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拼死一博

    熊本师团撤退之前,并没有上报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所以河边正三并不知道,老鬼子还是航空侦察机向他报告之后才知道,当时就被气得不轻,然后让中村俊给熊本师团发去了一封措辞严厉的训诫电报,结果也是石沉大海。

    冈部直三郎直接无视了河边正三的训诫。

    河边正三虽然是华中派谴军的参谋长,军衔却只是少将,冈部直三郎却是中将,所以河边正三还真拿他没办法,如果抬出华中派谴军司令西尾寿造,从军衔上固然是可以压住冈部直三郎一头,但这么做岂不是显得他这个参谋长很无能?

    “八嘎,八嘎牙鲁!”河边正三迟迟没等到熊本师团答复,就知道他被无视了,当时就被气个半死,一边咒骂一边急匆匆的走进了作战大厅,大厅里,中村俊正带着参谋部的十几个作战参谋在摸拟沙盘上进行作业。

    作业课目是熊本师团撤退后的兵棋推演。

    熊本师团这一撤退,对整个战局的影响是致命的,因为熊本师团撤退之后,大阪师团的侧翼就完全暴露出来了,这个时候,战场的主动权就完全落入到了对方的手里,大梅山独立团既可以选择追击熊本师团,也可以选择回援梅县。

    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最为担心的还是大梅山独立团回援梅县,因为,一旦大梅山独立团回援梅县,则大阪师团立刻就会陷入腹背级受敌的绝境,到那时候,大阪师团甚至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必将成为第二个姬路师团!

    所以为了稳定军心,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并没有向大阪师团通报。

    看到河边正三进来,中村俊还有十几个作战参谋赶紧收脚立正。

    “参谋长阁下。”中村俊报告说,“刚刚接到大阪师团急电,请求航空兵支援!”

    “航空兵支援,航空兵支援,说的好像出动航空兵很容易似的,他们难道不知道,出动航空兵是需要消耗航空燃油的吗?”河边正三原本就心情十分不好,一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就越发恶劣,怒道,“可实际上,我们的航空燃油已经所剩无几了。”

    战备物资的紧缺,始终是卡在华中派谴军脖子上的一道绞索,使得侵华日军在制定许多作战计划时,都显得束手束脚,比如说对大梅山区的第二次扫荡,要不是因为各种战备物资的极度匮乏,要是能够一次出动四个师团以上的兵力,何至于此?

    中村俊尴尬的说:“参谋长阁下,那,是否出动航空兵前往支援?”

    “命令,航空兵团第三飞行团立刻出动三个轰炸机中队,前往青牛岭战场对大阪师团提供空中支援。”河边正三发了一通火,终于冷静了下来,眼下熊本师团已经坚持不住,未经请示便擅自撤离战场,如果大阪师团再来个擅自撤离,那么这次对大梅山区的大扫荡,也就不败而败了,他可承受不起这样的失败。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然后找了一个作战参谋去给航空兵团司令部打电话。

    河边正三站到模拟沙盘边,皱着眉头问中村俊道:“中村桑,最后推演结果如何?”

    中村俊叹了口气,低声说:“推演结果很不乐观,卑职和参谋部的同僚们进行了总计十次兵棋推演,其中九次失败了,只有一次成功!而且这还得有个前提,那就是航空兵团得不遗余力的向大阪师团提供空中支援。”

    “纳尼,不遗余力的空中支援?”河边正三的脸色变得越发阴沉。

    开玩笑,以华中派谴军现在这点可怜的燃油储备,又怎么可能不遗余力的向大阪师团提供空中支援?每天出动三个中队的轰炸机群进行支援就已经是极限了!就这样的强度,最多也只能维持五天时间,再多就没了。

    中村俊犹豫了下,小声的说道:“参谋长阁下,有句话卑职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河边正三立刻就猜到了中村俊想要说什么,说:“不行,大阪师团绝不能后撤!”

    中村俊说:“可是,参谋长阁下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个时候命令大阪师团后撤,至少还能安全撤回来,那么这次扫荡虽然失败了,但是损失还算是可以承受,仅仅只是损失了一个饭田支队而已,台湾兵全都是炮灰,死多少都无所谓,只要熊本师团、大阪师团没有遭受太大损失就行了,但是”

    停顿了下,中村俊又接着说道:“但是,要是大阪师团再不撤退,一旦大梅山独立团从单县回师梅县,到那个时候,大阪师团就是想撤恐怕也撤不下来了!所以卑职以为,应该趁现在还来得及,果断命令大阪师团撤回浦口!”

    “不行!”河边正三却断然说,“大阪师团绝不能撤!”

    再然后,河边正三为了说服中村俊,也为了说服他自己,又说:“中村桑你看,大阪师团眼看着就要攻破青牛岭余脉的防线了,眼看就能打进梅县,这时候命令他们撤退,岂不是功败垂成么?岂不是很可惜?”

    “可是。”中村俊说道,“参谋长阁下,我们没有时间了!”

    “未必!”河边正三说,“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不是正在追击熊本师团么?可见徐锐还在幻想着能够吃掉熊本师团,所以他们不会那么快就回师梅县的,大阪师团还有时间,他们至少还有两天的时间,是的,至少还有两天!”

    中村俊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说再多也是没用。

    很显然,河边正三并不甘心就此放弃,他还想要拼死一博!

    河边正三又问:“中村桑,大阪师团的弹药储备还剩多少?”

    中村俊回答说:“大阪师团原本还剩大约两天的弹药储备,后来航空兵团出动运输机群空投补给了一部分,差不多能够维持三天左右吧。”

    “三天时间么?”河边正三的眼珠子转了转,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

    中村俊注意到了河边正三的表情变化,便问:“参谋长阁下似乎有所发现?”

    河边正三没有说话,只是拿起竹竿在沙盘上画了条线,中村俊和旁边的十几个作战参谋看着河边正三画出的线,却有些不明所以。

    河边正三便指着这条线说道:“中村桑你看,由于蒲城被阻断,囤积在浦口的军需物资已经无法及时运往前线,供给大阪师团了,但是,从浦口到芜湖再到肥城这条运输线却是畅通无阻的,我们完全可以将这批物资转运到肥城,供给熊本师团!”

    “熊本师团?”中村俊说道,“可是熊本师团已经从大坪镇撤退了?”

    河边正三说:“但是并没有撤回肥城,而是被大梅山独立团挡在了八斗镇,而且根据航空兵报告,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正从大坪镇方向往八斗镇方向急进,看样子,徐锐并不打算放过熊本师团,而打算在八斗镇围歼熊本师团。”

    中村俊说道:“那只是徐锐的一厢情愿,要想把熊本师团挡在八斗镇,再围而歼之,又谈何容易?熊本师团的战斗力或许不见得比姬路师团更强,但是八斗镇却不是青风山道,大梅山独立团要想复制青风山道之战的故事,那是痴心妄想,所以卑职以为,徐锐很快就会打消掉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转而回师梅县。”

    河边正三却摇了摇头,说道:“中村桑,看来你对徐锐还是缺乏了解!”

    中村俊凛然说道:“参谋长阁下是说,徐锐绝不会轻易放过熊本师团?”

    “没错,徐锐绝不会轻易放过熊本师团。”河边正三说,“这点,从他在八斗镇预先布置如此完备的防御措施就能看出来!显然,徐锐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这一幕,所以提前在熊本师团的退路预做安排,徐锐精心策划了这么多长时间,你觉得他会轻易放弃吗?”

    中村俊凛然说道:“如果换成卑职是徐锐,只怕也是不会甘心这个时候放弃。”

    “所以,徐锐更加不会放弃!”河边正三说道,“因为徐锐此人,最喜欢冒险!”

    中村俊又接着说:“参谋长阁下的意思就是说,命令熊本师团在八斗镇牵制住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为大阪师团争取时间?”

    顿了顿,中村俊又说道:“可是,熊本师团却未必会服从命令。”

    河边正三又说道:“所以才需要将囤放在浦口的那批军火转运肥城,供给熊本师团,只要让熊本师团看到胜利希望,他们肯定也是愿意在八斗镇坚守下去的,毕竟这样灰溜溜的撤回肥城,于他们熊本师团脸上也是不好看。”

    “索嘎。”中村俊点头说,“将浦口的这批军火转运芜湖,再运往肥城,只要中途不出什么意外,最多只需两个昼夜,到后天傍晚,这批军火差不多就可以运抵八斗镇附近,熊本师团也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底气!”

    河边正三说道:“中村桑,你也认为可行?”

    “哈依。”中村俊点头说,“此举虽说有些冒险,却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很好。”河边正三欣然点头说,“那你就赶紧去给熊本师团发电报吧。”

    “哈依。”中村俊再次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