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焦头烂额

    西尾寿造嗯了声,心下已经有些意动。

    从根本上讲,西尾寿造就是个纯粹的军人,他只会从军事角度考虑问题,而无法上到政治层面从全局看问题,所以他对招降徐锐所能带来的重大利好有些不太认可,他坚持认为军事问题必须军事解决,所以徐锐必须坚决消灭。

    当下西尾寿造说:“河边桑,如果对大梅山展开军事行动,你可有预案?”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昨天晚上卑职一直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如果真对大梅山展开突然袭击,那么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一个字,就是快!如果行动迅速,打大梅山独立团一个措手不及,等徐锐反应过来之时,大局就已经鼎定了。”

    顿了顿,河边正三又说道:“大本营那边或许会不满,但木已成舟,想必也不会因此责难大将阁下。”

    西尾寿造点点头,又说道:“继续说下去。”

    河边正三又说道:“那么,要怎么做才能够做到快字?首先是选择一条合适的路线,如果从肥城出兵,大梅山西部的丘陵、山地及糟糕的道路状况将严重妨碍行军,这次行动也就丧失了突然性,所以,驻扎肥城之第六师团不适合出兵。”

    停顿了下,河边正三又接着说:“同样道理,驻防蚌埠的第九师团也不合适,正在扬州整训的第十师团倒是可以从东部直插梅镇,但第十师团才刚刚恢复编制,战斗力还远未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所以,也是不合适。”

    西尾寿造沉声说:“那么,就只剩下第一零四师团了!”

    在攻占广州之后,日军大本营就将第四师团、第一零四师团划归华中派谴军序列,遂即从水路调来华中战场,不过这两个师团并未参战,在武汉会战结束后的第一时间,第四师团就已回归关东军序列,眼下只剩第一零四师团还留在南京。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说,“在土肥原机关与徐锐开始谈判前,第一零四师团所属的步兵第一零八联队,就已经渡过长江进驻浦口,我们完全可以趁天黑,将第一零四师团剩下的三个步兵联队及野炮兵、工兵、辎重兵联队,秘密运至江北,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围歼浦口当面之敌,随后挥师北上,直扑梅镇!”

    稍稍停顿了一下,河边正三又说:“从浦口经蒲城再到梅镇,这条线路是最短的,且道路状况良好,利于第一零四师团机动,唯有一点,派谴军司令部恐怕得给第一零四师团配备足够的汽车,以尽可能的提高机动性。”

    “哟西。”西尾寿造欣然道,“河边桑,你尽快拿出详细方案。”

    “哈依!”河边正三对着西尾寿造重重一顿首,然后转身兴冲冲的去了,自从他来到华中派谴军参谋长的任上,还从来没有制定过大的作战计划,武汉会战的计划,也是第十一军司令部拟定,跟他这个派谴军参谋长没有任何关系。

    可现在,他河边正三终于可以借这个机会一展身手了。

    河边正三带着华中派谴军参谋部的参谋忙了一个通宵,终于制定了详细的行动方案,西尾寿造看过后非常满意,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大名,然后,南京城内的各个日军机构以及伪维新政府的各个相应的机构就悄然动转起来。

    为了保密,河边正三给整个计划冠名为皖南风暴。

    意思是说,日军即将展开的军事行动针对的是皖南的国民军以及新四军,而不是地处皖中的大梅山区,只不过,西尾寿造和河边正三却低估了**方面的情报能力,尤其低估了江南在情报分析判断方面的能力。

    借助身份之便,江南搜集了上百条情报。

    但是,江南并没有被这些看似纷繁复杂的表象所迷惑,因为她从诸多指向皖南地区的情中敏锐的发现,其中有一条情报跟即将展开的“皖南风暴”毫不相干,这条情报就是,华中派谴军司令部责成伪南京市政府于一天内搜集两百条民船!

    江南敏锐的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因为国民军及新四军控制之下的皖南多是山区,在山区的军事行动,征集船只又有什么用呢?

    这么一想,江南立刻惊出一身冷汗。

    分割线

    就在西尾寿造和河边正三紧锣密鼓准备突袭大梅山时,上海的土肥原贤二却已经被狼牙搅得焦头烂额,仅仅一个晚上,在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特工总部就遭到了三次枪击,而且这些枪手的枪法还精准得吓人。

    七十六号的特工也反击了,但根本不是对手。

    李士群、丁默村他们已经不敢再去七十六号。

    李士群甚至跑到土肥原机关来哭告,央求土肥原贤二给他们换个安全的地方办公,最好让他们跟土肥原机关在一栋大楼里办公,一群没用的废物!

    只不过,昨晚上吃鳖的并不只有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还有龙华、虹口以及闸北各区的日军巡逻队,也遭到了狼牙的突然袭击,那些可怕的狼牙,仿佛是从地底冒出来似的,突然间就出现了,而且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完成袭击并且撤离,等宪兵队的援军赶到之后,现场却只剩下十几具或者六七具不等的尸体。

    不得已,日军方面只能够暂时停止夜间巡逻。

    但既便是这样也还是没用,狼牙紧接着又袭击了宪兵队某一驻地,将驻地内驻扎的一个小队四十多名宪兵,全部枪杀,而且整个袭击过程仅用时不到五分钟,等附近各个据点的援军赶到之时,驻地的四十多名宪兵已经集体玉碎。

    从凌晨零点始,土肥原贤二案头的电话铃声就没停过。

    既便到了天亮,那些该死的狼牙也不见消停,仍是频频痛下杀手,到了中午时分,已经有六十几处岗哨或者驻地遭到对方袭击,玉碎的官兵已经超过两百人,而且从目前看,这种局面仍然没有消停的迹象,似乎还要再持续下去。

    接完一个电话,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遂即上海宪兵队队长中村俊大佐匆匆走进来,顿首说:“将军阁下,狼牙部队刚刚袭击了汇山码头,不仅打死了驻守码头的数十名勇士,还一把火将码头上囤放的数百吨军需物资烧了个干净,再这样下去,整个上海就全乱套了。”

    “八嘎!”土肥原贤二一拳重重砸在办公桌上,咆哮道,“反击,立刻反击,上海所有宪兵所有驻军,统统的出动,展开全城搜捕,一旦发现持枪武装分子,立刻击毙,我还就不相信了,区区一支狼牙部队,真就能翻了天?!”

    然而,土肥原贤二话音才刚落,司令部外骤然响起突兀的枪声,持续的枪战中,甚至连土肥原贤二办公室的玻璃窗也被子弹击碎,玻璃碎片哗啦啦落下来,其中一块碎片,还从土肥原贤的脸上划过,一下血流如注。

    中村俊赶紧抢上前来护住土肥原贤二,惶然大叫道:“来人,快保护将军阁下!”

    几个警卫很快冲进来,两人将土肥原贤二护在身后,剩下几人则掩到窗户后面,举枪对着窗外,开枪反击,但是下一霎那,其中一个警卫便立刻打着旋儿,翻身栽倒在地,土肥原贤二清楚的看见了,那个警卫被对面枪手一枪打爆了头。

    看着倒地的那个警卫,土肥原贤二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离他竟然如此之近。

    不过下一霎那,土肥原贤二就对刚才的命令起了怀疑,这些狼牙竟然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袭击他的司令部,足见是有所仗恃的,大举出动上海的宪兵以及驻军,真的能够阻止得了他们吗?这些狼牙只要往人堆里面一钻,谁能分辩出是谁?

    除非把上海的中国人全都杀个精光,否则很难逮住他们。

    当下土肥原贤二叹息说:“中村桑,刚才的命令撤销。”

    中村俊虽然感到困惑,却还顿首说:“哈依。”

    分割线

    土肥原机关斜对面的一栋三层小洋楼的天台上,钻山豹单膝跪在护栏后面,正端着一把三八大盖,连续开枪射击,对面土肥原机关的各个楼层的各个窗户后都有鬼子,都躲在窗户后面射击,不过钻山豹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藏身的这栋小洋楼距离土肥原机关足有一百米!

    这么远的距离,鬼子使用的又都是南部式手枪,很难击中他。

    土肥原机关大门外倒是有手持三八大盖的岗哨,不过已经让钻山豹摞倒了,此刻早已经成了躺地上的死尸,大门内的几个小鬼子蠢蠢欲动,想要冲出来,却始终遭到钻山豹和埋伏在不远处另外一栋大楼上的韩锋的压制。

    钻山豹始终掐着时间,五分钟一到,便果断停止射击,然后向另一侧那栋大楼天台上的韩锋打出战术手语,撤退!下一个霎那,钻山豹一个箭步,就冲出小洋楼天台,轻盈如狸猫落在左近民房顶上,再顺势一个前滚翻到了民房的屋檐上,然后伸手攀住屋檐,接着一个翻身就到了屋檐之下,再一松手人就轻盈如燕的落到地面上。

    这条撤退路线,是钻山豹在行动之前就已经看好了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