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交锋

    “国仇家恨,先是国仇,然后才是家恨。”

    “只有把所有遭受鬼子毒害的百姓都组织起来,只有把所有同胞都拧成了一股绳,团结一心,去跟小鬼子斗,我们才会有赢的希望,钢子,我希望你明白一点,我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阻止你去找东久迩捻彦报仇,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

    “如果你现在急于去找他报仇,不仅你自己会白白送了性命,还会连累整个骑兵营好几百的弟兄枉送性命!我只希望你把牙齿和血吞进肚子里,好好的记住今天的仇恨,等将来再找东久迩捻彦报仇!”

    铁钢梗着脖子,哽咽着说:“团长,你以前不是常说,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我们独立团报仇,却是从早到晚么?怎么到了我这里,你就说话不算数了?你就非得让我等将来再报仇?我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徐锐被铁钢抢白得哭笑不得,这不是抬杠呢么?

    徐锐说独立团报仇从早到晚,那只是为了激励士气,并不是说,独立团吃了亏之后,就得跟疯子似的,从早到晚去跟鬼子纠缠不休,那是找死,不是报仇,当初川口支队扫荡大梅山,独立团不也忍了将近半个月才找着报仇雪恨的机会?

    而这次鬼子来的就不是一个支队,而是一整个师团。

    所以独立团就更需要耐心,更需要忍耐,如果只是一味硬拼,以独立团现在的兵力及实力,根本还不够鬼子的第10师团塞牙缝的。

    当下徐锐沉声说道:“钢子别哭了,一个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这么着吧,我向你保证,将来如果逮住了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我就把他交给你处置,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成不?”

    铁钢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说:“团长,你说真的?”

    徐锐嘿然说:“这话说的,我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成。”铁钢重重点头说,“团长,那我就答应你,绝对不会擅自去找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报仇。”

    徐锐说:“你知道东久迩捻彦长什么样不,还找他报仇。”

    徐锐说完又在铁钢的屁股上飞踹了一脚,骂道:“既然想通了,那就别他娘的再猫在这当缩头乌龟,赶紧回去,把骑兵营给我整好。”

    铁钢挨了徐锐一脚,却像是得了奖似的,美滋滋离开了。

    这就是粗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你跟个大老粗讲什么礼仪,纯粹是多余,跟铁钢这样式的大老粗,就只有粗人这套才好使。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的身影出现在了蒲城北城墙的敌楼上。

    狗养三郎今晚设宴的醉仙楼,处于蒲城的北城区。

    站在北城墙的敌楼上,可以居高临下将醉仙楼以及方圆百米范围尽收眼底,一旦附近有风吹草动,根本就别想瞒过敌楼上的眼线。

    所以,小鹿原俊泗专门在敌楼上安了一个狙击哨,既可以掌握敌情,关键时刻还可以给予狼牙致命一击。

    “大佐阁下!”

    看到小鹿原俊泗进来,伊东玉之介的身影便立刻从敌楼内的阴影中走出,向小鹿原俊泗顿首见礼。

    小鹿原俊泗回了军礼,说道:“伊东桑,可有什么发现?”

    伊东玉之介摇了摇头,说道:“报告大佐阁下,没有发现异常。”

    “纳尼?没发现异常?”小鹿原俊泗的一对剑眉便立刻蹙紧了,此时醉仙楼上的筵席早已经开始,冒充东久迩捻彦、小猪义男以及第10师团高级将领的军官也已经在醉仙楼跟狗养次郎喝了半天酒,按理说,独立团的狼牙中队早该动手了。

    难道说,狼牙中队并不知道狗养次郎在醉仙楼宴请东久迩捻彦?

    不可能!小鹿原俊泗很快就推翻了这个推断,这里可是在蒲城,蒲城距离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巢梅镇不过区区五十里,要说独立团没在蒲城安插大量的岗哨,小鹿原俊泗是死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那么说,狼牙已经发现这是个陷阱?

    小鹿原俊泗很快也推翻了这个推测。

    因为独立团事先并不知道他的特战大队已经到了蒲城,而且他的整个反斩首计划设计得十分之缜密,甚至连阿部刚毅体型巨大,所以不让他进入酒楼这样的因素都考虑到了,在这种情形之下,狼牙不可能发现任何端倪。

    小鹿原俊泗苦思了半天,始终不得要领。

    就在这个时候,小鹿原俊泗忽然感到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站在小鹿原俊泗旁边的伊东玉之介却是懵然不知危险已经降临。

    直到小鹿原俊泗打出手语,伊东玉之介才猛然惊醒,赶紧往后退下两步,重新融入了敌楼角落的阴影之中,待伊东玉之介的身影缩进了阴影子,小鹿原俊泗却原地纵身一跃,矫健的身影便腾空而起,一把就抓住了离地三米多高的房梁,然后翻身骑了上去。

    过了不到片刻,敌楼外就响起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再然后,一道健硕的身影就出现在敌楼外,清冷的月色洒落下来,将那人的影子拖得老长,一直延伸进入敌楼,小鹿原俊泗缓缓放松周身的肌肉,做好了扑击前的准备。

    直觉告诉小鹿原俊泗,来者多半就是狼牙部队的人。

    然而,让小鹿原俊泗失望的是,那道身影在走到敌楼门外后就不往前走,而是停在了那里不动了,难道对方发现什么了吗?小鹿原俊泗瞬间将自己的呼吸调到最低,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分割线

    来者是冷铁锋。

    冷铁锋的一只脚都已经跨出去,却又硬生生顿住了。

    这不是冷铁锋第一次带队行动,但是,带领狼牙与同样级别的对手交锋,对于冷铁锋来说却是第一次,所以冷铁锋比以往来得更加谨慎,也更加的小心,从一开始,冷铁锋就将他的感知开到了极致。

    在跨步进入敌楼的一霎那,冷铁锋忽然感到一阵刺骨的阴寒。

    敌楼里有埋伏!霎那之间,冷铁锋就凭着直觉,做出了判断,而刚刚跨出去的右脚,就那样硬生生的顿住,停在半空。

    下一刻,冷铁锋便回头打出一组手语。

    尾随在冷铁锋身后的韩锋还有莫子辰竖起拇指,示意知道了。

    再接着,莫子辰一个助跑,身体敏捷犹如狸猫,一下就挂住敌楼的斗拱,再一翻身,整个人就已经翻到了屋檐的上方,落下之后,甚至没发出什么声响,不得不说,莫子辰能够成为名震关中的夺命刀客,不是没有原因的。

    与此同时,韩锋也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了敌楼外。

    而此时的小鹿原俊泗,因为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到冷铁锋身上,对于韩锋还有莫子辰的靠近竟懵然不知,打个比方,小鹿原俊泗的感知就像是雷达,因为他的雷达已经牢牢的锁定住了冷铁锋,对于其余方向的侦察就变弱了。

    待莫子辰与韩锋都已经进入攻击位置,冷铁锋才终于一脚踏出进了敌楼。

    几乎是在冷铁锋进入敌楼的一霎那间,小鹿原俊泗便从房梁上屈膝起身,然而,就在小鹿原俊泗准备往下扑击的时候,轰的一声,与他近在咫尺的二楼窗户忽然间被撞开,然后一道身影就伴随着炸开的窗户猛的撞了进来。

    是潜伏在敌楼二层窗户外面的莫子辰,抢先动手了。

    莫子辰练得一手过人的暗器功夫,听力也是极好的。

    刚才隔着敌楼窗户,小鹿原俊泗的身形才刚有动作,莫子辰便已经把他给锁定,然后就一头撞开窗户扑了过去,在撞进去的同时,右手猛一甩,三枚金钱镖已经呈品字形,向着小鹿原俊泗呼啸着射过来。

    这下变起仓促,小鹿原俊泗情急之下,往后面一仰,才勉强的躲过三枚金钱镖,不过人也从房梁上倒翻了下来,这一落下来,局面却更加凶险,小鹿原俊泗立刻就落入了冷铁锋和莫子辰的两面夹击之中。

    这时候,小鹿原俊泗也顾不了许多了。

    “伊东桑,那智桑!动手!”小鹿原俊泗一声怒吼,伊东玉之介和另一个名叫那智真吾的特种兵就从阴影中冲了出来,各自举着明晃晃的军刀,分别迎向莫子辰和冷铁锋,五个人便立刻在昏暗的敌楼混战起来。

    敌楼里都已经乒乒乓乓的打成了一锅粥,韩锋却始终很耐心的躲在敌楼外,始终都没有援手的意思,这是因为韩锋对冷铁锋和莫子辰的身手极有信心,尤其是莫子辰,这家伙的身手厉害得紧,除了徐锐,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韩锋并不着急,他在等待,等待着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这时候,敌楼里突然响起叭的一声枪响,这是小鹿原俊泗忍不住鸣枪示警,向四周埋伏的鬼子特种部队求援了。

    枪一响,敌楼附近的几栋建筑里便立刻喧闹起来,紧接着,一队队身穿防弹战术背心的鬼子特种兵就冲杀出来,向着敌楼蜂拥而来,既便到了这时候,韩锋也还是没有起身援手的意思,还在耐心的等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