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上海市长

    “是吗?”徐锐讶然,“蒋委员长居然转性了?”

    王沪生嘿嘿一笑,说:“至少电报上是这么说,说是要给我们五十万法币的经费,再加上一个团的武器装备。”停顿了一下,王沪生又说,“不过到最后能够落实多少,那就只有看古长官的了,毕竟还要经过三战区。”

    “五十万元法币?”徐锐笑道,“蒋委员长还真大方。”

    不久前因为法币遭到恶意挤兑,眼看存储在西方各家银行的那点外汇储备,很快就要耗尽,国民政府被迫宣布法币的汇率与美元进行脱钩,此后法币汇率便出现断崖式下跌,现在法币兑美元的黑市汇率已经跌到一美元兑两百法币。

    但是银元兑美元的汇率很坚挺,仍然还保持着四比一。

    这也就是说,蒋委员长发给的奖金实际只有一万大洋。

    对于蒋委员长这么个国府领袖,只奖励淞沪军分区一万大洋,确实是有些寒碜了,不管怎么说,淞沪军分区可是光复了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而且,淞沪军分区甚至还干成了国民政府想干而不敢干的一件事情,收回上海租界的治权!

    “五百万法币虽然不多,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是吧?”王沪生嘿嘿一笑,又说,“不过我很担心的是,蒋委员长此举恐怕是另有深意。”

    “另有深意。”徐锐笑道,“恐怕是你想多了。”

    (分割线)

    王沪生还真没想多,蒋委员长真的另有用意。

    就在徐锐跟王沪生闲谈时,财政部长宋子文正在跟蒋委员长算一笔财政账。

    宋部长掰着手指说:“上海,原本就是国民政府最为重要的财税收入来源,以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前的民国二十六年为例,全国十亿财税收入有六亿是由上海市所贡献,就算现在上海的外贸已经严重缩水,实业更遭到毁灭性打击,但是两个租界仍旧是完整的,所以跟租界相关的商贸业仍旧还维持在相当高的水平,所以,既便是最保守的估计,现在上海一年的财税收入也在两亿元以上!而且我说的这个两亿元,是法币贬值前的两亿,换算成美元,那就是四千万美元!四千万!”

    说到最后,宋部长又特意强调了一下四千万。

    “不对吧。”宋部长话音刚落,实业部长孔祥熙便说道,“开战之前,上海的财税收入主要分成两大块,一块是实业的税收,一块是服务贸易的税收,开战之后,上海及周边的绝大部分实业内迁,所以实业这块的税收已经是没了。”

    孔部长虽然是宋部长的大姐夫,但是两人关系一向不好。

    这也是应了同行是冤家的谚语,其实也是因为利益所致。

    孔部长是一个大买办,宋部长也是个大买办,但是国民政府的购买力也就那么大,蛋糕总共就那么大,孔部长想多咬一口,宋部长也想要多咬一口,双方就难免会齿舌打架,为了多争得一分利,而在暗中恶心对方。

    而蒋委员长也是乐得双方争斗,他好居中渔利。

    停顿了下,孔部长又接着说道,“剩下服务贸易这一块,说白了其实就是鸦片业,当时不是有句话么,中国的税收有六成是上海贡献的,而上海的税收有六成是鸦片贡献的,可是现在徐锐在上海大力打击鸦片产业,这一块也是不复以往了。”

    宋部长说:“就算徐锐大力打击鸦片产业,上海也终究是上海,终究是远东最大的国际大都会,其财税收入肯定也要远远超过中国任何一座大城市!所以,国民政府无论如何也要将上海的行政、税收权掌握在手中。”

    孔部长说:“这个我个人也是完全同意的,不过徐锐恐怕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说完之后,孔部长还若有深意的看了宋部长一眼,仿佛是在说,徐锐就连你这个堂堂国舅爷都敢羁压,别人去上海那还不是自讨苦吃?所以,国民政府真要是派人过去上海担任上海市长,没准直接会被徐锐轰出来。

    宋部长说:“这事,可由不得他徐锐说了算。”

    “嗯,子文说的对,这事不能由着徐锐乱来。”蒋委员长一锤定音,“无论如何,上海都是中国的上海,新四军也还是国民革命军的建制,所以由国民政府给上海委派市长,也是完全合理合法的,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加以阻挠。”

    以前,**控制的地盘全都是一些穷山沟,蒋委员长可以不理,甚至连面积最大的陕甘宁边区,也不过是陕西最为贫瘠的土地,所以就是给了**蒋委员长也不心疼,但是上海不一样,上海可是中国最大的大城市啊!

    把这么大一座大城市交给**治理,蒋委员长又怎么可能甘心?更不会放心!所以往上海委派市长是一定的,且市长人选也是现成的。

    不过,蒋委员长真正关心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蒋委员长真正关心的还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收买徐锐的部下!

    当下蒋委员长又对宋部长说道:“子文,当年你送去美国西点军校的那批军官,你对他们可还有印象啊?”

    “怎么没有。”宋部长点头说道,“那可都是我亲自送去美国的,有一个算一个,我不仅能叫出他们名字,甚至还记得他们的长相!”

    蒋委员长欣然点头,接着说道:“那么,你可还记得梁钢这个人?”

    蒋委员长对于武装力量十分敏感,不要说中央军,就连**、甚至各个地方军阀手下所有团以上军官,他都基本上有印象,能够叫出名字,旅长以上的高级将领甚至可以将人名跟面相结合起来,这点还真是好本事。

    不过,唯独有一支部队却是例外。

    对这支部队,蒋委员长可以说十分陌生。

    这支部队就是宋部长一手所打造的八国银行税警总团。

    蒋委员长就连税警总团的营长以上军官名字都记不全,梁钢这个名字,还是戴笠告诉他的,要不然,蒋委员长根本想不起,税警总团还有这个人。

    但是宋部长对于税警总团所有排以上军官基本都很熟。

    “梁钢?当然记得!”宋部长说,“这小子可是了不得,留学美国的那批军官中,他的各科考核成绩都是最优等,甚至连抚民也不如他!从西点军校毕业之后,我原本想让他担任团长的,可是老温不答应,最后只当了特务营长。”

    蒋委员长恍然说道:“难怪,这就讲得通了。”

    宋部长不知道蒋委员长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不过可惜,淞沪会战时,特务营负责押运那一批库存黄金前往南京,结果在半道上连续遭到日军阻击,特务营经连番恶战、全军覆没,而梁钢也是为国捐躯了。”

    蒋委员长忽然说道:“但是,据我所知,梁钢并没有死。”

    “什么?”宋部长讶然说道,“梁钢没死?这怎么可能?”

    蒋委员长笃定的说:“梁钢确实没死,他的的确确还活着。”

    “梁钢还活着?”宋部长喃喃低语了几声,遂即脸色大变,“这么说那批黄金?”

    “那批黄金却是下落不明。”蒋委员长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或许已经落入日本人的手里,或许已经落入**手里,也或许仍然还藏在某个隐秘处,总之,这需要你当面问过梁钢,才能够知道了。”

    “我当然要问!”宋部长激动的说,“梁钢现在人在哪里?”

    “他就在上海!”蒋委员长盯着宋部长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不过,他现在的名字已经不叫梁钢,而改叫冷铁锋了!”

    “冷铁锋?!”宋部长叫道,“狼牙大队长?!”

    “没错,狼牙大队的大队长。”蒋委员长说,“徐锐头号心腹!”

    “怎么会这样?”宋部长闻言有些失神的说,“梁钢怎么会改名字?又怎么会成了徐锐的头号心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恐怕要你当面问他,才能够知道了。”蒋委员长说道,“子文,中央决定由你兼任上海市长,你即刻转道香港前往上海,到了上海之后,第一件要务就是找到并且联系上梁钢,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梁营长重回**的战斗序列!”

    “不去!”一听说要去上海,宋部长立刻打了个冷颤,摇头说,“我不去上海!”

    这时候,旁边的孔部长幽幽的说道:“子文,你难道就不想找回那批黄金了吗?”

    宋部长脸上便立刻露出了纠结之色,蒋委员长更在意梁钢以及梁钢手里掌握的那支狼牙大队,但是宋部长更在意的是那批黄金,那可是整整一百万两黄金!这可是十年来西方八国返还盐税款项结余,是他宋家最庞大的一笔财富!

    多少次午夜梦回,宋部长都是流着泪醒来的!

    可现在,终于有了这批黄金的消息,宋部长能不动心?

    犹豫了半晌之后,宋部长一咬牙说:“好,我去上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