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1章 北辰一刀流,踢馆

    北辰一刀流在日本的剑道界属于出现比较晚的,从流主千叶周作创派到现在,也不过一百余年的时间,跟许多剑道流派比都属于后起之秀,跟中条一刀流这样的古老流派就更加没有任何可比性,完全不是一个时代的。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北辰一刀流是现在日本最有名的剑道流派。

    北辰一刀流之所以有名,一是因为影响力最大,拥有弟子最多,全国各地以及海外的分道场数量最多,再就是北辰一刀流的流主千叶武藏,是官方记载中,全日本唯一的一名剑道超九段的高手,自出道以来,迄今从未曾有过败绩!

    北辰一刀有很多的道场,这些道场中最古老的道场就是玄武馆,也是北辰一刀流祖师千叶周作所创办,玄武馆其实就是北辰一刀流的总坛,原本是在江户,后来迁往神田,不过经过上百年演变,玄武馆早已经成为了一种精神象征。

    现在北辰一刀流最有影响力的道场,是东京的真武馆。

    真武馆是北辰一刀流的这一代流主,千叶武藏在十年前所创办。

    顺便说一句,北辰一刀流的流主千叶武藏,现在还只有三十岁!

    ……

    时间已经进入到六月初,东京的天气已经十分的炎热。

    下午两点多,正是一天当中最闷热的时候,不过守在真武馆大门外的八名身穿和服的武士,却仍旧将身板挺得笔直,在八名武士身后,是一座高大的门牌楼,上写着“北辰一刀流”五个烫金色大字,牌楼底下的台阶足有十六级,气派很大。

    只是这八名武士及这座门牌楼,就足以看出北辰一刀流的气派。

    从街上路过的行人也纷纷驻足,对着门牌楼指指点点,露出敬仰之色,守在门外的八名武士便不约而同的将胸挺得更加高。

    这时候,一阵踢踢踏踏的木履声忽然传来。

    有一名武士鬼使神差般的扭头,便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浪人踩着木履,顺着大街一步步的向着他们走了过来,那流人穿着陈旧的和服,但是却洗得很干净,最引人注目的是插在他腰间的一长一短的两把太刀。

    很显然,这也是一个剑道中人!

    看到这个浪人走过来,街上的行人便纷纷走避。

    那个浪人很快就走到了真武馆的大门前,站到十六级的台阶下。

    “嗳!”站在最低一级台阶上的一名武士以凶狠的目光瞪着浪人,厉声喝道,“这里是北辰一刀流,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撒野的地方,你的赶紧离开!否则死啦死啦的!”

    那浪人却是充耳不闻,面无表情的说道:“北辰一刀流么?哟西,就是这里。”

    这一个浪人不是别个,就是专门上门踢馆的徐锐,哦对,现在他叫中条秀一。

    中村俊之所以策划了这一出好戏,目的是为了给徐锐找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现在中条一刀流当代传人的身份已经是做好了,那么接下来徐锐就应该以中条秀一的身份,去逐一的挑战全日本的剑道高手了。

    等到这一圈挑战下来,中条秀一在剑道界有了地位,徐锐的身份就没问题了。

    中村俊只是想让徐锐在日本剑道界有个不错的地位,不要太低,但也不能太出挑。

    但是徐锐却不这么想,他直接否决了中村俊的建议,直接找上了当今日本的剑道第一高手千叶武藏!

    徐锐要踩着千叶武藏的尸体,登上日本剑道第一人的王座!

    中村俊对此却充满了疑虑,如果一上来就挑翻了千叶武藏,影响会不会太大?一旦徐锐成为了全日本的公众人物,就会被各种媒体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到时候他的身份来历就会经受严厉考验,万一中间露出一丁点破绽,那就麻烦大了。

    但是徐锐却不这么想,他现在十分迫切的需要这种影响力。

    因为他的影响力越大,就越容易引起裕仁的注意,说不定,还会有机会接近裕仁!只要让他接近到裕仁十步以内,他就有机会让裕仁无声无息的死掉,这种机会,徐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所以他迫切需要这样的影响力。

    中村俊只有建议权,并没有决定权,最后只能够听徐锐的。

    不过这样一来,中村俊就不能跟中条秀一有太多的交集了,这也是为了保护中村俊,毕竟徐锐不会在日本呆太久,完成任务之后他就会立刻动身回国,但是中村俊这条情报线,徐锐还是希望能够继续保留。

    就是这样,徐锐一个人找上了北辰一刀流。

    看到徐锐被警告之后,非但没有转身离开,反而面露挑衅,台阶上的另外七名武士也纷纷扭头看过来,换成别人,被八名腰揣太刀的武士用虎视眈眈的目光盯着,只怕早就头皮发麻了,徐锐却是丝毫无感,抬腿就跨上了台阶。

    刚才出声警告的武士便立刻恼了,低喝一声向徐锐扑过来。

    武士没有拔刀,徐锐也没有拔刀,他虽然很想杀人,他甚至想把整个东京、所有的日本人都杀个精光,但是不行,在首要任务还没有完成之前,他不能节外生枝,只有在干掉裕仁之后,才可以放开手杀人。

    霎那之间,两人身体便撞在一起。

    徐锐仅只是肩膀一缩,便轻松卸掉对面武士的拳劲,接着再往前一顶,拿肩膀重重撞在对手已经势竭了的拳头上,对面武士便立刻感到一股狂暴的力量撞在他的拳头上,然后顺着胳膊倒卷而回,下一霎那,武士的整个身体便往后飞起。

    “叭嗒!”飞出数米之后,武士的身体才重重摔在台阶上。

    这一摔摔得够狠,那武士落地之后好半天都没能够爬起来,旁边的七个武士见状非但没有上前扶他,反而都一脸的嫌弃之色。

    徐锐狰狞的笑笑,又往上跨出第二步。

    “嘿呀!”这一次,却有两个武士一起迎了上来。

    很显然,这些小鬼子也已经意识到了,他们这里的八个人,单打独斗都不是这个浪人的对手,所以只能够以多为胜了。

    这时候,徐锐也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于是乎,徐锐根本就不理会两个小鬼子使用的是什么招数,而只是微微一沉肩,然后猛的横出双臂,就像是一根横着展开的滚木,向着冲下来的两个武士猛烈的撞了过去,两个武士躲避不及,顷刻间被撞个正着,同时惨叫一声往后倒飞出去。

    “叭嗒!”两个倒霉蛋同时摔落在了之前倒地的同伴的身边。

    剩下的五个武士对视了一眼,终于露出吃惊之色,然后同时拔出太刀,嚎叫着,一窝蜂似的向徐锐冲了下来。

    ……

    千叶西次郎是千叶武藏的堂弟,拥有剑道八段造诣。

    所以平常的时候,千叶武藏根本不会出面教导弟子,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由身为堂弟的千叶西次郎来代劳的。

    这天午觉醒来后,千叶西次郎便照例来到练功大厅,准备教导弟子练剑。

    可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武馆大门口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隐隐还有守门弟子的喝斥声以及惨叫声,千叶西次郎的眉头便立刻微微的蹙紧,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来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撒野?活腻歪了么?

    不过,千叶西次郎自恃身份,并不打算出门去干预,这样的小事,还是交给守门的弟子去解决吧,相信他们能够处理好。

    当下千叶西次郎便定了定神,继续指导练剑的弟子。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大门口的喧嚣声却越来越大了,甚至还出现了兵刃交击声。

    都闹到动刀了么?千叶西次郎的眉头越发蹙紧,这下却不能坐视了,动了刀,没准就会出人命,虽说比武杀人不需要承担法律后果,但是万一死的是北辰一刀流的弟子,那就不怎么好了,所以还是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当下千叶西次郎带着一大群弟子,直奔武馆大门口而来。

    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面积还挺大,前后总共有三进院子,最后一进院子是流主千叶武藏以及一些精英弟子的静修室,第二进院子是弟子的练剑场所以及宿舍,最外面的一进院子则是接待室、陈列室以及比武专用道场。

    千叶西次郎带着一大群弟子,刚刚穿过二进院子的天井,两个身穿黑色练功服的弟子便被人像扔沙包似的从二门扔进来,叭嗒一声落地,却正好摔在千叶西次郎的脚下,看着疼得在地上打滚的两名弟子,千叶西次郎嘴都气歪了。

    “八嘎!”千叶西次郎大怒道,“什么人,竟敢来北辰一刀流撒野?”

    话音才刚落,一个高大的浪人便出现在二门的台阶之上,抱臂说:“中条一刀流,中条秀一!前来挑战北辰一刀流的流主,千叶武藏!”

    “中条一刀流?”千叶西次郎闻言脸色微变。

    作为一名武士,千叶西次郎又岂能不知道中条一刀流,这可是一刀流剑道的始祖,只不过,中条一刀流的道统不是早就中断了么?怎么还有传人?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