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祸福相依

    中国有个典故,叫塞翁失马。

    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吊诡,明明是件坏事,可在坏事当中却很可能暗藏着好事,对徐锐和独立团来说就是这样。

    高楚突然被捕,对于整个作战行动来说绝对是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也正是因为高楚的突然被捕,才迫使徐锐改变初衷,决定执行三号应急预案,然而,徐锐和独立团全体军官所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徐锐的这一决定,却阴差阳错的帮助独立团躲过了一场大劫难。

    事情还得要从黄守义说起。

    黄守义在日本留过学,极度崇拜日本的文化以及国力,是个铁杆汉奸,回家之后也是死心塌地的替小鬼子效力,在梅镇时,还曾想把梅镇经营成鸦片基地,通过贩卖鸦片来替小日本筹措战争经费,当然了,在替小日本筹措战争经费的同时,黄守义也能够趁机大发横财。

    只可惜,徐锐的到来搅黄了黄守义的如意算盘。

    所以对于徐锐还有独立团,黄守义是恨到了骨子里。

    不过,黄守义终究不是能掐会算的半仙,所以他并不知道徐锐已经带着独立团的九百多精锐借着伪军第一旅的招兵悄悄潜入肥城。

    黄守义是从罗丰的伪军三团嗅出的异样气息。

    昨天,罗丰跟徐锐约定好之后,就开始着手选拔攻打鬼子军火库的突击队,罗丰十分重视这次作战行动,因为这次作战行动不仅关系着独立团能否向鬼子复仇,更关系着他们88师的残部能否顺利归建。

    然而,恰恰是因为罗丰的重视,结果惹出了纰漏。

    因为从一开始收编第88师战俘,安达僚太就不怎么放心,除了让陈世团暗中监视罗丰以外,安达僚太更授意黄守义暗中监视第88师残部行动,黄守义为了更好的监视第88师残部也就是伪军三团的行动,花了极大代价在88师残部中收买了两个排长。

    结果,罗丰以及第88师残部的异常举动,就通过这两个排长反馈给了黄守义。

    黄守义接到报告时已经是凑晨一点多了,这个时候安达僚太很可能已经睡下,不过这狗汉奸并没有因为可能惹怒安达僚太就拖到第二天天亮,而是连夜前来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部,紧急求见安达僚太。

    安达僚太早年参加过日俄战争,因为伤到神经系统,所以入夜之后容易犯困,一般晚上十点之前一准就会上床睡觉。

    所以,当安达僚太被叫醒之后,心情是十分糟糕的。

    “黄桑。”安达僚太用阴冷的目光盯着黄守义,问道,“什么事?”

    黄守义点头哈腰说:“太桑,小人刚刚得到可靠情报,罗丰正在三团暗中选拔一批精锐老兵,组建一支什么突击队,可是据我所知皇协军最近好像并没有什么行动,小人觉得此事十分蹊跷,所以赶紧过来向太桑报告。”

    “纳尼?”安达僚太闻言顿时心下一凛,睡意也在顷刻之间不翼而飞,“黄桑,你说罗丰在暗中选拔精锐老兵,组建突击队?”

    “哈依。”黄守义顿首说,“此消息绝对可靠。”

    “八嘎。”安达僚太又道,“那么你可知道,罗丰组建这支突击队,有何目的?”

    “这个却是不知道。”黄守义摇头说道,“小人收买的内线并不是罗丰的心腹,所以无法得知罗丰的核心机密,不过小人以为,罗丰暗中选拔精锐老兵组建突击队,绝对不怀好意,太桑还是应该先下手为强。”

    安达僚太便立刻蹙紧眉头,沉吟不语。

    安达僚太更倾向于认同黄守义的判断,罗丰暗中选拔精锐老兵组建什么突击队,绝对不怀好意,但是安达僚太不能不考虑,万一事态失去控制,导致整个三团反水,则势必会极大削弱皖中警备师的实力,这是安达僚太所不愿意看到的。

    毕竟,打造皇协军皖中警备师这样一支部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权衡再三,安达僚太还是决定等明天天亮之后将罗丰召到司令部,然后杀了他,再由黄守义接替第二旅旅长的职务,同时由陈世团接替三团团长职务,至于三团的那几个营长,就交给陈世团负责处理。

    这样就可以将罗丰被杀的影响减小到最低限度。

    而如果现在就连夜召见罗丰,罗丰肯定会意识到事情败露,没准就会铤而走险。

    当下安达僚太说道:“罗桑,你这就回去,表面上不要露出声色,但暗地里却要提前做好准备,等明天一大清早罗丰离开旅部,立刻就出兵控制旅部,同时配合陈世团拿下三团的几个营长,尽可能的控制住局面。”

    “哈依,小人明白。”黄守义闻言顿时大喜。

    安达僚太终于答应了对罗丰下手,这也就意味着他黄守义终于可以上位,当上皖中警备第二旅的旅长了。

    当下黄守义又说道:“太桑,如果您没别的吩咐,小人这就回去准备了。”

    安达僚太挥了挥手,正要说话时,客厅里的电灯却突然间黑了,霎那间,整个会客大厅就变得黑咕隆冬,伸手不见五指。

    “八嘎牙鲁。”安达僚太顿时气个半死,咒骂道,“工兵联队那群蠢货,白天才刚刚检修过电路,结果才不到一天时间,立刻又出了停电事故,这一群蠢猪,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连个电路都检修不好。”

    不过骂归骂,安达僚太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两天连续停电,安达僚太甚至也已经逐渐习惯停电了,还道这不过是一次单纯的电力故障。

    过了没一会,司令部的勤务兵就打着手电走进来,捻亮了汽灯。

    但就在这时,司令部外却忽然间传来密集的枪声,听到这枪声,安达僚太顿时愣了一下,大声道:“哪里打枪,哪里在打枪?”

    很快,就有一个少佐参谋匆匆入内,向安达僚太报告说:“司令官阁下,枪声是从军火库方向传过来的。”

    “纳尼,军火库?!”安达僚太闻言顿时心头一跳。

    黄守义也跟着大叫了起来:“太桑,一定是罗丰的突击队!一定是罗丰暗中组建的突击队在袭击军火库!他们要袭击军火库!”

    “八嘎牙鲁,罗丰!”安达僚太恶狠狠的咒骂一声,虽然吃惊,却并不惊慌,因为军火库拥有足足一个中队的守备部队,罗丰就算把他的伪军第三团全部调上去,也不可能拿得下来。

    说到底,伪军仅只有很少量的弹药。

    当下安达僚太喝道:“马上给我接军火库。”

    少佐回答道:“司令官阁下,军火库电话接不通,应该是电话线路被切断了。”

    “八嘎,电话不通,那就用电台给我联络。”安达僚太怒道,“用电台,电台!”

    少佐顿首说:“司令官阁下,因为停电,司令部所有电台已经全部停用,所以,无法通过电台联络军火库。”

    “八嘎,备用的柴油发电机组呢?”

    “备用的柴油发电机组出现故障,还没有修好。”

    “八嘎!”安达僚太越发气得暴跳如雷,劈手扇了少佐参谋一耳光,然后骂道,“那就立刻派通讯兵前往,搞清楚军火库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立刻派出通讯兵前往步兵第一大队,让第一大队做好出击准备!”

    “哈依。”少佐参谋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独立团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轻松拿下了发电厂。

    鬼子由于兵力不足,需要把守的据点又实在太多,所以只在肥城发电厂驻扎了一个班的鬼子兵,因为跟军火库、油料库、粮库、车站、机场这样的军事重地相比,发电厂实在有些微不足道。

    安达僚太只往发电厂派驻了一个班,除了一个班的鬼子兵,安达僚太还从伪军皖中警备师抽调了一个排负责守卫发电厂,发电厂毕竟是在城内,有城垣工事保护,所以有一个班的鬼子外加一个排的伪军负责守备,已经是足够了。

    然而,安达僚太没有想到,危险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内部。

    驻守发电厂的这个伪军排,是南霸天第一旅的一个排,排长是南霸天的亲信。

    有了这一个排的伪军相助,驻守发电厂的一个班的鬼子在睡梦中就被结果了。

    一枪未发,独立团就轻松控制了整个发电厂,本来,按照计划,再接下来就应该把发电厂炸掉,可是看着那些发电机组,徐锐却忽然有了新的想法,将来大梅山根据地如果要修建兵工厂,电力就不可或缺。

    而眼前的这几组热电机组,如果能拆下来再运回大梅山根据地,他们根据地不就有了一个火力发电厂?而且大梅山根据地不缺煤,野马滩的煤田大火早晚会扑灭,这个煤矿开采出来正好用来发电。

    当下徐锐冲着南霸天吼道:“老倭瓜,行了!”

    南霸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回头问道:“团长,不炸发电厂了?”

    “不炸了,这发电机组留着还有大用,将来咱们根据地早晚也要修建发电厂。”徐锐嘿然一笑,又对南霸天说,“留下一个步兵排守住发电厂,再带上剩下的人跟我去鬼子司令部,跟老子前去会会安达僚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