人,难道剧辛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能够凭借这几千人就来袭营了?

    靳黈面前的这名韩国将军摇了摇头,急道:“上将军,不是长治城之中的赵国守军,而是来自北边,是赵国的援军!”

    “赵国的援军?”靳黈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要知道就在今天白天的时候,赵国援军还在几十里之外的北部防线战场和韩国的防御部队进行激战,怎么一下子就

    想到这里的时候,靳黈的身体突然一震,整个人一下子就回过了神来。

    既然韩国人的溃兵能够逃到大营之中,那么赵国援军紧随而至,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一想到这里,靳黈就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一巴掌。

    由于靳黈在脑海之中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觉得赵国的援军至少要明天才来,所以今天晚上靳黈并没有作出什么防备。

    正是这样的疏忽,让靳黈和韩国军队陷入了被动之中。

    靳黈深吸了一口气,竭力的压制住了内心之中的焦躁,沉声对着面前的所有人喝道:“不要惊慌,且随吾一同召集将士,反击赵国人!”

    却说靳黈的命令还是很有效的,短短片刻时间就聚集起了一支几千人的队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靳黈面前的韩军队伍突然一阵慌乱,随后震耳的喊杀声蓦然变得高昂起来。

    靳黈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发现一支黑甲骑兵犹如滚滚波涛一般在韩国无数的士兵之中杀开一条血路,马不停蹄的朝着靳黈所在的方向而来。

    “这、这是……”靳黈毕竟是韩国的上将军,自然是见多识广的,因此仅仅是一个照面他就认出了自己面前这支骑兵的身份。

    “这是赵国的具装甲骑兵!”

    众所周知,赵国的具装甲骑兵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其中的一半归属于北方边骑军团李牧的手中,而另外一半则位于邯郸城。

    靳黈原本以为在邯郸之中的这支具装甲骑兵应该会在和魏国人或者齐国人的战争之中派上用场,毕竟那里才是适合骑兵发挥的平原地带,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赵丹竟然将这支具装甲骑兵派到了这个山路崎岖,骑兵难以发挥上党郡战场之中!

    但无论靳黈愿不愿意相信,眼前这支具装甲骑兵正在韩军阵中所向披靡大杀四方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韩军之中也并不是全然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同样也有不少人想要去阻挡具装甲骑兵的前进脚步,然而血肉之躯在已经完全起速的重骑兵集团面前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任凭韩军如何的殊死防守,具装甲骑兵们仅仅是一次毫不留情的冲杀就能够将面前所有一切冲得七零八落。

    靳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整个人好像瞬间就老了十岁。

    他这么一呆住,身边的其他人立刻就急了,眼看具装甲骑兵越来越近,不由得纷纷催促道:“上将军,快拿个主意啊!”

    仅仅是短短片刻时间,但却好像对于靳黈来说却好像有千年之久。

    眼看具装甲骑兵已经近在眼前,靳黈终于咬了咬牙,含恨作出了决定。

    “撤退,全军撤退!”

    就在许历率领着两万精锐袭营之时,剧辛也率领着城中的两千精兵从中杀出,同时长治城头许多老弱妇孺又拿着火把在城头呼喊造势,一时间整个长治城城头一片火光冲天,看上去似乎有千军万马在呐喊一般。

    再加上靳黈的撤退让韩军的士气更加的受挫,整个韩军大营之中顿时人心惶惶,相互奔逃踩踏,竟然是让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

    如此一来,即便韩军数量远胜于来袭的赵军,但仍旧只能够落得一个兵败如山倒的结局。

    这一场大战足足从子夜时分打到了天明,剧辛配合着许历利用这一场突袭至少斩首了上万名韩国士兵,俘虏了将数倍于此的数量。

    而剩余的韩军则在韩军主将靳黈的率领下,十分狼狈的退回了故关之中。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而这场大胜,也被未来的史家们认为是改变这场战争局势的真正关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