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全身而退

    垃圾桥,南桥头工事。

    虽然已经是凌晨时分,可是驻守在南桥头阵地上的英军却已经全部出动,一边法克着日本人的老母,一边乱哄哄的进入阵地,垃圾桥对面,日本鬼子已经大军压境,甚至连装甲车和坦克都出动了,黑洞洞的枪炮对准了南桥头阵地。

    南桥头阵地上的英军如临大敌,北桥头的日军却悠闲得很。

    影佐祯昭到桥中央跟英军联络官交涉完,又转身回到中村俊身边,顿首报告说:“将军阁下,卑职已经将您的意思转达给了乔纳森,除非英国政府决定跟大日本帝国开战,否则他们恐怕别无选择,只能乖乖的放人。”

    “哟西。”中村俊闻言,欣然点头。

    影佐祯佐却又接着说道:“不过,将军阁下,就为了一个纨绔子弟,而且还是一个有待观察的纨绔子弟,就如此兴师动众,是不是有些过了?”

    中村俊摇头,说:“板垣阁下说了,这不是普通的纨绔子弟。”

    “那也不值得皇军如此兴师动众。”影佐祯昭皱眉说道,“更不值得帝国冒着与大英帝国开战的风险来营救他,他既然敢在公共租界如此大闹,就该有受到租界制裁的觉悟,皇军如此做,只会助涨此人的气焰,只会助涨中国人的气焰。”

    “八嘎!”中村俊大怒道,“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

    “哈依。”看到中村俊发了怒,影佐祯昭赶紧顿首致歉。

    中村俊冷冷的打量着自己的这位副手,觉得有必要对他进行敲打:“影佐桑,中村机关的日常事务,你尽可以自决,我绝不干预,但是涉及到机关重要事务,我却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的身份以及地位,不要挑战长官权威。”

    “哈依。”影佐祯昭再次顿首,“卑职明白。”

    说话间,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顺着西藏中路缓缓开过来。

    守在南桥头的英军却连盘问都没盘问,径直搬开路障、予以放行。

    中村俊和影佐祯昭便立刻停止了交谈,均皆双手拄刀,等着这辆奔驰车过来,尽管中村俊在影佐祯昭面前很维护梁鸿志的侄公子,但是在他内心,其实也是十分恼火的,想他堂堂中村机关少将机关长,却为了梁家的一个纨绔子弟来站台,当真是让他情何以堪?

    不过他不来不行,这可是板垣司令官亲自交待的事情。

    所以,中村俊已经决定,接回梁家的这个纨绔子弟后,头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这小子关到中村机关的地牢里,也不会对他做什么,就只是让他看看地牢里的犯人的惨状,吓唬一下这个家伙,让他今后做事不要再那么嚣张。

    中村俊非常清楚,如果这个梁武义不能改掉他的这身纨绔气息,再是有能力,只怕也是不堪大用,早晚会给皇军捅出天大的篓子。

    然而,当奔驰车停在北桥头,当中村俊亲眼看到梁家的这个纨绔子弟从副驾驶座上走下来时,中村俊却一下子就傻眼了,不是吧?我的天照大神,不是说梁家的侄公子么?怎么会是这个活阎王?怎么可能会是他?!

    虽然徐锐已经化过妆易过容,但是中村俊还是一眼把他认出来。

    徐锐的化妆易容术可以骗过大多数人,但是中村俊却与徐锐有过近距离的接触,而且徐锐留给中村俊的印象实在太深刻,所以,中村俊仅凭徐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就把他认了出来,一霎那间,中村俊的脸色便垮了下来。

    完了,这活阎王竟然来上海,今后日子怕是没法过了。

    徐锐大步走过来,刚要说话,却让中村俊制手制止了。

    中村俊制止徐锐,冷然说道:“你不用感谢我,我只是受人之托,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梁桑,这里是上海滩,是万国客商云集的国际大都会,所以,请不要把你在南京的那套带到上海,否则再出点什么事情,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中村俊再闷哼了一声,转过身扬长而去。

    影佐祯昭深深看了徐锐一眼,说道:“梁武义,我记住你了。”

    然后,影佐祯昭也上车走了,转眼之间,集结在垃圾桥北桥头的大群日军便走了个干干净净,昏暗的路灯下,便只剩下一辆孤伶伶的奔驰轿车停泊在北桥头,车头则站着一个孤伶伶的身影,倏忽之间,徐锐嘴角绽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当下徐锐转身回到车上,再命地瓜开车前往闸北。

    片刻后,徐锐一行六人便到了闸北的大东亚旅社,然后开了三间豪华套房,临来上海滩之前,徐锐特地从梁鸿志那里敲诈了七千五百块美金,所以没必要太亏待自己,当然,最主要还是为了掩护身份,住个小破旅馆与他的身份不符,不是么?

    六人进房间之后,田言和地瓜先对房间进行检查,发现没有窃听设备之后,田言和地瓜便来到走廊站岗放哨,徐锐虽然拥有远超常人的六识,但是运用六识是要消耗精力的,而且不可能随时随地开启,所以更多时候还是要哨兵警卫。

    地瓜和田言出去之后,房间里便只剩下徐锐、王沪生、江南和柳眉四个人,至于回魂针吴寒,却并没有跟来闸北,他已经回租界的基地。

    直到现在,柳眉都还不知道徐锐和王沪生的真实身份。

    当年柳眉跟王沪生分别之时,王沪生还只是个大学生,虽然算是进步青年,但并没有加入党组织,所以有许多话柳眉没办法跟王沪生说,而在王沪生负气离开上海时,她也没办法进行解释,更加不能挽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沪生离开。

    所以,现在柳眉真以为王沪生成了梁府管家,这个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刚才在路上,柳眉一言未发,但是到了现在,柳眉却再也忍不住了,说道:“沪生,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这就是真爱,久别之后重逢,第一句话就是,你过得还好吗,而不是指责,你为什么当了汉奸家的师爷。

    王沪生仍旧冷着个脸没吭声。

    王沪生也是当局者迷,内心只记着当年柳眉的绝情,以及她的为了追求奢华的生活,一意孤行进入百乐门当歌女,王沪生犹记得大学毕业那年,当柳眉告诉她已经应聘成为百乐门的驻唱歌女之时,王沪生心中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甚至在明知道柳眉就是上海特委书记老叶的前提下,王沪生都没转过弯来。

    徐锐在一边看得着急,心忖这对欢喜怨家,一个是真被蒙在鼓里,一个却是真的傻,看来只能是他来捅破窗户纸,当下说道:“老王,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啊?”王沪生闻言愣了下,他沉浸在往事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冰雪聪明的柳眉却听出了点门道,老王?沪生不是梁鸿志家的师爷?

    徐锐摇摇头,扭头对柳眉说:“叶书记,自我介绍下,我是新成立的苏皖军区淞沪分区的司令员,徐锐,老王则是我的政委。”

    “啊?!”柳眉的美目霎那间瞪大,吃惊的看着徐锐,还有王沪生。

    柳眉是真的吃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梁鸿志的侄子,这个嚣张到不行的纨绔子弟,竟然是新成立的淞沪分区的司令员?那他不就是她的领导么?还有王沪生,这么多年没见,沪生原来也加入了组织,而且还成了新成立的淞沪分区政委。

    巨大的震惊之后,则是巨大的喜愉,柳眉不禁喜极而泣。

    霎那间,柳眉就感到卸下了肩头的重担,感到无比轻松。

    看到柳眉流泪,王沪生的心便立刻慌了,紧绷着的脸也立刻垮下来,惶然无措的对柳眉说道:“叶子,你怎么哭了?我惹你生气了?”

    “没有,我没有生气,我只是高兴。”柳眉一边抹眼泪,一边却笑了。

    笑了笑,柳眉又说道:“沪生,原来你也加入了党组织,而且还变成了我的领导,这可真好,我们就又可以并肩战斗了,还有,有件事我一直想向你解释来着,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我必须向你解释清楚。”

    王沪生连忙说:“叶子,你不用解释,我都已经清楚了。”

    “不,你不清楚。”柳眉却摇了摇头,又说道,“当年大学毕业时,我应聘前往百乐门当歌女,其实是组织安排,目的是为了接近杜月笙,利用杜月笙的影响力开展统战工作,同时更好的掩护自己的身份。”

    徐锐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听下去,便跟江南使了个眼色。

    江南会意,便跟着徐锐悄悄的从王沪生的房间退出去。

    王沪生的脸肌抽摞了下,感到头上绿油油的,说:“叶子,你不用说了。”

    “不,我要说,我必须眼你说清楚。”柳眉又说道,“在百乐门驻唱了半个多月后,我成功的引起了杜月笙注意,此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不过我想要说的是,杜月笙除了贩卖鸦片以及曾经屠杀工人之外,对于女人还算是个君子,他从来没勉强过我,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杜月笙并没有沾过我的身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