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酒楼

    何书崖一进城门,就看到莫子辰站在前面不远处招手。

    “何营长,这边,这边。”莫子辰浑然不顾四周来来往往的行人,招手高喊。

    “老莫,你怎么在这里?”第一个冲上前去跟莫子辰拥抱的却是韩锋,跟部队分开虽然只有不到半个月,可在韩锋的感觉中却像是分开了一个世纪般长久,所以骤然之间见到独立团的战友,韩锋就很是兴奋。

    既便莫子辰的性子有些阴冷、孤癖,韩锋也忍不住想要拥抱他一下。

    “别介。”莫子辰却伸手挡住韩锋,说道,“老子可没有断袖之癖。”

    “断袖之癖?”韩锋这个大老粗哪知道断袖之癖这个典故,当时就闹了个满头雾水,还是何书解释完之后,韩锋才知道,当时一张黑脸就红了,呸声说,“我呸,老莫你给老子等着,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我还怕你?”莫子辰嗤的一声笑,又把目光转向高汉亭,抱拳说,“这位想必就是四支队高司令员了吧?”

    听到莫子辰在大街上公然称呼高汉亭为高司令员,高汉亭的警卫员石彪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赶紧环顾四周,好在四周的行人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当下松了一口气,又向莫子辰投去恶狠狠一瞥。

    高汉亭却是浑不在意,抱拳回礼说:“正是老子,你们徐团长呢?”

    莫子辰说:“我们团长已经在无双楼摆好了酒筵,专等高司令员赴筵。”

    高汉亭抖了抖身上的黑缎面子长袍,淡淡的说道:“知道了,前面带路吧。”

    “高司令员请。”莫子辰转身肃手,高汉亭便径直当先而行,石彪、大卫一行鱼贯跟上。

    梁一笑跟何书崖走在最后,一边走,一边小声问何书崖说:“喂,刚才那个人是谁啊?胆子可真大。”

    “他啊,是我们团长的警卫员老莫,莫子辰。”何书崖说,“我跟你说,这人的本事可大了,尤其使得一手好金钱镖,三十步内例不虚发!”

    梁一笑却不关心莫子辰身手有多厉害,紧接着又问道:“你不是说你是连长么,怎么刚才他称呼你营长?”

    “这个……”何书崖脸上微微露出一抹不自然色,说,“营长只是代理的,而且还是副的,连长才是我的本职。”

    梁一笑又问道:“那你们营长是谁?”

    何书崖回答说:“营长是我们团长兼任的。”

    “这你还不明白呀?你们团长兼任营长只是暂时的,你接任营长是早晚的事。”梁一笑的一对美目弯成了月牙儿,说道,“真没看出来,你年纪青青的,居然就当上营长了,这要是再过几年,那还能得了?”

    “笑姐,你可别瞎说,让团里的弟兄听见了不好。”

    “瞧你那小样,心里美着呢,可嘴上就是不承认。”

    两人正说话间,一行人就来到了一座气派的酒楼前。

    更加气派的是,在这栋酒楼大门外甚至于沿街两侧,都跟插标枪似的插满了伪军的岗哨,简直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端的是戒备森严!

    饶是高汉亭胆大无比,平时也浑不把伪军放在眼里,此刻骤然间看到这么多的伪军岗哨,脚下也不由一顿,我的乖乖,该不会出事了吧?

    抬头看了看高高挂在酒店二楼屋檐下的招牌,可不就是无双酒楼?

    看来真是出事了,伪军出动这么多人,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倒也没有辱没徐锐这个独立团团长的身份,就不知道有没有抓住徐锐。

    跟在高汉亭身后的石彪也下意识的脱下毡帽,将藏在毡帽里的勃朗宁手枪紧紧握在手里,一行八人,就只有石彪一人带了武器,只要高汉亭一声令下,石彪就会毫不犹豫开枪杀人,既便面对上百的伪军,他也是无所畏惧。

    就在高汉亭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救人之时,莫子辰却跟没事人似的,抬脚就走向了无双酒楼的大门,再然后,让高汉亭和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事发生了,看到莫子辰,把守在酒楼大门口的伪军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啪的抬枪致敬!

    没错,真是抬枪致敬,那啪的一声,却把高汉亭震得不轻。

    莫子辰直到进了大门,才发现高汉亭一行还站在大门外没跟上来,便又走出来,招手喊道:“高司令员,我们团长就在楼上雅间等着呢,快走啊。”

    高汉亭这才如梦方醒,赶紧跟着走进酒楼大门,石彪赶紧跟上。

    进了大门,才发现一楼大厅摆放着十几张酒桌,却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顺着楼梯上到二楼,又在莫子辰的引领下来到天字一号包厢前,人刚到,包厢门就从里边被人推了开来,然后两个伪军军官从里面走出来。

    前面的那个伪军军官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零出头,虽只有少尉军衔,可那股子气势却是压都压不住,完全的盖过了他身后的那个伪军少将,一霎那之间,高汉亭就意识到,这个乔妆成伪军排长的年轻人肯定就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徐锐。

    至于那伪军少将,高汉亭却并不关心,当下抱拳作揖说:“徐团长,久仰大名。”

    “高司令员,小弟对您才真是久仰大名。”徐锐依着礼数向高汉亭敬礼,“尤其是刚才进城门时,高司令员就跟回自家司令部似的,浑没把肥城一万多鬼子放眼里,就凭这分胆识,小弟就得说个服字。”

    “还是不如徐老弟你呀。”高汉亭哈哈一笑,说道,“老哥我鼓起勇气才敢进城,哪像老弟你,进了城不说,还能驱使伪军摆下这么大的阵仗,就冲这个,老哥对你就得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哪。”

    “哈哈,高司令员太抬举小弟了。”徐锐大笑道,“这阵仗却不是小弟摆下的,而是罗营长摆下来欢迎高司令员你的,对了介绍一下,高司令员,这一位是国民军第88师262旅524团3营营长,罗丰。”

    “在下罗丰,见过高司令员。”罗丰啪的立正敬礼。

    “你是罗丰,我听说过你。”高汉亭说,“你这是要反正?”

    罗丰淡然道:“在下原本就不曾当汉奸,又何来反正之说?”

    “哦?是吗?”高汉亭闻言顿时眼前一亮,如果肥城这一仗能得到罗丰的伪军第二旅协助,那么胜算就更高了。

    徐锐大笑道:“高司令员,罗营长,咱们别只顾着站在外边说话了,里边坐,咱们坐下说话。”

    说完了,徐锐又抬头吩咐莫子辰:“老莫,让赶紧上菜。”

    “是!”莫子辰啪的立正,转身去吩咐酒楼伙计赶紧上酒、上菜。

    再说徐锐、高汉亭、罗丰三人走进雅间坐定,徐锐当仁不让坐了主位,高汉亭坐了主宾席,罗丰只能打横作陪。

    对此,罗丰并没有什么抵触心理。

    而且,直到此刻罗丰内心都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之前在他的旅部,任凭徐锐说破了大天,他也不信徐锐真就敢打肥城,但是此刻见到了高汉亭,罗丰却开始相信,徐锐或许是认真的,他或许真要打肥城,因为高汉亭的四支队可是足足有九千余人。

    “罗营长,现在你该相信我不是说笑了吧?”徐锐笑道。

    这次在无双酒楼摆下这么大阵仗,徐锐表面上是在请求罗丰帮他个忙,招待一个重量级的贵宾,其实就是借高汉亭来说服罗丰,从目前来看,这步棋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罗丰明显已经意动了。

    不到片刻,酒楼伙计便将热菜流水价端上。

    徐锐起身,亲自给高汉亭、罗丰倒了杯酒,然后端起酒杯说:“高司令员,罗营长,这第一杯酒,敬所有牺牲在淞沪战场、南京战场的****英魂!”

    高汉亭、罗丰跟着端起酒,肃然应和:“敬所有牺牲在淞沪、南京的****英魂!”

    说完了,三人便倾转酒杯,将杯中的酒水洒在地板上,徐锐放下酒杯,又给三人逐一倒满了,然后再次端起酒杯,肃然说:“这第二杯酒,敬所有牺牲在敌后战场的八路军、新四军英魂。”

    高汉亭、罗丰说:“敬所有牺牲在敌后战场的八路军、新四军英魂。”

    徐锐倒上第三杯,举杯说道:“抗日战争,离不开国共两党、两军的紧密合作,只有两党两军抛弃成见,精诚团结,才能将小鬼子赶出中国!所以这第三杯酒,敬咱们两党两军的二次合作,共渡时艰。”

    徐锐还是挺会来事,这三杯酒敬下来,包厢里的气氛立刻变得就融洽许多,因为通过这三轮敬酒,徐锐既肯定了国民军在淞沪、南京的战绩,也肯定了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战场上的成绩,同时也点明了合作对两军的重要性。

    酒过三巡,罗丰就慨然说道:“徐团长,高司令员,鄙人先在这里表个态,不管肥城这一仗打得赢还是打不赢,我们88师的弟兄都会全力以赴!”

    “好,痛快!”徐锐将酒杯重重顿在桌上,朗声道,“罗营长,我也跟你表个态,肥城这一仗,咱们必须打赢,而且一定能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