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火线入党

    第一个回合,小鬼子虽然一家伙出动了一个步兵中队,但其实攻势并不凌厉,只是稍稍尝试了一下之后,便迅撤了回去,而事实上这也仅只是鬼子的一次试探性攻击,目的只是为了摸清楚守军的兵力、火力配置。 .

    当然,更重要的是,是找出守军的薄弱点。

    守军的薄弱点其实非常的明显,而且根本就无法伪装,这薄弱点就是泗塘桥!

    泗塘桥是方圆十里内横跨泗塘河的唯一公路桥,鬼子如果想要攻占吴淞炮台,光靠步兵是不可能完成的,必须得有重装备,但是要把火炮、战车等重装备运到吴淞炮台,就必须得有公路实现机动,所以,泗塘桥可以说是必经之路!

    吴亮也看到了这点,所以果断的炸掉了泗塘桥!

    然而,泗塘路桥虽然被炸断了,但是桥梁东西两头的公路却还没来得及破坏,尤其是桥梁以西这段公路,更是可以给鬼子带来极大的便利,鬼子的卡车、火炮甚至坦克,可以直接经过公路抵近到守军的防御阵地前。

    小鬼子的指挥官也的确是厉害,仅仅只是一次试探性攻击后,便敏锐的现了守军的这一薄弱点!

    下来的第二个回合,鬼子便开始猛攻这薄弱点。

    这次,鬼子就没有再呼叫海军,而是集中了六门九二步兵炮,先对泗塘河桥东岸的阵地实施了十分钟的炮击,炮击之后,鬼子就出动了一个步兵中队,气势汹汹向着泗塘河桥东岸的防御阵地猛扑过来。

    第二个回合的进攻,就要比第一回合凶狠多了。

    不仅是鬼子的攻击**更强烈,更加重要的是,还有装甲车!

    三辆维克斯装甲车,各自引导着一个步兵小队,分成三路向着泗塘河东岸猛扑过来,装甲车上面的前载重机枪,猛烈开火,将弹雨狂暴的倾泄到泗塘河桥东岸阵地上,守在东岸阵地的守军,被鬼子的重机枪火力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赵龚被压制在战壕里动弹不得,气得破口大骂:“机枪,我们的机枪呢?”

    一个机枪手了狠,不顾一切的从战壕里起身,拿肩膀抵住了勃郎宁机枪,对着河对岸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之间雨点般横扫过去,却大多打在了装甲车身上,装甲车被打得丁当作响,却不见一个鬼子倒下。

    下一刻,三辆装甲车的炮塔几乎同时转动过来.

    紧接着,六挺7.7mm口径的前载重机枪同时开火,狂暴的弹雨倾泄过来,一下就将独立团的那个机枪手打成了筛子,机枪手的强壮的身躯就像风中败叶,被子弹携带的狂暴的冲击力扯过来,又推过去,然后打着转向后摔跌下来,倒在赵龚面前.

    “老米?!”赵龚瞠目欲裂,对着倒地的机枪手声嘶力竭的喊叫。

    机枪手的嘴角微微的牵了下,一缕血丝悠然滑落,然后头一歪再无动静。

    “我艹!”赵龚一拳重重砸在面前的弹药箱上,旋即扭头大吼道,“老炮?老狗!狗曰的老炮哪去了?给我把老炮叫过来!”

    说老炮,老炮就扛着火箭筒过来了。

    “老赵,你狗曰的叫唤个啥。”老炮没好气道,“老子就撒了泡尿。”

    赵龚没功夫跟老炮耍嘴皮子,拿手指一指前方那三辆已经在涉水过河的装甲车,声嘶力竭的怒吼道:“看见那三辆铁王八没有?给我打了!”

    “没问题啊!”老炮嘿嘿一笑,说,“你就瞧好吧。”

    赵龚便立刻大吼道:“弟兄们,火力掩护,给我打!”

    被压制在战壕里的二十多个老兵便同一时间直起身,猛烈开火。

    借着鬼子装甲车的火力完全被赵龚他们吸引的间隙,老炮无声无息来到阵地一角,借着一根树桩的掩护,悄然起身,扛着火箭筒对准了其中一辆装甲车,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百米远,根本不需要瞄了!

    只是稍稍确定一下方位,老炮便轻轻的扣下了扳机。

    下一个霎那,便只听得呲啦一声,火箭筒的尾部便猛烈的喷出一股烈焰,紧接着,一火箭弹便已经向前呼啸而去,一百米,对于火箭弹的飞行度来说也是半秒,所以说,几乎是在老炮扣下扳机的一瞬间,被他瞄准的那辆装甲车便轰的炸开。

    老炮的这一炮打得极准,直接命中了装甲车的油箱,不仅将装甲车的车体给撕裂,油箱被炸裂引爆燃,熊熊大火霎那间便吞呼节整辆装甲车,紧接着,三个浑身着火的鬼子便从装甲车上逃出来,一边狂奔,一边出无比凄厉的惨叫。

    很不幸的是,跑没几步,三个鬼子便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没动静了。

    剩下的两辆装甲车明显吃了一惊,便赶紧施转炮塔,狂暴的机枪火力立刻向着老炮藏身的树桩倾泄过来,不仅是鬼子装甲车,负责火力支援的十几具掷弹筒,也纷纷向着老炮藏身之处射掷榴弹,老炮的藏身处顷刻间被打成一片火海。

    老炮躲过了装甲车的重机枪火力,却没躲过掷榴弹!

    其中一掷榴弹就落在老炮脚边,轰一声爆炸开来,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就将老炮掀翻在地,等到赵龚抢到面前时,老炮早已经进入弥留之际,张了一下嘴,老炮似乎想要跟赵龚说话,可是话还没能说出口,便立刻头一歪气绝身亡了。

    “老炮!老炮!”赵龚晃了两下老炮的遗体,老炮却是毫无反应。

    “狗曰的!”赵龚没时间替战友的离去哀伤,直接从老炮的肩上卸下了火箭筒,扭头撕心裂肺的大吼起来,“火箭弹,谁看到火箭弹了?!”

    一个老兵便立刻冲上前来,从泥土中刨出一口箱子。

    老炮刚才就是为了带走这口箱子,所以才没来得及转移,才被接踵而至的掷弹榴给炸翻在地,赵龚打开箱子,却现箱子里还剩下一火箭弹!没片刻犹豫,赵龚便立刻将这火箭弹塞进了火箭筒口。

    “火力掩护!”赵龚一声咆哮,阵地上的十几个老兵便再次起身,端着各式枪械向着前方猛烈开火,守军突然间火力全开,一下就把正在涉水过河的鬼子步兵给压制住,鬼子的装甲车以及掷弹筒便再次将目标转向火力全开的守军将士。

    赵龚也不再选择别的火箭炮位,直接就选了老炮刚才选择的炮位,猛然起身,拿右肩扛着火箭筒瞄准河中心第二辆装甲车!几乎是在瞄准瞬间,赵龚便用力扣下了扳机,又是呲啦一声,赵龚瞄准具中的那辆装甲车便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下一刻,赵龚便立刻一个后翻,倒着摔进身后战壕,然后连滚带爬转移阵地,然而还不等赵龚跑开,七八掷榴弹便相继攒落下来,小鬼子的掷榴弹打得真不是一般准,这七八掷榴弹几乎将方圆几十米都给覆盖!

    其中一掷榴弹落在赵龚身边不到三米,轰然爆炸,赵龚打了个转摔倒在地,另一掷榴弹正好落在附近的战壕沿上,猛烈爆炸后,一段战壕壁便哗啦啦的塌陷了下来,一下就将赵龚的半个身体埋在了泥土中。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地下掩蔽所。

    李迎庆已经将党旗展开来,挂在掩蔽所的东边墙上。

    李迎庆侧对着庄严的党旗,突击队的二十余名队员,则排成一个整齐的方阵,神情肃穆的站在党旗前,李蛋也在其中。

    枪炮声中,李迎庆举起右手握紧成拳,与脸颊平齐。

    李蛋和二十余名突击队员便跟着举起右手握紧成拳。

    “同志们,现在跟我念。”李迎庆神情肃穆的道,“我志愿加入中国**!”

    “轰隆隆!”一炮弹就落在地下掩蔽所的附近,地动山摇的爆炸之中,大量的砂土通过掩蔽所顶部的圆木缝隙扑簌簌的掉落下来,仿佛这顶部随时都可能塌下来,然而底下列队的二十余名突击队员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突击队员们紧跟着念道:“我志愿加入中国**!”

    李迎庆目光注视着党旗,神情无比严肃,继续往下念誓词。

    二十余名突击队员也神情严肃的跟着念:“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事业而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誓词很快念完,李迎庆又与火线入党的党员逐一握手。

    每跟一名党员握过手,李迎庆都会说一句,欢迎加入组织。

    握手握到一半,一个老兵便踉跄着闯进来,惨然大叫道:“党代表,排长牺牲了,还有桥头阵地也失守了!”

    李迎庆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接着,李迎庆转过身,将冷浚的目光转向二十余名火线入党的党员:“同志们,宝山之战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刻,现在是我们**员履行诺言、兑现誓词,为党和人民奉献一切的时候了,是**员的,跟我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