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9章 孤注一掷

    石原莞尔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孤注一掷,继续总攻!

    这个时候,反而小泉纯三郎这老鬼子有些怕了,小声劝道:“司令官阁下,你是不是再慎重考虑一下?由于察哈尔独立团使用了新式兵器,给皇军造成了沉重的杀伤,在没有找到有效的破解办法之前,继续强攻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停顿了下,又道:“如果能够确保拿下奉天,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值得,但问题是既便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也未必就能够拿下奉天呀。”

    石原莞尔却不由分说的道:“小泉君,你不用多说了。”

    事实上,这里的所有人都有退路,无论小泉纯三郎还是矢野音三郎,他们都还有退路,既便奉天会战最终以失利告终,也不会因此担负任何责任,但是石原莞尔却必须为奉天会战的失利负责,如果大本营追究起责任,他的军旅生涯地就到头了。

    石原莞尔还想晋升元帅呢,当然不愿意就此给自己的军旅生涯划上句号。

    更何况,石原莞尔也不认为察哈尔独立团能坚持多久,虽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新式兵器让石原莞尔感到意外,但是之前十几天的连番恶战却并不是假的,他们第七军固然是蒙受了惨重的损失,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也一样小不了。

    所以石原莞尔有理由相信,只要第七军再坚持上几天,察哈尔独立团就会先行崩溃,打到这个份上,双方比拼的已经不再是兵力、兵器或者素养,而是完全就在比拼意志力了,谁的意志力更加的强大,谁就能够笑到最后。

    想到这,石原莞尔用力的握了下拳头,恶狠狠的说道:“没错,只要我们再坚持几天,察哈尔独立团一定就会先崩溃!传我命令,第九师团、第十一师团以及第十三师团继续加强对奉天北、东、西城区的进攻!同时命令装甲第二师团全力配合!”

    停顿了下,石原莞尔又道:“哦,对了,还有航空兵团也要全力配合!”

    “哈依!”小泉纯三郎重重顿首,遂即又道,“可是,司令官阁下,现在还是晚上呢。”

    “晚上也不管,让炮兵部队多发射照明弹!”石原莞尔也真是急眼了,居然决定夜战。

    小泉纯三郎便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转身匆匆去了,矢野音三郎有心想要上前劝说几句,因为此时的石原莞尔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在赌桌上输急了眼的赌徒,已经完全丧失理智,这个时候无论做什么决定肯定都是错误的!

    但是想了想,矢野音三郎还是放弃了。

    ……

    在奉天城内,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一副全新的沙盘已经摆在作战室,沙盘上演示的是东三省的局势,最中心自然就是双方争夺的焦点奉天,在奉天外围,却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的三角小旗,这里的每一面红旗都代表着一支民兵,或者是反正的伪军。

    就在片刻前,又有通信处的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室,将最新的战报递上来。

    杜俊杰便根据这份战报,将又一面小红旗插在了沙盘上,徐锐定睛看时,这面小红旗却已经深入到了吉林省的境内,离新京也只有不到一百公里了,从沙盘上来看,眼下东三省的抗战形势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王沪生忍不住兴奋的说:“老徐,套用大革命时期的一句老话,现在东三省的抗战形势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大好哪!”

    徐锐却道:“先不要高兴得太早。”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别看各地反正的伪满洲国军,还有民兵武装声势挺大,但这都是乌合之众,真正能打的部队其实还是只有林蔚的几百人,顶多再加上潘勇的部队,还有金圣杰加余奇的伪满洲国军,这些全加起来也就不到五千人。”

    “老徐说的对。”冷铁锋点点头,接着说道,“别看各地反正的伪军加上民兵武装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十万人,但是他们能做的也就是在边上摇旗呐喊,指望他们跟小鬼子硬拼,那还是趁早歇了吧,所以这一战的关键还在于咱们奉天!”

    梅九龄道:“冷队长说的对,如果奉天能够守住,整个东三省就是咱们的了,但如果最后奉天没守住,则不仅咱们察哈尔独立团会遭到重创,这些反正的伪军还有民兵,在鬼子第七军还有关东军的两面夹击下,转眼间就会烟消云散。”

    王沪生便把目光转向徐锐,问道:“老徐,守得住吗?”

    “当然能!”徐锐不容置疑的说道,“一年半载不敢说,守住几个月绝没问题,但是石原莞尔的第七军最多还能够坚持半个月!”

    王沪生说:“这也就是说,奉天会战咱们已经赢定了?”

    “没错!”徐锐用力的道,“奉天会战咱们已经赢定了,现在唯一的悬念就是,最后是大胜还是小胜?”

    “大胜还是小胜?”王沪生不解的道,“这话怎么说?”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所谓的大胜,就是将石原莞尔的第七军一举全歼,然后趁胜追击将梅津美治郎的关东军司令部也给端了!真要是这样,东三省就全面光复了,但如果是小胜,那就只能重创第七军,更不可能端掉关东军司令部。”

    王沪生眼睛一亮,问道:“大胜、小胜的关键在于什么?”

    “关键在于石原莞尔怎么选择!”徐锐忽然间眯起双眼,扭头看着窗外夜空,冷幽幽的说道,“如果这个老鬼子心存侥幸,或者说,赌徒心理作祟,押上所有赌注非要在奉天跟我们拼一个你死我活,那我们就可能获得大胜!”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但是如果,石原莞尔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在第七军的兵力还没有削弱到临界点之前就果断收手,不再继续强攻,而是果断撤回新京,甚至直接撤回哈尔滨,那么我们最多也就光复辽东省,只能获得小胜!”

    王沪生又问道:“老徐你觉得,石原莞尔会做出什么选择?”

    “这个不知道,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徐锐摇了摇头,又道,“不过,这个老鬼子能够被称为日军之智,想必还是有点儿眼力的,应该不会一条道走到黑。”

    王沪生皱眉道:“老徐,既然你知道石原莞尔不会做出极端的选择,为什么不针对他的这点提前进行布局?比如说,派一支小部队,提前在鬼子第七军回撤新京甚至哈尔滨的路上设伏,截然其退路?”

    徐锐嘿然说道:“老王你还真是贪心呢?”

    王沪生反问道:“怎么说,很难做到么?”

    徐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是很难做到,而是根本不可能做到!”

    徐锐说完之后,冷铁锋又接着说道:“老王,你不要忘记了,就在片刻之前,你还在担心奉天能不能守住,这时候你居然让老徐分兵,提前抄截小鬼子的退路?好吧,就算我们还有多余的机动兵力,可你觉得真能凭借一支小部队截断鬼子退路?”

    “是啊,根本就截不住的。”徐锐喟然说道,“别看小鬼子在奉天城内、城外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伤亡,甚至于就连坦克也被我们摧毁了不下两百辆,但是鬼子第七军的家底殷实得超乎我们想象,他们的炮兵部队还有航空兵部队,可以说毫发无损!”

    冷铁锋沉声道:“光是鬼子的航空兵部队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要不是因为我们提前在奉天城内构筑了严密的防空火力网,这仗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可是,一旦我们出了奉天城,脱离了防空火力网的保护,立刻就会暴露在鬼子航空兵的打击之下!”

    王沪生苦笑道:“好吧,你们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就当没这回事。”

    顿了顿,王沪生又说道:“不过,老徐我觉得你对石原莞尔的分析可能不对,因为你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

    徐锐道:“是吗?我忽略了什么?”

    “人性!”王沪生说道,“人性都是自私的,石原莞尔或许很聪明,但他未必会为了保险起见而心甘情愿的放弃自己的前途,因为一旦奉天会战失败,他铁定要为此承担责任,到时候被撤职都是轻的,很大概率会被勒令退出现役,所以我想,这老鬼子一定不会甘心,所以他一定会孤注一掷!”

    稍稍停顿了下,王沪生又说道:“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曾经说过,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为了自己的前途,石原莞尔未必就会在乎第七军乃至东三省的安危!”

    徐锐喟然道:“但愿吧,但愿石原莞尔这老鬼子会像你说的这样。”

    话音还没落,窗外忽然绽放起一道耀眼的强光,将整个夜空都照耀得亮如白昼。

    “什么情况?”徐锐讶然回头,旋即窗外便传来连续的炮弹掠空声,看这架势,应该是鬼子的集群炮击,难道真让老王说中了,石原莞尔真的要孤注一掷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