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94、病毒式营销(第三更)

    吕小鱼在台下听吕树演讲听的直翻白眼,她知道吕树为了这七天的洗脑计划准备了好一阵子,一开始吕小鱼还以为是传销呢,后来发现吕树并没有打算使用那种手段。

    按照吕树所说的是,在这里玩传销万一波及范围太广,引起大贵族的注意和围剿就可能出现安全问题,毕竟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不能太过明目张胆。

    然后吕小鱼就眼瞅着吕树开始带那些行商们玩起了洗脑游戏,这些行商们也都是人精,刚开始大家也都是来做生意的,谁会相信你这点小把戏?现在只不过是看着近在眼前的利益忍耐一下罢了。

    然而吕树本身就不是想欺骗他们,纯粹就是希望他们卖起肥皂更起劲一点罢了。

    行商们眼瞅着这并不是骗局之后,大家开始认真听吕树说什么。

    吕树原本觉得应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结果发现真到自己实施的时候,也不容易……

    这特么真的是什么行业都不好干,吕树前面两天,每天都要记住每个行商的反应,以及对方在听到哪句话的时候眼神中会出现不屑之类的情绪……

    晚上吕树做笔记的时候,吕小鱼就趴在他的旁边静静的看着,有时候她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吕树在身边的时候她心中总充斥着暴怒与杀意,只有在吕树身边的时候她才能安定下来。

    就像汹涌的海浪遇到了定海神针,海还是那片海,但心情却已经不同。

    第三天的时候吕树开始讲课:“诸位现在的生意是怎么做的?每天打开门板等顾客上门?酒香不怕巷子深?我要告诉各位的是,酒香也怕巷子深!”

    当天吕树和吕小鱼带着一群行商下山进城,叶晓明本想着你竟然还敢来城里,结果想到对方的实力,他又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天正是一场王学家们的聚会,吕树也没闲着,最近就经常给云安城里的王学家们送肥皂,结果此次王学讨论会都要例行给青龙寨送上一张请柬。

    大家也都知道青龙寨不会来,结果没成想今天还真的来了。

    一开始王学家们面面相觑,青龙寨还真的来了?跟土匪有什么好讨论王学的?

    结果等青龙寨一出场王学家们就震惊了……这特么不是新王学的代表人物吗?!

    行商们在吕树身后听着王学家们的吹捧也有点懵逼,青龙寨的新大王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新王学的杰出代表人物?这尼玛太玄幻了点吧!

    有人小声问道:“青龙寨这位提出的什么新理论?”

    行商们也都是附庸风雅的人物,王学里面有那么多经典诗词,喝个酒吟个诗这都是潮流!

    有人小声说道:“他说白日依山尽里的依山尽,可能是个人名……”

    行商们倒吸一口冷气!这!?

    忽听一位老者对吕树笑道:“您也发表点见解?今日我们主研究三首神王诗词……”

    吕树看了一眼老者手上的线装书籍,他摇头笑了笑:“你们太不尊重神王了,翻看王诗前就算不沐浴更衣,那也得洗手吧,手不干净,岂不是让王诗王选沾上了污秽?”

    说着,主教已经端来了一盆水,吕小鱼懂事的给吕树递上来一块晶莹剔透的肥皂,只见吕树用肥皂洗完手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翻开王诗王选。

    旁边的王学家们看着吕树虔诚的样子简直目瞪口呆,原来翻王诗王词还有这种讲究。

    此时此刻大家看着吕树干干净净的手指,再看看那明黄剔透的肥皂,好像真有一种仪式感似的……

    而行商们则面面相觑,他们想起昨天这位吕大王给他们授课的时候说:“营销不是普普通通的卖东西,而卖东西你不仅要给它赋予基础的使用价值,还可以赋予它意义!”

    那时吕树紧接着说道:“怎么赋予意义?仪式感!我问你们,仪式感是什么?仪式感就是给毫无意义的东西赋予意义……”

    现在,吕树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小动作,就为以后的王学奠定了一个仪式基础,翻看王词王诗前要先用青龙寨的肥皂洗手……

    妙啊!行商们简直觉得大开眼界,之前他们经过两天的洗脑还只是对青龙寨将信将疑,然而吕树玩的这一手确实让他们有些佩服。

    就在此时吕树一边翻王词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一般洗手是洗不干净的,得用肥皂,若是用不干净的手翻看王诗王词,就是对老神王不敬呐……”

    吕树旁边的王学家们和行商们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大帽子扣的太特么不要脸了吧!

    现在虽然新王已立,但是从来没有否定过老神王的任何东西,所以吕宙世界内其实还延续着对老神王的崇拜,要知道有些王学家可是非常狂热的。

    而现在吕树一顶大帽子扣过来,以后特么的茶话会谁不用肥皂洗手就翻王诗王词,就变成对老神王不敬了……

    王学家们虽然觉得有点扯,但是……茶话会仿佛忽然有了逼格一般,非常讲究!

    事实上吕树很清楚,有些东西看起来非常有逼格,正是因为他们有仪式、有仪轨,而他现在只不过是把王学家们的仪式和肥皂联系起来了而已……

    行商们觉得这场下山亲身经历的营销太经典了,以前没见过啊!

    吕小鱼在旁边翻了个白眼,无声说道:“臭不要脸。”

    四天之后,行商们离开了,他们带着赚钱的心远道而来,带着虔诚与狂热的心离开,不是大家真被洗脑了,而是大家意识到当王诗王词风靡到如今地步的时候,一个仪式感便能让他们赚多少钱!

    这就跟一些信仰组织中需要的香火产品类似,养活一个行业绰绰有余!这都是钱啊!

    然后,关于“翻王词王选前要用肥皂洗手”“不然就是对老神王不敬”之类的说法,犹如病毒一般的传播开来,那些行商们疯狂的复刻着吕树的行为……

    这是一场为钱而战的疯狂营销,也是一场王学仪式感的颠覆之旅,王学家们出门不带块肥皂都不好意思说是去参加茶话会的……

    吕树站在青龙寨的寨墙上眺望远山,在地球这样的东西太多了,钻石不就是一场以“爱”为名的世纪骗局吗?

    那个时代,太多人被骗局绑架了,但谁都不愿清醒,因为乐在其中。

    现在的王学家也是如此,是吕树给了他们一种提高逼格的方式。

    ……

    求月票呀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