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两支武装

    徐锐点点头,又对王沪生道:“老王,招收国民军老兵的事,就由你负责。”

    “行,这事就由我牵头来负责。”王沪生点点头,又接着问道,“不过我得先知道,你打算招收多少国民军老兵?”

    徐锐嘿然:“老王,你这问题问的太没有水准。”

    “什么意思?”王沪生凛然道,“你是,多多益善?”

    “没错,多多益善。”徐锐道,“这些国民军老兵可都是宝贝,平时找都找不着,现在放着给你捡,你还不要,那不傻么?”

    徐锐的都是实话,因为参加淞沪会战的国民军,基本上都是当时国民军的精锐,就是批的二十四个调整师,外加后期的三十五个整理师,也就是通常意义所的德械师,这五十九个德械师的德械装备大多没有到位,但是其兵员却大多都是中央军的精锐,都是从军阀混战或者十年内战中打出来的精锐老兵。

    淞沪会战之初,这些国民军老兵的军事素养,可以在战场上碾压日本鬼子!就鬼子最引为以傲的白刃战、拼刺刀,也完全不是这些国民军精锐老兵的对手!这样的老兵,当然是多多益善,白痴才不要他们。

    王沪生失声:“你是,把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全都招募了?”

    “对。”徐锐点点头道,“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想办法吸收进来,一个都不许放过。”

    “他们若不愿意怎么办?”王沪生,“毕竟现在咱们名义上可是汉奸二鬼子,为免走漏了风声,又不能够把我们的真实身份告诉他们,这些个国民军老兵虽然生计艰难,却未必就愿意跟咱们当汉奸二鬼子。”

    徐锐:“你可以适当的向他们透露些底细,告诉他们,我们并非真正的汉奸,但也不能的太多,只要让他们知道不会跟随日本人作恶就可以了,我很确信,迫于生计,大部分的国民军老兵还是会答应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

    真正敢于从容就义的英雄豪杰毕竟还是少数,绝大多数国人却还是会在现实以及生存的压力下屈服,这个也是满清得以入主中原的原因,同样也是抗战期间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二鬼子伪军的原因。

    必须要明,这也绝非中华民族特有的现象。

    网络上,总有许多别有用心之徒恶意的侮蔑,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出现这么多的汉奸,这完全是扯淡,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在遭到中国同样的大规模外敌入侵的时候,败类数量绝不会比中华民族少。

    比如俄罗斯,几乎就是举世公认的战斗民族,但当俄罗斯面对德军大规模入侵时,前线战场的苏联红军,也是上百万几百万的缴械投降,而且这些放下武器投降的苏联红军,大多数也都当了伪军,只不过没有参加前线战斗而已。

    你很难这些放下武器投降的官兵就不爱国,不爱自己民族,总之还是那一句话,这世上真正敢于从容就义的英雄豪杰终究还是极少数,占据绝大多数的还是普通人,他们终究会在现实以及生存的压力下选择屈服。

    但是,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出现,这部分官兵还是愿意重新拿起武器抗争的,历史上反正的伪军不在少数。

    所以,徐锐确信,大部分国民军老兵会屈服。

    王沪生皱眉道:“立场坚定的却反而不要?”

    “老王,你认识我这么长时间,你觉得我会放过那些立场坚定的官兵?”徐锐摇摇头又道,“对这些个立场坚定的老兵,得另想办法。”

    “另外再想办法?”王沪生问,“什么办法?”

    “跟他们交实底。”徐锐道,“你直接告诉他们,你是**淞沪军分区的政委,奉命前来上海领导敌后抗战,滞留上海的这些老兵虽然是国民军出身,但是党派政治观念并不怎么强烈,在民族大义的感召下,再加上适当的经济援助,我相信,这部分国民军老兵还是愿意投身到祖国的敌后抗战中来。”

    “跟他们交实底?”王沪生,“这样不太好吧?”

    柳眉也摇摇头:“我也觉得这么做有些不稳妥,滞留上海的这些国民军老兵,有不少是同一个排甚至同一个班的老战友,可现在他们中间有人知道和平促进会真正底细,有人却被蒙在鼓里,这么做容易走露风声,而且不利于团结。”

    徐锐嘶的一声:“这倒确实是个问题,看来还得另想办法。”

    “我倒有个建议。”江南忽然,“我们为什么不能够组建明暗两支武装力量呢?”

    “明暗两支武装。”徐锐闻言眼前一亮,欣然道,“江南你是,招募这些立场坚定的国民军老兵,组建一支抗战武装在明处活动,而我们和平促进会则在暗中与之策应?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不过这样的话,老王恐怕就不合适出面了。”

    “那就我出面吧。”江南,“你别忘了,我的另一个身份,可是军统的黑玫瑰。”

    徐锐:“也对哦,你不,我都忘了你还是军统的黑玫瑰,对了,最近军统就没有给你下达什么重要指示吗?”

    “没有。”江南摇摇头道,“我与军统上海区的区长李红松一直是单线联系的,甚至连重庆的戴笠都没法直接联系到我,自从李红松被杀之后,军统上海区长换成陈恭澍,但是陈恭澍更信任重庆来的人,对于李红松一系的人都不信任。”

    “是吗?”徐锐嘿嘿一笑,“这样的话,就更好玩了。”

    王沪生便立刻问道:“老徐,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什么叫又想到什么鬼主意?我这是金点子好不好,真是。”徐锐哼一声,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借军统的名义组建一支能够公开活动的武装力量,军统不是有一支飓风队么?我看我们的这支武装也不必另外再起名了,直接叫飓风队就好,这样更容易混淆鬼子视听,也更利于保全自己。”

    王沪生没好气的:“可军统就要遭殃了。”

    “那没办法。”徐锐嘿嘿一笑,狞声道,“谁让他们之前不干正事,居然帮着鬼子还有汪伪来对付咱们,要不是军统的人背后捣乱,鬼子和汪伪七十六号的特务能这么容易就摸清楚咱们的底细?咱们上海地下党以及淞沪支队的损失又怎么会这么大?他们敢做初一,就别怨我们做十五!”

    王沪生无奈,道:“好吧,我原则上同意。”

    江南和柳眉对此更没有意见,吴寒只是列席会议,他并没有表决权,所以这件事情就这么确定下来,先由柳眉和吴寒出面将分散潜伏在各处的地下党员以及淞沪支队的官兵都召集到公共租界,王沪生和江南同时出面招募国民军老兵。

    徐锐也没闲着,而是满上海的物色合适的办公地。

    徐锐带着地瓜,几乎将上海的两个租界以及华界的几个区诳了个遍,才终于找到了一个较为理想的办公地,那就是位于百老汇路最顶端的百老汇大厦,这座大厦是英国人所建,上海沦陷之后,就被日军给接管了。

    只不过,日军虽然接管了百老汇大厦,却并没敢将之变卖,也没敢公开将百老汇大厦用于军事用途,因为这个时候的日本政府仍未最终确定国策方向,所以不敢过于刺激英国,以免招致英国的反击,所以百老汇大厦就一直就闲置着。

    从中村机关问清楚百老汇大厦属于业广地产公司,徐锐便带着地瓜直接找上了业广地产公司的总部。

    业广地产公司的总部就在公共租界内,距离华懋饭店不远。

    业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名叫斯托克顿,是个典型的英国人。

    所谓的典型的英国人,就是极度傲慢,尤其看不起亚洲人,在他们眼里,亚洲人甚至比非洲黑人还要下贱,当然,日本人不在内!通过日俄战争及青岛的日德战争,已经没有一个西方人敢瞧不起日本人了。

    事实上,日本人的外交官敢在日内瓦的万国宫公然藐视国际法庭的裁决,也只有当时的国民政府才会把国际法庭的裁决当成圣旨,真正的强权,从来就不会把所谓的国际法或者国际法庭裁决当回事,那根本就是一坨狗屎。

    顺便再一句,朝鲜战争之后,也没有一个西方人敢再瞧不起中国人了。

    从日本到中国,逻辑从来都是一贯的,民族的尊严从来就不是别人给的,而是只有通过拳头、用鲜血和生命去博取的!

    斯托克顿是个典型的英国人,所以表现得十分傲慢。

    斯托克顿甚至都不愿意跟徐锐面对面的交待,得知徐锐是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便立刻示意看大门的红头阿三过来赶人,徐锐更加不会客气,直接就将红头阿三摞倒在地,而且还一脚踩断了红头阿三的一条胳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