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丛林狩猎

    民国年间的九江近郊,虽然远无法跟半个世纪之后的繁华相比,却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深山老林,虽然林木茂盛,但是跟黑非洲、亚马逊的原始丛林相比,却要安全得多,至少没有那层出不穷的蛇虫走兽。

    但是,丛林就是丛林,特种兵的最爱!

    韩锋披着一身破蓑衣,潜伏在一簇灌木丛中,他身上棕褐色的蓑衣跟枯败的灌木以及蒿草完美的融合成为了一体,若不走近了仔细观看,根本就现不了,这簇毫不起眼的灌木丛中,居然隐藏着一个杀手。

    细密的雨丝下个不停,看起来并不大,但身处其中你就会知道它的厉害,这种细密的秋雨,只需片刻就会把你淋成落汤鸡,而且,秋雨是最伤人的,既便一个壮汉,淋上一场秋雨也很可能会得感冒,所以,韩锋也披了一件蓑衣。

    蓑衣看似通透,其实具备非常好的防雨功能,同时具备良好的保温作用,可以有效防止热量流失,这对经常需要长时间潜伏的特种兵来说尤其重要,譬如说,韩锋,他已经在这簇灌木丛中潜伏了两个小时,却毫无不适感。

    忽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入到韩锋的耳际。

    尽管有雨水滴落在阔叶灌木上出的嘀嗒声,但是韩锋还是凭借敏锐的听觉,从环境噪音的干扰中分辩出脚步声,而且还根据经验判断出来这是三个人的脚步声,三人,差不多就是小鬼子的一个尖兵小组!

    韩锋屏住呼吸,将听力挥到了极致。

    过了大约十秒,脚步声便越来越清晰,然后,一个披着雨披的鬼子兵,先从前方的灌木丛后面钻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三八大盖,一对细长的眼睛则不停的搜寻着四周,仿佛想从茫茫雨帘中寻找一些什么,看上去很警惕。

    但也只是看上去警惕,因为他根本就没现,就在离他不到十米开外,那簇看似平常的枯败灌木丛中,就隐藏着一个狼牙特种兵!鬼子兵警惕的扫视了四周一圈,然后腾出右手往前轻轻的一挥,便又有两个鬼子披着雨披,从灌木丛后面走了出来,然后,三个鬼子便一前二后站成丁字,搜索前行。

    眼看着三个鬼子兵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韩锋却依然是岿然不动,一来,韩锋是艺高人胆大,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二来,是韩锋对自己的伪装技术有信心,他绝对不认为眼前的这三个鬼子兵有能力识破他的伪装。

    最终的事实证明,韩锋并没有托大。

    三个鬼子从距离韩锋不到半米远处走过,却始终没有现韩锋的存在。

    透过灌木和枯草的缝隙,韩锋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其中一个鬼子一脚踩进水坑时,所溅起的水花,而且其中一滴,还无巧不巧的穿过灌木丛,溅到了韩锋脸上,紧了紧手中握着的三八刺刀,韩锋脸上掠过一抹狰狞的杀机。

    下一刻,韩锋的身影便从灌木丛中跃起,手起一刀,锋利的三八刺刀便已经剖开单薄的雨披及军装,毫无阻碍的刺进其中一个鬼子的背心要害,那个鬼子兵骤然之间遭此突袭,便立刻杀猪般惨叫起来,嗷啊……

    走在前面的鬼子猛回头,便看到了一杆步枪的枪托,在眼前迅迫近。

    韩锋一击得手后,以左脚奋力一蹬地面,整个人便如大鸟般腾空而起,跃起空中后,右脚又在中刀鬼子的肩头一踩,中刀鬼子倒地,韩锋的身影却再次拔高半米,正好这时候,前面的鬼子回头往后看,不等那鬼子做出反应,韩锋已经抡圆了手中的毛瑟98k狙击步枪,一枪托照着那鬼子面门砸下去。

    “噗!”枣木做的枪托重重砸在鬼子面门。

    鬼子的脑袋便猛的偏转,四颗大牙伴随着一大滩血迹从张开的嘴巴里猛烈喷射出来,像箭一样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而这巨大的冲击,在鬼子的颈椎骨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扭矩,脆弱的颈椎骨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扭曲应力,应声碎裂。

    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前面的那个鬼子便已经毙命。

    韩锋却借着步枪上传导回来的巨大反震力,整个人在空中诡异的一拧身,又如苍鹰扑兔般扑向最后剩下的那个鬼子,最后剩下的那个鬼子反应也还算快,这么片刻,居然就已经拉动枪栓、推弹上膛,并且举起了手中三八大盖。

    可是遗憾的是,鬼子已经没有瞄准的时间。

    不等鬼子瞄准,韩锋便已经扑到他的面前,先伸出左腿一挡,便挡开了鬼子的步枪,再以右腿曲膝猛一顶,韩锋那坚硬的膝盖便已经顶在了鬼子的面门,噗的一声,鬼子的鼻梁骨便被撞得寸寸碎裂,那酸爽,鬼子顷刻间涕泪交流。

    韩锋手下却是绝不留情,将鬼子骑倒在地,再顺手一送,锋利的三八刺刀便已经从最后剩下的那个鬼子咽喉刺下去,直透湿软的地面,那鬼子睁着茫然的大眼睛,盯着韩锋凝视了两秒,然后很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前后不到三秒钟,韩锋便已经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三个鬼子兵。

    静默了大约两秒,确定附近再没有接应的鬼子,韩锋才从鬼子身上拔出刺刀,又在鬼子的军装上擦干净血迹,然后收刀回鞘,再把毛瑟98k狙击步枪往脚边草地上一放,弯腰从鬼子身上解下一颗手雷,利用鬼子尸体做了一个诡雷。

    堪堪做好了诡雷,韩锋接着一个闪身便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

    过了大约十几秒,林中再次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再然后,大约一个步兵小组,十几个鬼子兵便从林中走出来,看到倒毙在地的那三个鬼子,为的一个军曹骂了声八嘎,立刻走上前,将其中面朝下趴着的那一具鬼子尸体翻转过来。

    尸体才堪堪翻转,鬼子军曹就现底下居然还压着一颗已经打开保险的手雷,之前因为尸体压着才没有爆炸,现在尸体一翻转,手雷保险便失去了约束,立刻反弹开来,然后触引信轰的一声就炸了。

    可怜的鬼子军曹,脑子里只来得及转半个念头,便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所吞噬,离得最近的两个鬼子也没幸免,被巨大的气浪一下掀翻在地,后面尾随的十几个鬼子见状,便赶紧卧倒在地,过了十几秒,等到硝烟散尽了,才敢起身察看。

    小心翼翼的上前,再小心翼翼的翻转鬼子军曹身体,才现鬼子军曹的面部,已经是被炸得整个不成人形了,却奇迹般的没有断气,鬼子军曹一边抽搐,一边哀求,哀求其中一个鬼子上等兵给他一枪,帮他解除痛苦。

    那个鬼子上等兵,一闭眼一咬牙对着鬼子军曹头部开了一枪。

    可是开完枪之后,那个鬼子上等兵却像一个孩子般抽泣起来。

    “欧尼酱,斯米马赛,斯米马赛……”鬼子上等兵跪倒在地,低声饮泣。

    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兵,端着刺刀护在四周,也是满脸的哀伤,片刻之前,这对兄弟同在一个步兵小队、一个步兵组服股还是一段佳话,甚至还上过东京日报的头版,可就这片刻功夫,这兄弟俩,却已经是天人永隔了。

    一百米外,藏身在一块大石头上的韩锋正透过瞄准镜冷冷注视着这一切,看着视野中跪地饮泣的鬼子,韩锋心下却没一丝一毫的怜悯,当你们踏上我们中国的土地,当你们将屠刀对准手无寸铁的中国妇孺,可曾有过一丝犹豫,一丝心软?

    去死吧,狗曰的鬼子!韩锋冷漠的压下了步枪的扳机。

    只听噗的一声响,视野中那个跪地饮泣的鬼子上等兵,头部绽开了血花,然后往前直挺挺的倒下来,倒在了他哥哥的尸体上,兄弟俩一块举着屠刀踏上中国的土地,今天又一道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也算是有始有终。

    剩下十几个鬼子见状,迅即四散开来,各自寻找掩护。

    却没有一个鬼子开枪,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

    这一刻,巨大的恐惧,将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完全笼罩,都说鬼子不怕死,其实并不完全对,小鬼子只是在绝望中表现得更歇斯底里、更自残而已,他们的歇斯底里、自残,其实同样源自对死亡的无边恐惧。

    “噗!”伴随着又一声闷响,又一个鬼子头部绽开血花,再一头歪倒在地。

    剩下的鬼子越恐惧,因为他们仍然不知道敌人在哪,绵密的雨丝以及雨滴打在阔叶灌木上出的嘀嗒声,给韩锋提供了绝佳掩护,韩锋可以通过瞄准镜锁定鬼子,鬼子却根本不知道他隐藏在哪里,更无从反击。

    一拉枪栓,一滚烫的弹壳伴随着“丁”的一声轻响,弹出枪膛。

    一推枪栓,又一792mm口径的尖头毛瑟弹被推入步枪的枪膛。

    微微低头,韩锋通过瞄准镜的视野,迅锁定了第三个猎物,那个小鬼子藏身在一颗大树后面,自以为隐藏得极好,却不知道,他的大半颗脑袋已经从大树的边缘暴露出来,已经足够韩锋将他锁定然后击毙。(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