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白门楼 第339章 敲他一笔竹杠

    袁军的先头到了延津北岸,高顺想要去把他们给灭了,却被周瑜给拦住。

    军营里,逢纪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的煎熬着。

    说来也奇怪,自从黄盖告诉他,凌操有法子送他过河,那位接他来到这里的将军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样,接连好几天没有出现。

    等不到凌操,逢纪心里是越来越觉得慌的很。

    逢纪心中慌乱,周瑜其实也是在等待着。

    他在等周泰从砀山返回。

    自从袁军的先头到了对岸,周瑜每天都会来到岸边眺望。

    离第一天发现有袁军来到已经过去四五天,眺望对岸的他发现远处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望见出现在远处的大军,周瑜咽了口唾沫,旁边的凌操干脆来了句:“我靠!这么多人……”

    虽然隔着黄河,而且距离还很远,周瑜等人却能从远处接连天地的大军看出,袁绍带来的少说也有十万将士。

    延津南岸,周瑜所部,算上高顺的陷阵营也不过只有两万人。

    仅仅只是隔着一条黄河,要他们以两万人拒守河岸阻挡袁军过河……

    很多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根本没有可能。

    “怎么来了这么多?”高顺向周瑜问道:“周将军,双方军力想差悬殊,这一仗可怎么打?”

    “既然他们来了,总有能打的办法。”周瑜回道:“先等着楚侯的命令来到,我们再决定怎么对付袁绍。”

    “周泰也不知道在搞什么。”老将军程普懊恼的说道:“他要是再不回来,恐怕我们已经和袁绍干了起来。”

    “从这里到砀山路途不近,不过算起路程,应该也就是这两天该回来了。”周瑜才把话说完,一个士兵跑了过来:“启禀周将军,周泰将军回来了。”

    听说周泰回来,周瑜连忙吩咐:“快请他过来。”

    士兵应了,掉头离去。

    没过一会,周泰提着一只装满了梨子的箩筐来到周瑜面前。

    见他提着梨子,周瑜眉头微微皱了皱:“周泰,你这是做什么?”

    “是楚侯送的。”周泰回道:“楚侯说砀山衣带盛产梨子,那里的梨子是又脆又甜,所以要我带一筐给周将军尝尝。”

    “都什么时候了,楚侯居然还有这些心思。”周瑜摇头,他随后向周泰问道:“有没有问清楚楚侯,该怎么惩治逢纪?是杀了他,还是把他给囚禁起来?”

    “都不是。”周泰回道:“楚侯要周将军把他给放了。”

    “放了?”周瑜一愣,其他将军也都是愣了愣。

    黄盖把逢纪给请了去,目的就是要逢纪在逃跑的时候被抓住,然后周瑜就有借口或杀或关。

    至于黄盖有心投效袁家的消息,故意放走一两个逢纪的随从,也能把话给袁绍带过去。

    可周瑜却没想到,吕布居然要他把逢纪给放了……

    “你确定楚侯是这么说的?”周瑜不太放心的向周泰追问。

    “我问的清楚,就怕听错了,所以还追问了一遍。”周泰说道:“楚侯确实是说要把逢纪给放了。虽然我也觉得纳闷,可命令就是这样。”

    把吕布的话转达给了周瑜,周泰指着箩筐里的梨子问道:“周将军,这些梨子……”

    “分给将军们,留两个给我就好。”周瑜交代了一句。

    “好嘞!”周泰答应着:“我一准给周将军挑两个最大的。”

    吕布的意思已经明白了,周瑜也懒得去理会周泰,他只是皱着眉头在思索为什么要把逢纪给放了。

    “周将军,楚侯要我们放人,我们该怎么办?”高顺向周瑜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办?”周瑜说道:“只能依着楚侯的意思把人给放了,只是从今往后再想擒住逢纪,可就没那么容易。”

    “楚侯要放了逢纪,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最早追随吕布的高顺说道:“周将军只要依照他的意思去办,总有一天事情会变的明朗。”

    “高将军说的没错。”周瑜点头,向凌操吩咐:“你去见一见逢纪,他肯定会求你送他过河。记住了,千万不能丁点好处不取,必须从他那里得到足够的好处,才能送他过去。”

    “都得要些什么好处?”凌操问道。

    “逢纪是袁绍身边的人,他的性命再怎么说,也得值十几二十斗金珠。”周瑜说道:“你答应他,送他的人先过河去取金珠。等到金珠取来,再把他送过去好了。”

    “十几二十斗金珠?”凌操一脸错愕:“万一逢纪不肯给,怎么办?”

    “性命重要还是钱重要?”周瑜说道:“像逢纪这样的人,必定对性命看的十分重。别说十几二十斗金珠,只要他能拿的出来,就算是要一百斗,他也是肯给的。”

    “既然是这样,周将军为什么不干脆找他要一百斗?”高顺说道:“要是有了一百斗金珠,军中将士吃穿也能更好一些。”

    “要让将士们吃穿更好些,十几二十斗已经够了。”周瑜回道:“我不是不想要那么多,而是他给不了那么多。讨要的太多,就怕最后我们想要放他,也会被闹的骑虎难下。”

    高顺明白了周瑜的意思,拱手说道:“还是周将军想的明白,要是依着我,恐怕事情已经被办的糟了。”

    周瑜微微一笑,没有回应高顺,而是吩咐凌操:“凌将军现在就去见逢纪好了。”

    “我这就去办。”凌操应了,转身往军营走去。

    逢纪最近正在为见不到周瑜也无法离开这里心烦。

    黄盖倒是给他指了条活路,可左等右等始终等不来凌操。

    他每天都会让随从在帐外观望,一旦凌操来了,立刻向他禀报。

    好几天过去,逢纪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帐外的随从跑了进来:“逢公,凌操来了。”

    听说凌操出现,逢纪连忙冲出帐篷。

    他一眼就看见凌操正从远处往这边走过来。

    只不过他好像并不是来找逢纪,眼看就要从帐篷外面经过。

    “凌将军。”逢纪招呼了凌操一声。

    扭头看向他,凌操问道:“逢公叫我,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转达周将军。”

    “我也没其他意思。”逢纪嘿嘿一笑,对凌操说道:“就是想打听一下,周将军什么时候才有闲暇见我?”

    “这个可难说。”凌操回道:“周将军最近忙的很,我也一直在问,可他总是说再等等。”

    要不是黄盖事先提醒了逢纪,凌操的解释还真是能说的过去。

    已经打定要离开的主意,逢纪陪着笑对凌操说道:“周将军不肯见我,凌将军能不能来陪我说说话?来到这里已经好些天,每天只是和几个随从在一处,闷都快要闷死了。”

    “我还有些军务,虽然不是特别要紧,可也得去办。”凌操有些为难的说道:“要不过几天……”

    “可别。”逢纪赶紧说道:“我也不会耽搁凌将军太久,只是说说话而已。”

    说着,他向一个随从使了个眼色。

    随从立刻跑进帐篷,从里面捧出一只布包,双手递向凌操。

    “将军带我过河,我一直想要道谢却没找到机会。”逢纪陪着笑脸说道:“这块是上好的软玉,还请将军笑纳。”

    要不是周瑜说过让他从逢纪手里得到好处,凌操肯定不会手下这块软玉。

    既然周瑜的意思是要敲诈逢纪一笔,他也就不再客套,半推半就的说道:“这样……不太好吧……”

    看出凌操有心想收,又怕惹上事情的心思,逢纪赶紧说道:“将军只管收下,不过是些许心意,也不算个什么。”

    “那我就多谢逢公美意了。”凌操脸上堆满笑容,接过那个装着软玉的包袱。

    他从包袱里掏出软玉,对着阳光看了看。

    软玉晶莹剔透,拿在手上触感丝软,确实是难得的宝贝。

    “凌将军,能否到帐内一叙?”逢纪向凌操问道。

    凌操回道:“既然逢公相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松了口,逢纪赶紧站到帐帘的旁边:“凌将军,请!”

    进了逢纪的帐篷,凌操问道:“逢公邀我进帐说话,又送了我一块软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凌操一语道破玄机,逢纪也就不再遮遮掩掩,苦着脸说道:“恳求凌将军救我性命。”

    “逢公这是说的哪里话?”凌操假装一愣,向逢纪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就要我救你性命?”

    “凌将军应该清楚,我在这里再逗留下去会是怎样的下场。”逢纪说道:“周将军即便再忙,也不至于这么些天不肯见我。他的目的应该只有一个,就是等到袁公发起进攻,拿我的项上人头祭旗。”

    凌操假装不解的问道:“逢公说这些,可有什么凭据?”

    “哪里还需要什么凭据?”逢纪回道:“眼下发生的这些,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我的猜测?”

    “我觉着应该不会吧……”凌操假装不太想的明白,对逢纪说道:“会不会是逢公想的太多了?”

    “不管是不是我想的太多,还请凌将军一定救我。”逢纪恳切的说道:“只要将军肯搭救,无论要我怎样,我都肯答应。”

    “逢公说的搭救是什么意思?”凌操迟疑着问了一句。

    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转圜,逢纪说道:“只要凌将军肯送我过河,就是送了我一桩人情,以后我必定图报。”

    “这个……”凌操脸上露出了为难:“恐怕不太好办……”

    “将军觉着哪里不好办?”逢纪赶紧追问。

    凌操回道:“河面上有些小船是我调配不假,可这些船只都有专人负责。送逢公过河,我也得上下打点。可我只是在军中做个偏将,手上没有那么多……”

    说到这里,凌操没再接着说下去。

    逢纪当然明白他是想要钱,赶紧问道:“敢问凌将军,需要多少才能打点的通畅?”

    “二十斗金珠。”凌操说道:“少于这些,我是办不下来。”

    凌操一开口,逢纪当时就是满头黑线。

    二十斗金珠,别说是打点几艘小船,就算是养活一支军队都能养好些时候。

    逢纪已经明白过来,凌操摆明了是见他陷于危难,向他狮子大开口讨要好处。

    “这么多,恐怕……”逢纪犯了难。

    见他有迟疑的意思,凌操回道:“要是逢公认为太多,我也是爱莫能助,还请逢公找别人帮忙。”

    他转身就要走,逢纪连忙上前给他拦住:“凌将军要我去找谁帮忙?只是二十斗金珠确实太多,将军看看能不能少要一些?”

    逢纪想要他少要一些,凌操冷笑着说道:“逢公是不是当在市集买菜?还带和人讨价还价?我已经说过,要想过河,必须上下打点,没有二十斗金珠,还请逢公另寻高明!”

    黄盖提醒逢纪请凌操帮忙,他来到这里又只认识凌操一人。

    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逢纪只好对凌操说道:“凌将军说的也是,只是我手上没有那么多金珠,还请将军先送我过河,我筹措齐全了就让人给送过来。”

    “逢公想的倒是不错。”凌操冷笑着说道:“把你送过河,我许给别人的好处到时全都是我背负着。从我这里讨不到,他们再抖落给周将军,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他拱了拱手,对逢纪说道:“我看逢公是没有打算回去,话尽于此,我也不再多说,告辞!”

    凌操又要走,逢纪连忙说道:“不如先送我的随从回去,让他们把金珠带过来,凌将军再送我回去怎样?”

    逢纪松了口,肯把金珠先给送过来,凌操当即说道:“只要金珠到了,我必定把逢公安然送到河岸对面。”

    “多谢凌将军。”被狠狠宰了一刀,逢纪肉疼的心里只抽抽,可还是向凌操道了声谢。

    “逢公也不用谢我,要谢的话,还是谢谢那二十斗金珠。”凌操笑着说道:“要不是它们从中起了作用,只怕逢公这辈子真是要留在这里了。”

    凌操好似无心说的话,恰好印证了先前黄盖的提醒,逢纪暗暗庆幸先前去见过黄盖。

    不过想到那二十斗金珠,他就肉疼的脸上肌肉直抽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