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独立营

    何书崖冒着正午火辣辣的太阳,上到了独立营1连的阵地上。

    这次王沪生带了四个营的兵力前来黑风口设防,在如何部署防御的问题上,王沪生完全采纳了何书崖的意见,将手中的四个步兵营分成前后了四个梯队,逐次部署在第10师团进大梅山的必经之路上。

    鬼子若要想进山,要么从独立团的四个步兵营的阵地上一路推过去,要么,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硬生生从荒山野岭清理出一条通道来,不过鬼子如果选择了后者,工程量可不是一般的大,战事势必会旷日持久。

    何书崖判断鬼子必定选择前者。

    所以何书崖主动向王沪生请缨,将他的独立营摆在最前面,在独立营身后,是姚磊的预1营,预1营的身后,是朱晨的预2营,孙长河的警卫营被何书崖摆在了最后,为最后一道防线,同时也是最坚固的一道防线。

    何书崖这样部署兵力,可谓煞费苦心。

    因为在四个步兵营中,他的独立营其实是战斗力最强悍的,尽管在肥城保卫战中独立营几乎被打残,但是这之后,补充进独立营的却几乎全都是老兵,因为这个,以何光明为首的十几个营长都在背后埋怨徐锐偏心。

    徐锐确实偏心眼,他要把独立营打造成独立团的样板部队!

    独立营不仅优先补充伤愈老兵,而且装备也是全团最好的,别的步兵营装备的全都是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以及三八大盖,唯独独立营装备的,是马克沁重机枪、仿捷克轻机枪以及毛瑟98步枪或者中正式。

    尽管孙长河不愿承认,但何书崖知道,独立营的战斗力绝对是在警卫营之上。

    所以何书崖把独立营摆在第一道防线,目的就是要给鬼子一下狠狠的下马威,让鬼子本能的以为黑风口的四道防线都是同样水准,因而产生畏战心理,既便鬼子不畏战,也至少可以从心理上对鬼子形成震慑,削弱其士气。

    何书崖把独立营摆前面,还可以给预1营、预2营更多适应战场气氛的时间。

    至于把孙长河的警卫营摆在防线最后,却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有一支可靠的反突击力量,这一点,何书崖将徐锐的用兵习惯学了个十足十,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徐锐都不会将手中兵力用足,都会留下一支可靠的反突击力量。

    何书崖把徐锐的用兵习惯学了个十足,所以在独立营的防御阵地的构建上面,何书崖也是煞费苦心。

    独立营辖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排,外加一个警卫排。

    三个步兵连,其中的两个连队呈梯次布置,重机枪排被分别配给两个连队,剩下的一个连队加上警卫排,被何书崖牢牢的攥在手心里,充当预备队,留预备队的目的,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反突击,夺回可能丢失的阵地。

    何书崖完全是把这一仗当成标准的阵地战,在进行准备。

    这一仗能否打好,顶在防线最前的1连可以说至关重要。

    所以,既便是一天当中气温最高的大中午,何书崖也还是执意上到1连的阵地上,亲自督促防御工事的构建。

    在平时的训练中,何书崖没少教工事构建。

    所以,独立营的工事构筑的其实是不错的。

    但是巡视了一圈,何书崖还是在阵地上找出一处致命纰漏,这让1连的连长张大可感觉到很没面子,张大可也是独立营的老人了,是当初跟着杨八难,从三战区长官部过来的,而且还是从中央军校毕业的军官生。

    张大可便立刻跟何书崖据理力争起来。

    两人争执的焦点,是该不该将防线构筑在山体的棱线上面。

    何书崖给1连选择的防御阵地,是一个顶部平坦的小山头,这个山头的平地,大约有方圆三百多米,何书崖事先叮嘱过了张大可,让他将战壕挖在距山体棱线一百米后,可是张大可却执意将战壕挖在了山体棱线上。

    “你那样修工事就是不对。”张大可梗着脖子,激动的说,“你把工事修建在距离山体棱线一百米后,由于受山体遮挡,就根本看不清山下鬼子的动向。”

    何书崖却不着恼,淡然说:“但是鬼子也看不清我们的动向。”

    张大可又接着说:“把防御工事修在距离山本棱线一百米后,机枪火力的射界也会受到严重的限制,根本就打不到山脚下的鬼子。”

    何书崖从容说道:“但是这样一来,鬼子的掷弹筒还有迫击炮也就成为了摆设。”

    张大可被何书崖驳得哑口无言,便梗着脖子强辩说:“总之,你这么做就不对。”

    何书崖从来就不是个霸道的人,说道:“等到鬼子开始进攻,你就知道这么修建防御工事的好处了。”

    对于这个山顶防御工事的构筑,何书崖还是非常自信的。

    因为在青训队的课堂上,徐锐曾经讲过一个经典的战例,防御方凭借山体棱线一百米后的防御工事,以不足五百人的兵力,愣是顶住了敌军超过两万人的连番猛攻,最后还迫使敌军黯然撤兵。

    徐锐只是没有告诉青训队学员,这场战斗就是真实历史上的关家垴战役,也是亮剑中李家坡之战的故事原型,不过跟电视剧亮剑中不同的是,在真实的历史上,关家墩战役却是八路军打输了,最后并未能全歼日军。

    张大可**说:“到时候阵地守不住,你可不要怨我。”

    何书崖自信的说:“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就一定没问题,除非小鬼子调来航空兵对我们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否则鬼子就别想过去。”

    “行,那就这样。”张大可闷闷的转身走了。

    何书崖也不闲着,亲自操起一把铁镐,跟着修起工事来。

    两个多小时之后,山顶平台上面的工事就差不多成型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何书崖就准备返回营部,往后走到山体棱线处时,正好遇到俩士兵往上运石块,看到营长,那两个士兵便赶紧立正,敬礼。

    何书崖刚要回礼,眼角余光却忽然间发现前方有一抹寒光一闪即逝。

    何书崖虽然年轻,却已经是军龄超过六年的老兵,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大战恶战,发现这抹寒光的一瞬间,何书崖就本能的往前一个跨步,在倒地的同时也将那两个挺身立正的士兵给带倒在地上。

    几乎同一时间,刺耳的尖啸几乎是贴着何书崖的头顶掠过。

    却是一颗子弹,高速旋转的子弹一下将何书崖的帽子打飞,仅仅毫厘之差,何书崖要险些被鬼子的狙击手一枪爆头了。

    何书崖在倒地之后,又迅速缩回到山顶上。

    “小鬼子要炮击了,赶紧防炮!”何书崖一声令下,独立营1连的一百多名老兵,便迅速扔下手中的锄头锹镐,抄起枪支,冲进一个个防炮洞。

    何书崖的预警还是慢了,1连官兵还没有躲进防炮洞,鬼子的炮弹就过来了。

    值得庆幸的是,鬼子的炮击重点在山体的陵线,只有少量炮弹因为射击误差,落在了山顶平台上,很显然,鬼子也想当然的认为独立营会把防御阵地修建在山体棱线上,而没有想到独立营居然把工事修在了山体棱线后面。

    何书崖刚撤回到1连的阵地,张大可就灰头土脸过来了。

    刚才虽然只有少量的炮弹落在阵地上,张大可却还是险些直接被炮弹给砸中。

    张大可骂骂咧咧说:“1班长是干什么吃的,放个哨都不会,还他妈老兵呢,小鬼子摸到山脚下了都还不知道,回来老子非枪毙他不可。”

    “他回不来了。”何书崖摇摇头,神情凝重的说,“对面是小鹿原的特战大队,1班长他们未及示警就被干掉了。”

    “小鹿原大队?”张大可闻言神情凛然。

    何书崖冷然说:“张连长,现在还你坚持说,应该把工事修在山体棱线上吗?”

    张大可便立刻不吭声了,尽管他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心里却已经服了何崖坚持把防御工事修在棱线后面,看来是对的,要不然,他们连真要是把防御工事修在了山体棱线上,鬼子的炮击就够他们消受的。

    何况还有小鹿原大队的狙击手。

    面对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狙击手,他们连的机枪手根本就没机会露头,一露头,就必定会被对方点名,独立团内也时常有对抗演习,狼牙就经常会被安排成演习中的蓝军,把充当红军的各个营连打得落花流水。

    这时候,布置在山体棱线上的观察哨传回消息:小鬼子开始进攻了。

    “全体都有,准备战斗!”张大可一声令下,一百多老兵纷纷从防炮洞出来,潮水般涌入防御阵地,再开始整理枪支弹药,步枪的保险被打开,子弹袋上的子弹被取下,被逐一压进桥夹装好,再把桥夹压进枪膛内。

    终究是老兵,一切都有条不紊,没丝毫慌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