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调兵谴将

    “啥,扫荡提前了?”萧叔长瞠目结舌。

    何光明却不相信说:“政委,这不能够吧?”

    “有啥不能够的?”王沪生没好气的说,“我还能骗你?”

    “可是。”何光明挠了挠头,皱着眉头说,“团长不是刚把鬼子的军火库给炸了么?小鬼子为这次扫荡准备的军火也被炸掉了一大半,他们不是应该等军火重新补充到位么,怎么反而提前扫荡?这不符合逻辑啊。”

    “这世上不符合逻辑的事,多了去了。”王沪生说,“要不然,老祖宗怎么会说,兵者诡道也?还有,老徐用兵,哪次符合过逻辑?”

    “这倒也是。”何光明说,“团长用兵,从来就不按套路出牌。”

    王沪生说道:“小鬼子也学精了,这次也没有按正常套路出牌。”

    何光明说道:“政委,现在咋整?接下来这反扫荡,怎么打啊?”

    “是啊。”萧叔长也忧心忡忡说,“官县的地道才挖了一半不到,就凭这点地道,怕是堵不住从淮南方向过来的鬼子。”

    “不用堵了,这次老徐决定主动出击。”王沪生说。

    何光明和萧叔长闻言便猛然一愣,主动出击?真的假的。

    王沪生又说:“老徐已经发来电报,他现在正在赶来官县的路上,具体的作战计划在他赶到官县后再拟,但是大的作战方针已经确定了。”

    何光明和萧叔长闻言精神一振,问:“团长是怎么说的?”

    王沪生说道:“老徐已经决定了,由何书崖率三团在蒲县拖住从浦口过来的鬼子第一零四师团,由老兵率警备团在单县拖住从肥城过来的第六师团,然后由他亲率一团、二团、骑兵营、警卫营以及炮兵营,迎击从淮南方向过来的饭田支队。”

    “好家伙!”何光明闻言狠狠击节,叫道,“这回终于可以干一票大的了!”

    “老何,你可千万不要乱来!”王沪生说,“老徐特意叮嘱了,在他没到之前,绝对不允许擅自行动,否则就按军法处置!”

    “不会。”何光明连忙摇头说,“绝对不会。”

    还别说,何光明刚才还真有趁徐锐未到,先带着一团干一票的念头,不过被王沪生这么一说,他就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徐锐带兵,随和起来就跟亲兄弟似的,可是严厉起来却跟活阎王似的,那可真是六亲不认。

    王沪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赶紧集合部队吧,抓紧时间休整,还有老萧,一定要让炊事班多准备些肉菜,要打仗了,必须得让弟兄们养足了精力及体力,再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恶仗打,要是没有充沛的精力以及体力,怕是很难撑得住。”

    何光明和萧叔长满口答应,然后兴冲冲的去了,目送何光明两长的身影远去,王沪生脸上却充满了担忧之色,鬼子的扫荡突然提前,大梅山军分区的准备工作远未做好,这就给这次的反扫荡增添了无穷的变数。

    分割线

    蒲县县城,三团团部。

    杨八难带着一身尘土,走进会议室里时,发现八营长丁力、九营长雷鹏、机炮三连连长莫正强都到了,团长何书崖和副团长黄守信坐在会议桌一角小声的讨论什么,整个会议室的气氛竟显得有些凝重,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看到杨八难进来,何书崖马上中止了跟黄守信的讨论,说:“杨营长也到了,现在正式开会,我首先转达一条军分区司令部的命令,军分区命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拖住从浦口方向过来的鬼子第一零四师团至少七天时间!”

    “从浦口方向过来的鬼子?”

    “第一零四师团出动了吗?”

    “这是什么情况?鬼子的军火都被炸了,还要来扫荡?”

    “西尾寿造这老鬼子是脑子被驴给踢了?还是进水了?”

    杨八难、丁力、雷鹏还有莫正强四个营连长闻言面面相觑。

    “大家静一静。”黄守信敲了敲会议桌,说,“根据军分区获得的情报,鬼子不会再等大本营补充弹药到位,而会提前对咱们大梅山军分区展开大扫荡,确切的日期就是明天,明天上午,一零四师团、第六师团还有饭田支队,就会从浦口、肥城及淮南三个不同方向,同时向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发动向心攻击。”

    何书崖接着说:“我们团的任务是,守住浦县至少七天!”

    杨八难皱眉说:“两位团长,不是我长鬼子威风灭自家志气,以蒲县的平原地形,要想阻挡鬼子第一零四师团七天时间,怕是不易,一零四师团的战斗力或许要相对差一些,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满编师团,近三万人!”

    何书崖摇头说:“杨营长,局面可能比你预想的还要更严峻,守信刚才没说清楚,从浦口扑过来的并不止第一零四师团,还有独立战车第八联队。”

    “什么?独立战车第八联队?”

    “我的天,一整个战车联队?”

    “鬼子一个战车联队好像有近百辆战车!”

    一听这话,杨八难、丁力还有雷鹏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这三个人都是中央军出身,都曾经在淞沪战场、南京战场上跟小鬼子的战车部队有过交手,所以,对于战车并不陌生,更知道战车在战场上有多么的可怕。

    “所以说。”何书崖冷浚的目光从黄守信和几个营连长脸上扫过,沉声说,“这是对我们三团的一次重大的考验,如果我们三团能够通过这次考验,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困难可以击倒我们,从此可以拍着胸脯说,我们是大梅山军分区头号主力!”

    杨八难和丁力、雷鹏交换了一下眼睛,同时起身说:“团长,下命令吧。”

    “好。”何书崖挥手示意三人重新落座,又接着说道,“现在,我布置一下各营以及机炮连的具体作战任务,第一零四师团来势汹汹,又有战车联队助阵,所以跟鬼子硬拼是绝对不行的,好在经过这几天的紧张施工,地道已经初步成形,勉强也能一用了,我决定利用地道网络,再辅以地雷,跟小鬼子打一场超大规模的麻雀战。”

    分割线

    单县,城东小王村。

    高楚挑着一担水,步履轻快的走进了房东大娘院里。

    正在院子里拣黄豆的王大娘便赶紧起身,连声说道:“哎呀,高团长,你怎么又帮我挑水了,你说你都挖了半天的地道了,回来还要帮我挑水,还不得累坏了呀,高团长,今后可不许再给我挑水了啊。”

    “没事。”高楚将水倒进水缸里,笑着说,“我不累。”

    王大娘赶紧给高楚倒了一碗热水,笑着说:“快喝水。”

    高楚也没有客气,接过水碗喝了,又抹了抹嘴巴说:“大娘,水缸已经挑满了,院墙上的豁口也已经糊好了,柴禾也劈好了,等到明天放晴了,我再上屋顶帮你翻一下瓦,接下来的这个冬天你就可以安心猫冬了,呵。”

    王大娘连声说道:“高团长,你说你一个团长,工作那么忙,还帮我做这些活,该有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大娘。”高楚笑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高楚说这些话,做这些事时,院外聚集了不少中老年妇女,对着高楚指指点点,其中也有说怪话的,不过,更多的却还是众口一词称赞**的部队,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部队。

    包括高楚在内,训练之余帮助驻地百姓做些农活,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习惯。

    高楚在一群中老年妇女的指指点点中离开了王家,准备前往村口继续挖掘地道,高楚跟何光明不同,高楚虽然也是西北军出身,原本身上也有不少旧军人习气,但是这个家伙的思想改造要比何光明更快也更彻底。

    就现在,高楚的作风已经跟老红军没什么差别了。

    只不过,高楚才刚走到村口,还没来得及下井呢,迎面就见一匹快马疾驰而来,然后很快就到近前,再定睛看时,高楚却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来人竟是冷铁锋。

    “冷队长!”高楚赶紧挺身立正敬礼,然后笑着说,“你怎么来单县了?”

    冷铁锋翻身下马,又随手将缰绳扔给高楚的警卫员,然后说:“马上集合部队,有紧急战斗任务。”

    高楚闻言愣了下:“有紧急战斗任务?”

    “嗯。”冷铁锋点头说,“情况有变,鬼子扫荡提前了。”

    高楚这下的应过来了,一蹦三尺高,然后扭头大吼道:“通信班,紧急集合!”

    很快,通信班的十几个通信兵便纷纷跑到高楚的面前,班长整好队列报告说:“报告团长,通信班集合完毕,请指示!”

    高楚大手一挥说:“立刻分头通知各营、各连,立刻到小王村集合!”

    “是!”通信班长轰然应喏,又回头分派任务,“你去东庄通知一营二连,你去曹店通知三营九连,你去小李庄通知二营五连”

    很快,十几个通信员便骑马分头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