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行险

    南京,芳华园。

    畑俊六实在熬不住,到休息室里小睡了一会,结果一觉醒来,就接到了第十师团刚刚从大梅山来的电报。

    看完电报,畑俊六却只是冷冷一笑。

    河边正三问道:“司令官阁下为何笑?”

    畑俊六冷笑说:“我笑小猪义男,这时候了居然还不死心,居然还是心存侥幸。”

    河边正三不解,茫然问畑俊六道:“大将阁下为何这么说,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畑俊六冷然说:“河边桑,你可能对小猪义男不怎么了解,但是我对此人性格,却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清楚。”

    河边正三恍然,说道:“卑职倒是忘了,小猪阁下跟大将阁下您是6大的同学。”

    畑俊六和小猪义男确实是日本6军大学第二十三期的同学,畑俊六是席军刀,小猪义男则是第五名,也受到了日本天皇的接见,并得到了御赐军刀,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小猪义男对畑俊六这个席军刀,其实并不怎么心服口服。

    在6大的毕业典礼上,小猪义男甚至还公然嘲弄过畑俊六,认为畑俊六完全是因为在日俄战争中负伤,所以才博得了考核教官们的同情分,如若不然,以畑俊六的表现根本就不可能获得第一名,这被畑俊六视为奇耻大辱。

    所以畑俊六跟小猪义男的私交并不好。

    不过畑俊六对小猪义男的评判却并不是因为两人私下交恶。

    畑俊六冷然说:“我这位6大同学为人争强好胜,生平最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强,徐锐在几次战斗中的表现,想必已经激起了我这位6大同学的好胜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第十师团的后撤仅只是虚晃一枪,他的真正目标还是猴头岭!”

    “纳尼?”河边正三瞠目结舌的说道,“大将阁下,你是说,小猪阁下其实并不打算从大梅山撤退,他之所以摆出一副撤退架势,只是为了迷惑独立团?他的真正的意图,却还是拿下猴头岭,再直取梅镇?”

    畑俊六冷然说:“定是如此。”

    河边正三说道:“既然如此,小猪阁下为什么连我们都要欺骗?”

    畑俊六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我这6大同学是在跟我较劲呢,他想要看看,我能否识破他的用心,只可惜,我这同学聪明有余,却唯独缺几分自知之明,他跟徐锐这种级别的对手斗智斗勇,结果只能自取其辱,瞧着罢,第十师团要有大麻烦了。”

    河边正三凛然说:“大将阁下,要不然,我们个电报提醒一下?”

    畑俊六摆了摆手,说:“不行,一提醒,只会更加激起我这同学的行险之心,只会迫使他在行险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黑,话说回来,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第十师团乃是大日本皇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不比在万家岭被全歼的第一零六师团,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独立团给全歼在大梅山区,否则帝国还有大日本皇军的脸都丢尽。”

    “哈依。”河边正三顿说,“大将阁下,那么我们该怎么做?”

    畑俊六皱眉沉吟片刻,问道:“河边桑,第十八师团整训得怎么样了?”

    徐州会战时,第十八师团担负皖南、浙西的安保任务,结果当第九、第十三师团北上之后,被徐锐独立团趁虚占了肥城,时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杉杉元便将当时驻扎在芜湖的第十八师团主力紧急编成为菊地支队,并令其北上解肥城之围。

    结果就不用再多说了,菊地支队跟第六师团围攻肥城,却反而让独立团打了个半残。

    最后徐锐行诈死之计,肥城失而复占,菊地支队和第六师团的残部便被困在了淮南,再接着蒋委员长就下令炸开花园口,黄河水泛滥而下淹没了整个黄淮流域,菊地支队和第六师团可谓吃尽苦头,等到洪水退去,全军官兵可谓疲惫至极。

    这之后,第六师团便留在了淮南整补,菊地支队却回到南京归还了第十八师团建制,然后一直留在南京进行整训。

    只不过,由于在肥城之战中基层军官以及骨干老兵损失太大,再加上被洪水在淮南困了将近半个月,导致第十八师团的战斗力出现了断崖式下降,并且士气也低落到了极点,所以非得经过长时间的整训,才有可能恢复。

    当下河边正三说道:“回禀大将阁下,第十八师团的整训效果还是不理想,除非从别的师团抽调大量骨干老兵,否则其战斗力恐怕是很难以恢复。”

    “从别的师团抽人?现在各个战场都在伸手要人,我上哪去给他们调人去?”畑俊六闷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这次也不用第十八师团打硬仗,只是去大梅山接应下第十师团而已,就是十八师团了。”

    “哈依。”河边正三顿说,“既如此,卑职这就与海军接洽,请求他们调集舰船前来下关码头帮忙,不过眼下海军江防舰队正在马当附近与国民军激战,恐怕是抽调不出太多的舰船前来助战,所以第十八师团要想渡江至少也得两天。”

    畑俊六点点头,说:“还是让江防舰队尽快吧。”

    “哈依。”河边正三再顿,转身去了。

    (分割线)

    七十二小时后,徐锐终于恢复行动能力。

    当然了,徐锐也仅仅只是恢复行动能力,要想恢复战斗力却需要更长时间。

    激身体潜能,是一把双刃剑,短时间内能够大幅度的增强徐锐的战斗力,但是副作用也是很大的,除了七十二小时的半死不活期,还有至少半个月的虚弱期,在这半个月内,徐锐在各个方面的能力都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

    所以说,这世界上就没十全十美的好事。

    恢复行动能力之后,徐锐第一时间就带着何光明、雷响来到了当初何光明他们击毙假冒的东久迩捻彦的山谷中。

    徐锐的六识虽然大幅度的下降,但是他的追踪能力却没有完全丧失。

    “老何雷子你们看,到了这里,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徐锐指着山道说道,“这也就是说,小鬼子跑到这里后,就没跑了,所有的鬼子都已经在这里被干掉了。”

    “所有的鬼子?”何光明讶然,又问道,“包括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

    “你想什么呢,我是说跑到这里的所有鬼子,可没说中间溜走的鬼子。”徐锐翻了翻白眼,又说道,“显然,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在中间某个地方偷偷藏起来了,然后趁你们击毙假的亲王,放松警惕之时,再悄悄的开溜。”

    何光明闻言急道:“可是我们后来又往前追了,一直追到山外都没追上,当时我找的可是腿脚最快的几个人,我就不信了,东久迩捻彦这么个养尊处优的皇室子弟,还能跑得过我们营的那几个飞毛腿!”

    徐锐没好气的道:“你能不能让我先把话说完?”

    何光明呃了一声,有些讪讪的挠挠头,不吭声了。

    徐锐又接着说道:“你刚才说的,正是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狡猾之处,他知道顺着山道往外面跑,一定会被你们给追上,所以压根就没有继续顺着这条路往外跑,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么个皇室子弟,居然还是个反跟踪的高手,嘿。”

    何光明这次学乖了,再没有说话,反倒是雷响问:“那这小鬼子去哪了?这两天我们把一线天方圆五十里范围全都搜了个遍,结果也没找着。”

    徐锐说:“要想知道东久迩捻彦去哪了,就得先找着他是从哪里溜走的。”

    说完了,徐锐便带着雷响、何光明还有一营警卫排的十几个老兵往回走。

    一路走,一路找,结果往回找了大约有五里多路,徐锐便找到了可疑处。

    “这里。”徐锐指着一簇已经枯萎的植物说道,“这里有明显的遮掩痕迹,要不是时间过去整整三天,用来遮掩的植物已经枯死了,甚至于连我都现不了这处痕迹,嘿嘿,看来我必须重新评估东久迩捻彦的反跟踪水准了。”

    雷响和何光明带着警卫排的老兵,顺着痕迹继续往前找,结果找到了更多的痕迹。

    往前搜索了大约十几里的山路后,他们又在一处极其隐蔽的岩缝现了一处松土,翻开松土,结果现下面埋了野兔的内脏还有毛,显然,东久迩捻彦曾经在这短暂落脚,并且还猎杀了一只野兔用来充饥。

    追到这里,徐锐的脸色就彻底阴沉了下来。

    “明白了,原来东久迩捻彦并不是一个人。”徐锐沉声说道,“他身边还有一个人,而且此人是个老辣的反跟踪高手,若不出意外的话,此时东久迩捻彦已经逃出了大梅山了,所以没必要再追了。”

    “给跑了?”何光明闻言,顿时大失所望。

    “跑了就跑了吧,这次就算这小鬼子命大。”徐锐嘿然一笑,又道,“不过,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虽然是跑了,但是第十师团要想逃走,却没那么容易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