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白门楼 第361章 与虎谋皮毕竟有皮可谋

    吕布和袁绍各自罢兵。

    袁绍率领大军返回邺城,而吕布则领着兵马退回彭城。

    领军到达仓亭的袁熙和袁尚很快得到了袁绍的命令。

    袁绍传令,要他俩立即撤军返回邺城,不得再向前推进半步。

    得到军令,袁熙、袁尚把田丰和崔琰请到帅帐。

    落座后,袁尚向俩人问道:“田公、崔公,刚才我和二兄得到父亲军令,要我们即刻罢兵返回邺城,依两位看,这是怎么回事?”

    田丰和崔琰相互看了一眼。

    “我觉着应该是吕布找到了主公。”田丰说道:“曹孟德先前两次进攻砀山,都被吕布挡了回去。我认为主公应该是因此动摇了,所以才下达了这条命令。过不多久,讨伐曹操的檄文应该会广发天下。”

    袁熙和袁尚一脸不解,相互看了一眼。

    “田公难道认为父亲会与吕布联合讨伐曹操?”袁熙问道。

    “不是打吕布肯定就得打曹操,北方已经平定,袁家要想再有建树,就必须攻破黄河一线。”田丰说道:“主公明白这个道理,吕布也明白这个道理。至于曹操,他更加明白。如今哪两家打另一家,就看和谁联合更有好处。”

    “曹操势力强盛,即便没有我们袁家,他讨伐吕布应该也不是太难。”袁尚说道:“难不成父亲想要联合弱的吕布,对付强的曹操?”

    “吕布可不弱。”田丰叹了一声说道:“最近一年,他聚拢了不少将士。如今徐州兵马已超十万,他手下猛将、智者也是不少。虽然比曹操弱了一些,却不像当初下邳之战时那样羸弱。曹操想要灭掉吕布,怕是没那么容易。”

    “其实说什么也没用处。”袁熙叹了一声:“父亲已经把命令传达到了这里,我和显甫也不可能不从。返回邺城势在必行,如今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回去?”

    “两位公子不用有任何顾虑,只管掉头回去就好。”田丰说道:“对面的敌军也是不敢前来追击。”

    “为什么?”袁尚说道:“自从我军来到这里,双方已是历经多次厮杀。虽然我军推进缓慢,可还是每天都在向前一些。我要是敌军将领,必定会趁着我军退走从背后发起突袭。难道田公认为,我们退走,敌军不会随后来追?”

    “当然不会。”田丰说道:“两位公子得到主公军令,对面的徐州兵马应该也是得到了吕布的军令。吕布和主公有了约定,谁肯为了一场小胜而致使同盟破裂?”

    袁熙和袁尚再次彼此看了一眼,兄弟俩都点了点头。

    “既然田公认为敌军不会从背后发起突袭,我这就下令要大军明天一早返回好了。”袁尚说道:“这次出征,幸亏有田公与崔公帮衬,否则以我兄弟俩的能耐,或许还真不是敌军的对手。”

    “三公子太谦了。”崔琰笑着说道:“我倒是觉着,两位公子即便没有我俩在一旁,也是可以把事情办的稳妥。”

    看向田丰,崔琰问道:“元皓认为是不是这样。”

    “那还用说。”田丰笑着回道:“两位公子眼界长远,早晚能够成就大事。这次跟随两位公子来到仓亭,我也是从中学到了不少。”

    “田公、崔公可不要这样夸奖我俩。”袁尚回道:“我们兄弟年轻,以后需要帮衬着的还有不少。”

    “两位公子放心,只要用得着,只管说话就是。”崔琰朝兄弟俩拱了拱手。

    田丰也点了点头。

    确定了第二天一早返回邺城,四个人又谈论了一会,袁熙对田丰和崔琰说道:“天色不早,两位还请先回。我与显甫再商议一下由谁领军先走,谁来断后。”

    知道兄弟俩是有其他事情要说,崔琰和田丰倒也识趣,起身告了个退离开。

    俩人离开以后,袁熙向袁尚问道:“显甫认为怎样?”

    “什么怎样?”袁尚显然没弄明白他的意思。

    “他俩怎样?”袁熙问道:“能不能留为己用?”

    “我觉得够呛。”袁尚回道:“别看他俩话说的是那样,真的要用他们,只怕是用不动。”

    “显甫这么说的理由是什么?”袁熙又问。

    “出征这么多天,难道二兄还没发现,他俩与我俩始终是若即若离,虽然看起来事事都听从我俩吩咐,可实际上他们到底怎么想,我是看不明白,想必二兄也没能看明白。”袁尚回道:“这俩人让人揣摩不透心思,才是最可怕的。”

    袁熙点头:“尤其是那个田元皓,从他来到军中,我就一直没有看明白他。也一直没看清楚他究竟想要怎样。”

    “田元皓从来都没和我们一条心思。”袁尚摇头:“他真正想要的,无非是在战场上立下功勋,然后拿着这些功劳让父亲下不了台面。”

    袁熙错愕:“他有这样的心思,显甫怎么不早提醒我?”

    “要是我早提醒二兄,田元皓此时应该在什么地方?”袁尚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被他这么一问,袁熙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要是他早看出田丰不会和他们一条心,绝对不会收留在军中。

    田丰早先得罪了袁绍,只要他们兄弟俩不肯收留,必定会被袁绍重新关押进监牢,就连生死也是难说。

    “既然知道他不是和我们一条心,显甫为什么还要收留?”袁熙不解的问道。

    “二兄只看到一层,却没有看到另一层。”袁尚嘿嘿一笑,对袁熙说道:“所谓有容乃大,田丰难以被我俩收拢,应该是很多人都看到的。长兄知道他在我俩这里,必定不会加以提防。而其他人知道我俩收留了他,给了他立功抵过的机会,人心偏向于谁,难道还要我说明白不成?”

    袁尚解释的时候,袁熙已经明白。

    可他还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对袁尚说道:“显甫聪慧过人,果真不是寻常人可比。你看到的一些东西,我这做兄长的居然半点也没看出来……

    “兄长并不是没看出来,而是不想看出来。”袁尚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冒出这么一句。

    袁熙嘿嘿一笑,也就没再多说。

    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他都没有继承袁家的可能。

    虽然和袁谭是同母所生,袁熙与袁谭之间的关系反倒没有和同父异母的袁尚亲近。

    从骨子里,他是希望袁尚能够继承袁家大业。

    袁尚继承了袁家,他还可以从中捞取不少好处。

    要是继承袁家的是袁谭,袁熙还真不确定能从中得到什么……

    与其念在学员帮着长兄,还不如多考虑自己的利益,与三弟袁尚联合。

    如今袁家后宅之主刘夫人是袁尚的生母。

    帮衬着袁尚,在刘夫人那里也能刷一些好感,对袁熙绝对是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坏处。

    袁熙、袁尚决定撤兵,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仓亭。

    正如田丰料想的那样,徐州军并没有追赶,而是在他们撤走之后没有多久,跟着也就撤了。

    对于撤退最排斥的就数袁谭。

    来到泰山,他已和徐州军作战多次。

    双方谋士各自献策,武将在沙场上相互征沙,将士战死者也已上千。

    要是不拿下泰山,袁谭还真心有不甘。

    更加复杂的是,泰山境内他夺取了几处城池,而徐州军也潜到青州,在青州境内拿下了几座城池。

    双方要是就这样撤兵,势力范围相互交错,早晚还是会有摩擦。

    坐在帅帐里,袁谭向辛评、辛毗等人问道:“父亲突然传令,要我领军撤走,你们认为这件事我该怎么去办才好?”

    “主公下了命令,长公子当然需要遵从。”辛评说道:“只是眼下双方各自都得到一些城池,要是现在撤兵,只怕以后会有不少麻烦。”

    “你说的正是我所担心的。”袁谭说道:“我们总得想个法子,把这里的情况变的简单一些,然后才好撤走。”

    “既然主公派人来告知长公子撤军,庞士元那边一定也是得到了吕布的命令。”辛毗说道:“不如长公子派个人过去,与庞士元接洽,看他怎么说。”

    “说起来最近这些日子,我们可没有讨到什么好处。”袁谭说道:“虽然我们夺取了不少泰山的城池,可在青州丢失的要比在泰山得到的更多。派人过去与庞士元商议这件事,就怕他不肯答应。”

    “我觉着庞士元没有不答应的理由。”辛毗接着说道:“他们占据了青州的城池,只要我军以后扼守泰山关口,那些城池连补给都送不过去,我还不信能支撑到什么时候。等到那时,就算庞士元想把城池送给我们,我们也不一定会接纳。”

    “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占领的城池不少,其实真正占有优势的还是我们?”袁谭追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辛毗回道:“如果长公子信得过我,我愿去见庞士元,与他分析利弊,和他呼唤城池然后双方罢兵。”

    袁谭点头:“那你去吧,不过要记住,和庞士元说话的时候,千万不要过于激怒他。一旦惹恼了他,我可没法子立刻出兵前去把你救援回来。”

    “长公子放心。”辛毗起身一礼,走出了袁谭的帅帐。

    等到辛毗离开,袁谭向其他人吩咐:“你们也都早些做好准备,撤军就在眼前,不要给了庞士元趁机发难的机会。”

    众人领命离开,辛评却还留在帐篷里。

    袁谭看向他:“你怎么还不会去准备?“

    “回长公子。”辛评说道:“我认为庞士元也不可能在眼下向我军发起进攻。”

    “为什么?”袁谭说道:“双方虽然已经休战,然而趁着最后捞一把好处的可能并不是没有。”

    “要是没有利益牵扯,长公子认为主公会轻易与吕奉先休战?”辛评问了一句。

    袁谭眉头微微一皱,向他问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倒是也没什么意思。”辛评说道:“只是提醒长公子,今天的休战其实是主公打算联合吕布讨伐曹操,用不多久,长公子应该会得到主公新的命令。”

    “讨伐曹操?”袁绍派人送来的命令并没有提及讨伐曹操,袁谭不解的问道:“我们才与曹操联合讨伐吕布,倘若这个时候再联合吕布讨伐曹操,岂不是让世人认为反复无常?”

    “乱世征伐,为的不过利益儿子。”辛评回道:“要不是主公联合吕布,怎么会突然送来这么一道命令?我认为主公一定是从吕布那里讨到了曹操给不了的好处。”

    盯着辛评看了好一会,袁谭的眉头始终紧紧拧着。

    辛评却接着说道:“至于世人看法,难道长公子认为主公会在意?”

    辛评做了这些分析,袁谭已经明白过来。

    他向辛评问道:“这么说你认为佐治前去求见庞统,带回来的应该不是什么坏消息?”

    “肯定不会。”辛评回道:“庞士元这回应该也在琢磨着,该怎么开口和长公子提起撤兵一事。”

    袁谭点了点头,经过辛评这通分析,他也大概是看明白了。

    所以能有这场和谈,无非是袁绍考虑到了实际的利益,决定和吕布暂时联盟讨伐曹操。

    “我大概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只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联合相对弱小的吕布,而选择与曹操为敌。”袁谭说道:“无论怎么想,我都觉着不可思议。”

    “长公子认为不可思议,我却觉得再正常不过。”辛评说道:“其实早先主公一直在迟疑该不该联合曹操。世人都知道,最近这些年曹操南征北战,平定了不少豪雄。他在河南一带的地位也是越来越稳固。要是任由他如此壮大下去,早晚会成为袁家的心头大患。相比于曹操,吕布虽然也是不容小觑,可他的实力却相对要弱小了不少。联合曹操击破吕布,将来为了彼此利益,主公和曹操之间还必定会有一战。可联络吕布击破曹操,凭着吕布的实力则很难与河北抗衡。主公所以这样安排,也是出于利益的考虑。”

    袁谭默然点头,辛评说的这些他是彻底的明白了,也想通了既然父亲派人送来军令,庞统此时也一定是得到了吕布的命令。

    认定庞统不会在这件事里太多找麻烦,袁谭随后放心了不少。

    另一边,徐州军营。

    最近这些日子,庞统与臧霸、孙观等人领兵抗击袁谭,虽然吃亏不多,却也没有讨到好处。

    陈到率领白眊军早就去了青州。

    从青州传回的消息,说是白眊军攻城略地,给袁军带去了不少的麻烦。

    双方在泰山和青州南部的战事,已经陷入了胶着之中。

    庞统原先的打算并不复杂,既然不能立刻击破袁谭,尽快结束泰山战事,那就把他拖在这里,双方就这么耗着。

    砀山一带,吕布连战连捷,整场战争的局势其实已经趋于明朗。

    庞统等人只要做到把袁谭拖在这里,保卫徐州的战事最终也会是以徐州获胜告终。

    偏偏在这个时候,吕布令人送来的消息,要庞统做好撤军的准备,一旦袁谭走了,他也即刻返回彭城,不得再在泰山与袁家纠缠。

    得到命令,庞统把臧霸和孙观请到帐内。

    “楚侯令人送来了消息。”庞统对臧霸和孙观说道:“他要我们早做准备,等到袁谭退兵,即刻撤回彭城。”

    “袁谭会退兵?”还不清楚状况的臧霸和孙观一脸错愕,臧霸问道:“楚侯怎么知道他会退走?”

    “原因难道还不明显?”庞统对臧霸和孙观说道:“必定是楚侯已经与袁绍达成和议,很可能我们接下来还要联合起来对付曹操。”

    臧霸和孙观更加不解:“袁绍早先还和曹操一同对付我们,这会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利益。”庞统说道:“说来说去都是利益,袁绍必定是认为与曹操联合讨伐楚侯,并没有联合楚侯讨伐曹操利益来的更多。何况相比于曹操,我们的实力确实是弱小不少。与楚侯联合击破曹操,袁绍再转而进攻我们,可要比灭掉曹操容易。”

    “袁绍居然还有这样的盘算。”孙观皱着眉头,向庞统问道:“楚侯肯与他联合,难道看不清这些?”

    “楚侯当然能够看清,所以才会与袁绍联合。“庞统微微一笑。

    孙观和臧霸更加满头雾水。

    俩人彼此看了一眼,孙观问道:“既然楚侯能够看的明白,为什么还要与袁绍联合?我听说砀山一战,曹操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砀山一战,曹操是没有讨到好处,可另外思路境况如何?”庞统说道:“楚侯是看明白了,袁家和曹家联合攻打徐州,我们根本支撑不了太久。还不如先与袁绍联合击破曹操,等到曹操破了,徐州要对付的只是袁绍一家而已。与虎谋皮,终究还有皮可谋。要是任由两虎来食,等着我们的可就只有死路一条。”

    正谈论着这些,帐外一名卫士禀报:“启禀庞将军,辛毗前来求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