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夜谈

    当天深夜,在无为县刘渡镇的一片芦苇荡里,徐锐跟未来的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史迪威以及苏联驻华公使切列夫进行了一场长时间的交流。

    交流正式开始之前,史迪威和切列夫都掏出了笔记本和钢笔,做好了做笔记的准备。

    徐锐甚至还注意到,在史迪威和切列夫的笔记本的扉页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他们想提的问题,很显然,两人对今天的这次谈话,已经准备很久,以至于应该跟徐锐提什么样的问题都已经拟好了。

    史迪威首先提问道:“徐司令,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在与日军的历史交战中,都展现出了极其高超的战术指挥能力,还有你们大梅山青训队,居然在教授坦克集群运用以及大兵团大纵深作战理论,可是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似乎是一个纯粹的特种兵训练机构,似乎不可能教会你这些?”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史迪威很长时间了,几乎是从他注意到徐锐的那一天起,这个问题就已经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徐锐的战术指挥能力,究竟是从哪里学的?徐锐在战场上对兵力及火力的运用,阵地构筑,非常前沿,非常老辣。

    比如说徐锐所指挥的南通之战,徐锐集中了几十挺九二式重机枪,并且将重机枪阵地构筑在山体的反斜面,这在西点军校都属于研究课题,很显然,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不会教授这些,中国的陆军大学更没这个能力。

    来到大梅山后,史迪威就更加困惑了。

    因为他发现,大梅山的军校里居然在教授步炮协同、步坦协同以及空地协同等课程,更让人匪夷所思的,则是坦克集群的使用以及大兵团大纵深作战理论,这在苏联优龙芝,美国西点军校都属于刚兴起的军事课题,根本没有公开向学员公开授课。

    所以史迪威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徐锐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前沿军事理论?

    徐锐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叮嘱下老王,不要随便让外人参观青训队上课,可当初徐锐压根没想到,切列夫和史迪威居然会来听课,现在坏事了,你怎么向人家解释?中国并非什么陆军强国,可是中国的一个山沟沟里居然在教授当今世界最前沿的军事理论,这事无论如何说不通啊。

    最后实在没辙,徐锐只能够推到德国身上。

    当下徐锐说道:“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当然不教这些,但在柏林军事学院,这些并不算什么前沿课题,比如兵力及火力的集中使用原则,是基于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坦克集群的使用以及研究,当首推大毛奇,大纵深理论首推古德里安。”

    切列夫又问道:“这么说,徐司令曾经在柏林军事学院深造?”

    徐锐淡然回应:“难道说,一定得在柏林军事学院里深造过,才能学到柏林军事学院教授的军事理论知识?”顿了顿,徐锐又微笑说,“好吧,我就直说了吧,我并非柏林军事学院的学员,而只是一名旁听生。”

    “旁听生?”切列夫和史迪威面面相觑。

    徐锐说道:“我从小就对军事很感兴趣,但是当我的祖父准备送我进德国的军校深造时却遇到了麻烦,因为当时我爷爷和我并未放弃中国国籍,所以并不具备入读德国任何一所军事院校的资格,最后我祖父花了很多钱才终于替我争取到了旁听的机会,顺便说一句,正是因为我的德国导师推荐我进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

    史迪威说:“能教出你这么优秀的学生,想必你的导师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军事理论家,徐司令,能否把您导师的大名告诉于我?”

    “抱歉,这个恐怕不行。”徐锐摇头说,“至于原因,你们懂的。”

    史迪威和切列夫面面相觑,他们懂个屁,不过既然徐锐不想说,他们也不好多问。

    接着切列夫问了一个很庞大的问题:“徐司令,我想请问,您是怎么看待中日两国之间的这场战争的?”

    西方各国在中国都有着各自的利益,但是要说利益最大者,却非苏联莫属!

    所以反过来,苏联也是对日本大举入侵中国反应最强烈的,因为日本此举,不仅严重损害了苏联的在华利益,更严重威胁到了远东的安全。

    切列夫并不认为,徐锐能够决定国民政府的对日政策走向,但是,跟徐锐这样奋战在最前线的优秀中国将领,探讨下中日战争的未来走向,肯定是有帮助的,至少可以帮助苏联在决定对华决策时,少犯一些主观的错误。

    打一个比方,如果像徐锐这样的前线将领都对这场战争感到悲观,那么苏联在制定对华以及对日政策时,就应该毫不犹豫的将中国牺牲掉,以换取日本谅解,但是,如果像徐锐这样的前线将领对这场战争充满必胜信念,苏联就应该更多的扶持中国。

    徐锐深深的看了切列夫一眼,说道:“我对这场战争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不等切列夫再问,徐锐又接着说道:“理由有三,其一,中国拥有四万万人口,拥有着永不枯竭的海量兵源,反观日本,不过七千余万人口,长久消耗下去,最后首先耗尽人力的一定是小日本,而绝不会是中国。”

    史迪威说:“但是现代战争,更多的是拼工业基础,而非人口数量。”

    徐锐说道:“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二点,日本的工业基础虽然很强大,但是本身并无任何资源,他的所有资源都依赖进口,尤其是原油以及像胶,所以在不远的将来,小日本一定会出兵东南亚,以夺取东南亚的原油及橡胶。”

    顿了顿,徐锐又微笑着对史迪威说道:“届时日英两国将不可避免的爆发战争,那么美国政府又将持什么立场呢?”

    史迪威不假思索的说:“美国政府当然与英国在一起。”

    “所以。”徐锐耸了耸肩,又接着说道,“从地缘上看,小日本将不可避免的与英、美两国爆发战争,史迪威将军,小日本的工业基础虽然强大,但是还能强过你们美国不成?还能强过你们美、英两国不成?

    史迪威耸了耸肩说道:“那当然不可能。”

    徐锐立刻又接着说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中华文明是当今世界唯一沿续至今的文明,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没有中断,在将来也必将会持续下去,所以,小日本想要征服中国,意图灭亡中华文明,纯属是妄想!”

    说完了,徐锐又反问切列夫:“切列夫先生,我的回答您还满意吗?”

    切列夫闻言耸了耸肩,他也说不上满意还是不满意,不过有一点他已经确定,那就是像徐锐这样的,前线指挥官,对战胜日本似乎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史迪威又问了一个更加具体的问题:“徐司令,据我所知,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很快将由军事进攻为主,转向以政治诱降为主,也就是说,正面战场上的大的军事行动将会告一段落,但是反过来,对于占领区的治安肃正战很快就会大举展开,尤其是你们大梅山将首当其冲,不知道你们大梅山军分区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呢?”

    “史迪威将军,对于您的这个问题。”徐锐耸了耸肩说道,“我只能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不过我向您保证,很快你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谢谢。”史迪威微微侧首,又说道,“我的下一个问题是”

    分割线

    徐锐和两个洋鬼子的谈话迟迟没结束,赛红拂那边却已经望眼欲穿了。

    为了今晚的欢聚,赛红拂特意跑到江边僻静处洗了一个澡,还往身上洒了香水,脸上也抹了点胭脂,在忽明忽灭的烛光中就显得格外明艳。

    小桃红就忍不住说道:“姐,今晚上你可真好看。”

    赛红拂白了小桃红一眼,嗔道:“合着姐就今晚好看,以前不好看?”

    “姐,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小桃红连连摇头说,“以前也好看,就是今晚上姐特别特别好看,姑爷见了一定会欢喜死。”

    “才不会呢。”赛红拂打趣道,“都说妻不如妾,他现在肯定更喜欢你。”

    “不是不是,姑爷可喜欢姐了。”小桃红连忙说,“就连晚上做梦念叨的也是姐。”

    “你怎么知道他做梦也念叨着我?”赛红拂敏锐的发现了问题,瞪大眼睛问道,“小桃红,你跟他好了?”

    “没有没有。”小桃红连忙摇头说,“姑爷没要我。”

    “没有要你?”赛红拂不满的道,“那姐可就要说你了,姐让你照顾他,你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这男人都是爱偷腥的野猫,长时间不碰女人一准会打野食,老娘可不希望将来家里多出一堆的野女人,小桃红你知不知道?”

    小桃红低低的说:“姐,小婢知道的。”

    “知道你还晾着他,还不跟他好?”

    “可是,可是姑爷就是不肯碰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