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向延安要人

    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蒋委员长正在接待来访的美国驻华公使詹森。

    最近这段时间,国民政府正在紧锣密鼓的争取美国政府的经济援助,因为随着大片国土的沦陷,国民政府的税源严重枯竭,而军费以及行政费用的开支却日益高企,仅凭云贵川以及广西的税收,已经是不堪重负了。

    所以,蒋委员长把主意打到了美国政府头上。

    美国政府不是当今世界上的头号经济强国么?拿出个十亿八亿美金,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至于借到这些经济援助之后怎么还的问题,蒋委员长却是没有想过,也不愿去想,还是先把眼前的难关给过了再说其他吧。

    大不了到时候拿海关税收抵押呗。

    不过,詹森却给了满心期盼的蒋委员长当头一盆冷水。

    “很抱歉,蒋先生。”詹森微微侧首,给了蒋委员长一个典型的西方式耸肩,然后接着说道,“我个人很愿意、也很希望美国政府能够给予国民政府以经济援助,然而,美国眼下仍由孤立保守主义主导,所以”

    坐在旁边的蒋夫人亲自充当翻译,将詹森的话翻译给蒋委员长。

    蒋委员长听完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甘,皱着眉头说:“五亿元不行,两亿也是可以的,实在不行哪怕五千万美元也好啊?”

    蒋夫人闻言微微有些蹙眉,此时的蒋委员长让她联想到菜场的小贩,不过,蒋夫人还是如实的将蒋委员长的意思转译给了詹森。

    “真的非常抱歉,蒋先生。”詹森再次耸了耸肩,又说,“不过,如果蒋先生真有急需的话,我倒是可以以个人名义从花旗银行争取五十万美元的信用额度,蒋先生凭借我出具的本票,可以随时从上海各家银行支取这五十万的美金。”

    “五十万美金?”蒋委员长怒了,打发叫花子么?

    当下蒋委员长没好气的对王世和说:“世和,送客!”

    王世和便上前一步,站到詹森面前肃手说道:“公使先生,请!”

    詹森的脸色便也垮了下来,旁边的蒋夫人赶紧道歉,詹森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站起身向着蒋委员长浅浅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目送詹森的身影出了房门,蒋委员长拿拐杖顿了顿地板,生气道:“美国人,总是言而无信,说好的给我们经济援助,结果说没就没了。”

    蒋夫人叹息一声,劝慰说:“达令,你应该理解,华美贸易的总量甚至还不及日美贸易总量的一个零头,如果你是美国的总统,恐怕也不会为了中国而得罪日本政府的,美国毕竟是一个以商立国的国家。”

    “但是日本是头狼!”蒋委员长再次拿拐杖顿地,生气说,“总有一天,美国人会因为他们的贪婪而自食恶果。”

    不得不说,蒋委员长其实还是有一些远见的。

    两年之后,美国人还真因为这个自食恶果了。

    不过此时,美国人却确实不可能因为中国这个小主雇而得罪日本这个大主雇。

    蒋委员长前几天刚刚得了一场感冒,刚才因为情绪一激动,便再次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蒋夫人便赶紧端起茶盏递过来,说:“达令,你先不要激动,喝口水。”

    结果,蒋委员长才刚刚吸了一口茶,便看到送走詹森的王世和又回来了。

    而且,王世和脸上的神色很是激动,一进会客厅就急声说:“委座,淮阴大捷,淮阴大捷!”

    蒋委员长端着茶盏的动作便僵住了,抬头,口含茶水愣愣的看着王世和。

    王世和知道蒋委员长在等他说详情,便接着说道:“苏鲁战区报告,昨天晚上,韩德勤的第八十九军在新四军的协助下于东沟镇全歼秋山支队,并于今天上午光复淮阴城,这一战足足歼灭了一万五千多鬼子!缴获无数哪!”

    “噗!”蒋委员长含在嘴里的茶水便喷出来,喷了蒋夫人一脸。

    蒋夫人啊了一声,花容失色,蒋委员长却是顾不上小娇妻了,难以置信的说:“怎么会这样?韩德勤不是让狼牙给逮了吗?还有他的八十九军,不是在配合秋山支队打新四军?怎么突然的,就把秋山支队给全歼了?”

    “这”王世和闻言也是愣了一下。

    是啊,八十九军不是说好了要跟秋山支队一起打新四军的么?

    怎么突然间画风就逆转了,就变成八十九军跟新四军联合起来全歼秋山支队了呢?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我脑子转的太慢?

    蒋委员长定了定神,说道:“你立刻让苏鲁战区出具一分详细的战报,尽快报上来,我要知道,苏北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王世和啪的立正,转身匆匆传达命令去了。

    蒋委员长这才转身看着蒋夫人,满脸抱歉的说道:“夫人,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

    一边说,蒋委员长一边掏出手绢替蒋夫人擦拭脸上的茶水,蒋夫人无奈的白了蒋委员长一眼,接过蒋委员长手里的手绢,苦笑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蒋夫人一边擦拭脸上的茶水,一边问道:“这个韩德勤,好像是古树同的同乡吧?”

    蒋委员长嗯了一声,点头说:“韩德勤一贯都十分听话,这次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放着新四军不打,居然打起日军来了,真是不像话!”

    蒋夫人皱着眉头说:“达令,话不是这么说,新四军要解决,但是这终究是远虑,日本人才是迫在眉睫的近忧,眼下还是应该以抗战的大局为重,要不然,全**民寒了心,于你的名声以及地位也是大为不利呀。”

    “夫人说的是。”蒋委员长的心情很快转好,欣然说,“韩德勤虽然没能借这个机会消灭掉苏北的新四军,但是能够全歼了秋山支队并光复淮阴,终归也是件好事,于眼下低迷的抗战大气氛也是一个极大的提振。”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远在延安的**也获悉了淮阴大捷的消息。

    朱老总还有周副主席也在第一时间聚集到了**的窑洞。

    “老毛,陈毅同志在电报上说,这次跟国民军的协同作战,乃是徐锐这小家伙一手策划并极力促成的,而且从实际效果看,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朱老总拿起桌上的电报抖了抖,兴奋的说道,“这小家伙,真的是每每有出人意料之举哪。”

    周副主席也点点头说道:“被徐锐这么一闹,苏北局势算是彻底的缓和了,而且相比之前,苏北的形势不是一般好,而是大好哪!”

    **轻嗯了一声,说:“这个小徐哪,自从去年底在无锡横空出世以来,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就打了无数胜仗,但是要说哪一仗打得最漂亮,却非这次淮阴大捷莫属,虽说这一仗是陈毅同志实际指挥的,但首功却还得记在小徐头上。”

    朱老总说:“老毛,你为什么会觉得淮阴大捷打的最漂亮?”

    **说:“因为这一战中,小徐不仅消灭了淮阴的日军,而且还让韩德勤的第八十九军变成了友军,这说明,小徐其实是一个很懂得斗争策略的军事统帅,而不是一个只知道猛打猛冲的猛将,之前小徐重创三十二集团军时,我还真担心他不懂得斗争策略,可是现在看起来哪,却是我多虑了。”

    朱老总点点头说道:“嗯,小徐同志成熟了。”

    “主席,老总。”周副主席拿起桌上另一纸电报说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一下小徐同志的这封电报了?这人,我们是给呢还是不给?”

    周副主席手中的这封电报,是徐锐向延安要人的电报。

    徐锐从飞虎队身上想到了,在各个根据地其实散布着大量有武术底子的老兵,如果把这些老兵集中起来,他也就不必满世界的到处去找人了。

    **微笑说:“这个小徐哪,这是在将我的军哪。”

    “老毛,我觉得要给。”朱老总沉声说道,“这些武术好手分散在各个根据地、各个部队,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比较能打的好兵,但是如果把他们集中起来,编入狼牙大队,那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可不得了,不敢说跨洋过海去东京刺杀小日本的天皇,但是潜入北平、南京刺杀侵华日军的高级将领,却非什么难事。”

    周副主席也点头说道:“我赞同老总的意见,眼下我们的条件是艰苦一些,甚至连给八路军、新四军将士配发统一的军装都困难,但是,我们**人仍应有大志向,还是应该尽可能的设法组建一支战略级别的特种部队。”

    **微笑说:“你们俩都这么说了,我还敢反对?”

    “就这么定了。”朱老总一锤定音说,“立刻给各个根据地、各个部队发文,让他们立刻选派有武术底子的好手去大梅山根据地,还要特别注明,所有部队都必须配合,谁要是阳奉阴违,到时候我不生气,老彭可是要发飙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