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两头堵门

    正当吉住良辅挥舞着胳膊,冲影佐祯昭大声咆哮时,一个通信参谋忽然从门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然而顿报告说道:“师团长,步兵第七联队急电!”

    吉住良辅的心情正不爽呢,当下一挥胳膊没好气的大吼道:“念!”

    “哈依!”通信参谋再顿,然后打开文件夹展开电报念道,“师团部,我警戒四行仓库之部队报告,五分钟前,四行仓库里突然冒出了大量的中国兵,其数量众多,至少拥有两个团三千余人,今,这两个团的中国兵已经兵分两路,一路沿北苏州河路向东,另一路则沿着西藏路向北去了,估计是要进犯师团部。”

    “纳尼?!”吉住良辅闻言瞬间石化。

    这是什么情况?刚刚从租界中区的一个废弃仓库里冒出来六千多个中国兵,就已经够让人吃惊了,结果事情还没完,从四行仓库又突然冒出三千多中国兵?天照大神,你还让不让人活命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打仗了呀?

    影佐祯昭和作战室里的几个参谋也是瞠目结舌。

    “这不可能!”影佐祯昭则更是失态的大叫起来,“四行仓库自从失守之后,就始终处在皇军的监控之下,不要说是过三千人的大规模的人员调动,甚至于就连百人规模的人员调动都没有,这三千中国兵难道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

    “从地底下冒出来?”吉住良辅激泠泠打了个冷颤,说,“难道他们挖通了地道?”

    “这绝对没有可能!”影佐祯昭却断然摇头,又说道,“先不说上海的地质条件并不适合挖掘地道,既便是拥有合适的地质条件,巡捕营也绝无可能在短短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内就挖开一条贯通租界中区和四行仓库的地道。”

    确实,巡捕营控制四行仓库也就不到一昼夜,怎么可能挖通地道?

    “那这三千多中国兵又是从哪来的?”吉住良辅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箭步冲到影佐祯昭面前,直接就对着影佐祯昭的脸开喷,“影佐君,你告诉我,从四行仓库突然冒出来的这三千多中国兵,究竟从哪来的?”

    “这个,那个……”影佐祯昭竟是无言以对。

    “师团长,师团长!”刚刚进来报告的通信参谋却说道,“师团长,你还是赶紧撤离这里吧,不出意外的话,沿着西藏路往北的那一路中国兵,十有**是冲着司令部来的,而眼下司令部的警卫部队却只有一个中队,你若不及时撤离的话……”

    “不及时撤离又能怎样?”吉住良辅现在却根本听不进劝解之言,那个通信参谋才刚说完,吉住良辅的怒火便立刻从影佐祯昭转移到了那个通信参谋的身上,然后一个转身将脸庞对着那个通信参谋,继续狂喷口水。

    那个通信参谋不敢躲开,只能强忍着恶心,任由吉住良辅将口水喷到他的脸上。

    然而遗憾的是,吉住良辅喷了不到半分钟,司令部外便响起了隐隐约约的枪声。

    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枪声,终于打断了吉住良辅,吉住良辅先是心下大吃了一惊,心忖这路中国兵来得好快,才这么点时间就杀到了司令部,再然后,吉住良辅便一个箭步冲到作战室的窗前,撩起窗帘往外看。

    作战室就正对着西藏路,视野可谓是十分开阔。

    吉住良辅抬头一看,便看到黑压压的中国兵已经顺着西藏路潮水一般掩杀过来,前方街上有一个日军巡逻小队,试图阻击,结果却如同洪水漫过之后的泥堤,顷刻间溃散,那些个中国兵几乎是片刻不停的冲杀过来。

    吉住良辅这才慌了,这个时候,他才猛然想起通信参谋刚才的话,司令部里的警卫部队可是只有一个步兵中队,而顺着西藏路冲杀过来的中国兵足有上千人,所以,就算司令部的防御工事再坚固,也终究是守不住的。

    当下吉住良辅带着副官匆匆下楼,准备撤离。

    吉住良辅可不愿意被中国兵封堵在这里等死。

    司令部有前门和后门,如果走前门的话,肯定会跟中国兵迎头相撞,所以吉住良辅去了后门,不幸的是,吉住良辅带着副官和几个警卫才刚到后门,还没来得及出门呢,便听到门外骤然响起枪声,完球了,后门也被堵截了!

    (分割线)

    堵截后门的是王嘉庚。

    王嘉庚是原八十七师的一个营长,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八十七师跟八十八师还有钟松独立第二十旅是批开进上海的部队,王嘉庚所在的那个营,在虹口跟小鬼子厮杀了整整半个月,甚至一度打到了日本海军6战队司令部的大门口!

    所以,王嘉庚对于日本海军6战队司令部这一带很熟悉,更知道司令部除了大门,还有一个后门,王嘉庚更想到了如果鬼子司令部大门口被堵住了,吉住良辅这个老鬼子一定会偷偷走后门,所以王嘉庚提前带六营堵截来了。

    “打,给我狠狠的打!”王嘉庚身先士卒,冲杀在队列的最前方,一边端着冲锋枪猛烈扫射,一边大声咆哮,“弟兄们,给我狠狠打,不要放走了一个鬼子,给我杀光他们,杀光这些狗曰的,杀光狗曰的小鬼子……”

    “杀光狗曰的小鬼子!”

    “杀光小鬼子!”

    “杀光他们!”

    六营一千多官兵便纷纷跟着大声咆哮起来。

    跟在王嘉庚身后的十几个老兵更猛烈开火,两个鬼子兵才刚刚司令部后门冲出来,转眼间就被十几枝冲锋枪交织而成的火网扫个正着,那两个可怜的鬼子,整个身躯被冲锋枪子弹扯过来又扯过去,最终扯成碎片。

    不过,小鬼子也并不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就在那两个鬼子哨兵被摞倒之后,两边临街的两堵原本用砖块砌死的墙壁上突然掉落十几块砖块,砖块掉落之后,立刻露出了十几个黑乎乎的射击孔,紧接着,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便从射击孔里伸了出来。

    几乎是同时,司令部二楼还有三楼的窗户也纷纷打了开来。

    接着,从二楼还有三楼窗户后面便探出了几十枝三八大盖!

    看到这一幕,王嘉庚浑身上下的汗毛顷刻间竖起来,当即一个闪身,躲进街边的一堵往外凸起的砖墙后,同时扯开嗓子,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隐蔽!隐蔽!快隐蔽……”

    随后跟进的老兵便纷纷隐蔽,但也有几个没有听到,依然端着冲锋枪继续往前冲。

    下一个霎那,从射击孔探出来的十几挺歪把子或者九二式重机枪便同时猛烈开火,躲在二楼以及三楼窗户后面的几十个鬼子兵也纷纷扣下扳机,纷飞的弹雨顷刻间就交织成一张密集的火网,将那几个正兜头往前冲的中国老兵笼罩住了。

    “噗噗噗噗……”密集的枪声响过,几个老兵应声倒地。

    “铁牛!”

    “大熊!”

    “老刀!”

    看到那几个老兵倒在血泊中,不少与之相熟的老兵顿时睚眦欲裂。

    没有当过兵,是绝对无法理解战友间的那种感情的,战友之间的那种生死相依,真的没办法用言语形容。

    鬼子的机枪继续喷吐着火力,整个大街都被封锁住。

    六营的官兵也被压制在大街两侧的廊檐下,不得寸进。

    不过,王嘉庚的嘴角却忽然绽起一抹冷笑,若是以前,老子还真拿你们没办法,可是现在,老子却有了趁手的家伙!

    当下王嘉庚扭头大吼道:“快给老子把平射炮推过来!”

    王嘉庚一声令下,一门7mm口径的战防炮便立刻被推了过来。

    这两门7mm口径的战防炮,是影佐祯昭专门拨给百老汇大厦,用来加强四行仓库防御的,四行仓库失守后,这两门战防炮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巡捕营的战利品,王嘉庚料到攻打鬼子司令部会是场硬仗,所以让石长庆把这两门战防炮带上了。

    为封锁鬼子司令部后门,石长庆又把其中一门战防炮给了六营。

    “火力掩护!”王嘉庚一声令下,仍然躲在街道两侧廊檐下的一百多官兵,还有爬到街道两侧建筑物二楼甚至天台上的一百多官兵便同时从藏身处探出身,端着冲锋枪对着前方的鬼子司令部猛烈开火。

    前方鬼子司令部的鬼子便有些懵,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击。

    趁着小鬼子愣神的片刻,两个老兵迅将战防炮推到了大街上,迅瞄准,另一个老兵则以最快的度将炮门打开,第四个老兵又迅装填炮弹,然后退后,第三个老兵又迅合拢炮门,锁定卡扣,然后用力一拉引线。

    “嗵!”战防炮顿时出了一声闷响。

    接着,一团火球便从炮口呼啸而出,闪电般射向对面鬼子司令部,下一刻,对面鬼子司令部右侧砖墙上便立刻绽放起一团烟尘,等到烟尘散开后,便可以清楚的看到,右侧砌死的砖墙上已经破开了一个大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