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疑云重重

    “地瓜,你怎么在这?我不是让你在梁公馆等我吗?”徐锐讶异的问道。

    徐锐是一个人从浦口公然渡江过来的,狼牙大队和宣传队当然是不可能跟徐锐一起来南京,而是准备通过苏中军分区,再从附近经由崇明岛偷渡进入上海,因为在那里,有一条**上海特委的秘密交通线。

    地瓜给徐锐使了个眼色,大声说:“二少爷,老爷都已经等急了。”

    徐锐便立刻会意,然后稍一留心,便立刻注意到在离码头不远处有两个可疑人,虽然两人竭力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徐锐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家伙始终在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地瓜,这也就是说他们一直在盯二瓜的梢。

    “急啥,这不还早呢么。”徐锐懒洋洋的应道。

    到了徐锐的近前,地瓜小声说道:“赶紧买点鱼回去。”

    徐锐侧耳一聆听,便立刻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叫卖刀鱼,当下就带着地瓜走过去,果然看到有一个渔民在叫卖刚捕的长江刀鱼,徐锐稍稍翻看了下,发现鱼篓里的这十几尾刀鱼都十分新鲜,最长的那尾至少有两斤多重。

    在徐锐穿越而来的那个年代,长江刀鱼已经卖到天价。

    不过在这个年代,长江刀鱼却是寻常货色,一点不贵。

    徐锐拿出两块大洋把一篓刀鱼全都买下来,然后顺手交给身后的地瓜,再然后,两人就不紧不慢往码头外走。

    在整个过程当中,那两个尾巴始终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徐锐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后面那两条尾巴是怎么回事?”

    地瓜便小声说道:“刚才有个南京地下党的同志跟我来接头,这两个尾巴就是跟着那位同志过来的,看样子,应该是我们在南京的交通站暴露了,刚才我已经掩护来接头的同志先离开了,这会正准备甩掉身后的这两条尾巴呢。”

    “甩掉?”徐锐眸子深处有厉芒一闪即逝,沉声说,“还是干掉他们更加保险!”

    说完了,徐锐给地瓜使个眼色,地瓜会意的点点头,当下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前方不远处的闹市,这处闹市就在下关码头外,平常时就十分热闹,早市还有晚市就更加热闹,人流简直可以说是摩肩接踵、拥挤得不行。

    这会儿正是晚市,到了人群外,徐锐和地瓜毫不犹豫的挤了进去。

    那两个尾巴到了人群外,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着挤进了拥挤的人群里,但是这时候早已经失去了目标身影,两人死猫逮瞎子般在人群中乱窜了一片,却毫无发现,这下可把两个尾巴给急坏了。

    事实上,这两个尾巴是南京便衣队的特务。

    必须得承认,南京宪兵队长狗养次郎还是有点能力的,这个小鬼子自从当上南京宪兵队长之后,立刻对手下的便衣队大刀阔虎进行整顿,不仅给予便衣队足够的经费,更给了足够的尊重,所以南京便衣队对狗养次郎比狗都忠诚。

    而且狗养次郎还制订了一条特殊的激励制度。

    自从鸦片战争后,中国的许多男人就得了软骨病,面对洋人总是直不起腰。

    发展到后来,甚至演变成了以日一下外国女人为荣,对于这个时代的中国男人来说,如果能够日一下东洋女人,那简直就是不亚于为国争光了。

    针对这一点,狗养次郎就制定了一条特殊的激励制度,只要便衣队的队员能够立下一次三级功勋,就可以免费去一次慰安所,二级功勋免费五次,一级功勋更是可以永久免费,当然,一级功勋其实是绝不可能颁发的。

    这条激励制度施行后,南京便衣队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然后,**南京地下党还有军统南京站就倒了血霉了。

    王沪生留在南京城的联络站,就是之前的那个用来跟中村俊单线联络的王记修车铺,竟也被南京便衣队的人给挖了出来。

    然后,南京便衣队就顺藤摸瓜找到了地瓜。

    便衣队的两个特务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时,忽然发觉肩膀被人轻拍了下。

    两个特务同时感觉到有人在拍他们的肩膀,便同时扭过头去察看,结果却发现,刚才他们俩一直苦寻而不得的目标,其中的一个居然就在他的身边,下一刻,两个特务便同时感受到巨大的危机,正要喊叫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地瓜和徐锐同时探出手,一把就捂住了两个特务的口鼻,再然后,微微一抖手,藏在衣袖里的两把匕首便滑落下来,然后闪电般刺进了两个特务的左腋窝下,锋利的刀锋一刀就从第二肋骨跟第肋骨间刺进去,直透心脏。

    徐锐和地瓜一击得手,便迅速转身离开,整个过程仅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由于四周熙熙攘攘的人流的掩护,根本就没人发现这一幕,直到徐锐和地瓜走出几十步外,心脏中刀的那两个特务才缓缓萎顿于地。

    再然后,整个下关晚市便立刻骚乱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徐锐和地瓜早已经上车。

    一上车,地瓜就说道:“司令员,板垣征四郎这个老鬼子过来梁公馆了,幸好有梁鸿志给你打掩护,推说你来码头给他买鱼,也幸好你下午就到南京了,要不然真就露馅了,谁也没想到板垣这老鬼子竟然会亲自过来。”

    “先不说这个。”徐锐摆摆手说道,“老王找我们有什么急事?”

    地瓜并不是秘密战线上的交通员,所以南京地下党的同志不可能认识他,更不可能贸然来找他接头,那么这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王沪生有急事找他们,之前来找地瓜接头的肯定是王记修车铺的情报员,临分开之前,徐锐跟地瓜说过接头暗号。

    所以说,刚才来找地瓜接头的只能是王沪生的人,也就是说,这一定是王沪生有什么急事要找他们,不然绝对不会动用他的这条秘密情报线。

    地瓜便轻嗯了声,说道:“政委还真有急事,大事。”

    顿了顿,地瓜接着说道:“政委说,日本天皇裕仁小鬼子刚刚召开了御前会议,已经决定将驻扎北海道的第七师团,还有驻扎朝鲜的第二十师团调来上海,配合原本就驻扎在上海的第九师团,一起围剿我们,因为事关重大,政委让你赶紧回上海。”

    “是吗?”徐锐狞笑道,“裕仁小鬼子还真看得起我们巡捕营哪,居然一家伙就调来三个常设师团。”说到这,徐锐忽然又皱眉说道,“不对啊,裕仁小鬼子怎么突然之间就重视起巡捕营来了?之前几个月他干什么去了?”

    也难怪徐锐困惑,巡捕营冒出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裕仁绝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如果说他真的很重视巡捕营,就绝对不会拖到今天,但是如果不重视的话,又怎么会一家伙出动三个师团来对付巡捕营?而且还是仨常设师团!

    地瓜闻言连忙说:“司令员,我刚才忘记跟你说了,还有一个事,你的身份好像已经暴露了,鬼子已经知道你是巡捕营司令了,不过政委还说了,梁武义这个掩护身份或许还没有暴露,但是让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徐锐恍然点头说:“这样就说得通了。”

    轻哼了一声,徐锐又道:“不过这早就在我们意料之中,小鬼子要来就尽管来,不就是三个常设师团么,我们又不是没有领教过。”

    二瓜又问道:“司令员,现在去哪里?直接回上海,还是去梁公馆?”

    徐锐嘿然说:“你刚才不说板垣老鬼子去了梁公馆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老鬼子去探视梁鸿志是假,想要跟我见面才是真的,所以,如果我们不回去梁公馆的话,板垣这个老鬼子肯定就会对我生出疑心。”

    “可万一这是个陷阱呢?”地瓜说道,“回梁公馆岂不是自投罗网?”

    徐锐微笑道:“你刚才不是说梁武义这个身份还没暴露么?既然还没暴露,板垣老鬼子又怎会对我不利?”

    地瓜皱眉道:“万一已经暴露了呢?小鬼子是引而不发,等你自投罗网呢?”

    必须得承认,地瓜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鬼子既然可以识破巡捕营的司令,也就可能识破梁武义的底细,说到底小鬼子的间谍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影子那边没有消息,但是从逻辑上讲,影子也同样存在暴露的风险。

    如果影子都已经暴露了,那梁武义就肯定暴露了。

    鬼子之所以还没有动影子,还没有动百老汇大厦,完全是因为他还在外面,一旦他这个核心人物入了榖,没准小鬼子就直接动手了!所以说,此时最稳妥的做法就是,命令百老汇大厦做好动手的准备,然后自己先不要露面。

    一时间,徐锐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梁公馆。

    说到底,徐锐也不是上帝,一样看不清重重疑云之后的真相。

    地瓜又接着说道:“政委也说了,让你赶紧回上海去,但是不要公开露面,他还说百老汇大厦已经做好准备,让你不用担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