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条路

    宽大的官道旁,有一座茶棚。

    岭南多山地,所以官道并不如其他地方多。一些生意人便在旁边设立了休息点,供路过的商队,镖局,乃至武林人歇脚。

    此时正值晌午,烈日灿灿,官道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和马。

    茶棚内坐着稀疏的人,或是咬着花生,或是大口喝酒,但无一例外的,所有人都津津有味地听着正中间说书老翁的精彩故事。

    “老爷爷,最后怎么样,麒麟到底赢了没有?”

    一位被妇人抱在怀里的小女孩问道,十分紧张。

    说书老翁道:“那还能错?麒麟一剑横空,直接将铁云子劈飞一百丈,当时无尽险峰的人都快疯了。”

    他表情夸张,茶棚内的人便笑了起来。

    其实个别江湖人看过江湖集,自然知道无尽险峰的事,但听老翁讲的趣味横生,也就没有戳破。

    小女孩眼珠一转,忽然道:“老爷爷,你说麒麟长得很好看,有那位哥哥好看吗?”

    她指的是坐在茶棚最外侧的一名青衣少年。

    从进来开始,对方便自顾自地喝茶,最显眼的是鬓边的两缕斑白,倒是与传说中的麒麟有些相似。

    不过茶棚内的江湖人只是笑笑。

    现在的江湖,麒麟的崇拜者可谓多不胜数。很多刚出道的年轻人,都会穿着青衣,还故意将鬓边染白,所以见到这种打扮,江湖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自然而然的,大家都将眼前这个青衣少年当成了麒麟的拥趸。

    看了一眼,说书老翁道:“麒麟乃是江湖公认的美男子,想来至少不会比这位公子差吧。”

    茶棚内的气氛持续高涨。

    借着麒麟的由头,在场的江湖人又开始议论最近出道的几位新秀。

    “那个叶元稹还真是厉害,听说三招就击败了符通,还扬言要在明年的万象山上力拔头筹,与五大妖孽试比高。”

    “还有那个谢东廷,听说是天生刀骨,一手快刀无人能敌,两个月间,已连续打败了十三位无敌尊者,号称是江湖数十年来的第一天才刀客。”

    “这二人最近风光无限,一路横扫而过,在尊者榜上的排名已经升到了第七和第九,听说他们下一步,就是挑战之前的五大无敌尊者。”

    石小乐进入倚灵结界的几个月里,江湖又发生了许多事,涌现了不少精英,比如周围正在聊的两个人,叶元稹和谢东廷。

    用四个字来形容二人,便是一夜成名。

    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师承,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来历,只知道他们像是彗星,在所有人猝不及防时出现,划亮江湖上空。

    短短两个月,从默默无闻到尊者榜前十的高手,叶元稹和谢东廷最近的风头之劲,直追同辈中的五大妖孽。

    “你们还不知道吧,就在几天前,叶元稹打败了尊者榜第三的温为剑,而且又用了三招。”

    有人伸伸手指,说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无尽险峰一役后,神机书院立刻重排了尊者榜,不负众望,麒麟力压群雄,荣登榜首。之后的名次则进行顺延。

    原本第一的费文毓排在第二,第二的温为剑排在第三,以此类推。

    对于叶元稹三招击败温为剑,茶棚内的人都有些半信半疑。

    先前说话的人继续道:“当时很多人在场,相信不久之后,消息就会传开的。那一战之后,叶元稹又向费文毓发出了挑战,请他接自己三招。”

    急促微乱的呼吸声中,茶棚内的气氛有些怪异。

    关于叶元稹,除了为人狂傲,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行为,不管面对谁,永远都是三招败敌。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有三个姨娘,是家中老三,出身日期又是三月初三,所以他喜欢三招解决对手。

    他的外号叫,敌不过三。

    “据观战者描述,费文毓当众承认,自己接不住叶元稹的三招,当时叶元稹说,自己找他,只是为了预热。”

    说话者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预热?

    所以排名第二的费文毓根本不是叶元稹的目标,那么谁才是?

    答案几乎不用猜。

    很早之前就有人怀疑过,叶元稹隐藏了真正的实力,从他的言行举止中,也能看出他对第一的勃勃野心。

    所以他挑战麒麟,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江湖并不看好他。

    现如今的麒麟,说是飞马王朝神关境之下的第一人,都没人敢反对,尽管数个月没有消息,但他的名字,已是一个象征,代表着同阶无敌。

    石小乐放下茶杯,没想不到离开了几个月,江湖中就出现了这样的人。冥冥中,一种大世来临,天才纷涌的雄旷直觉涌入心中,让他倍感兴奋。

    此地距离元岭秦家不远,他稍微歇了歇,正想起身赶路,忽然间,面色一变,抬头看向远方。

    那里正有一股恐怖至极的气势狂卷而来,远在数千米之外,已让人胸口压抑,浑身酸软乏力。

    气势宛如实质,形成了朵朵乌云,一路横穿而过时,正午的烈阳也被无情遮住,投下了一大片浓重的阴影,笼罩人间,直至乌云移开,方才恢复光明。

    数千米距离,只是一瞬,乌云很快罩住了茶棚,重如铅块的空气,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头冒冷汗,好似下一刻就会窒息过去。..

    “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麒麟,我终于找到你了。”

    乌云散开,一道人影凌空而立,双目如箭,很多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觉浑身刺痛,不受控地发抖,以至于没有听清来者的话。

    石小乐抬起头,道:“我不认识你,也没得罪过你。”

    天乌散人放声大笑,面露讥讽之色。

    他简直无法相信,如此幼稚的话是从大名鼎鼎的麒麟口中说出的。

    “江湖的法则,麒麟你还不懂!更何况,你没有得罪我,却得罪了海鲸联盟,而得罪海鲸联盟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想起为了追踪麒麟,这几个月东奔西跑,差点还丢掉性命,天乌散人怒从中来,又不禁万分得意。

    什么五大妖孽,什么神关境之下第一人,到最后还不是栽在自己手中。

    “海鲸联盟?”

    石小乐懂了。

    他倒是没想到,为了对付自己,海鲸联盟会不惜派人进入飞马王朝,须知他们的身份一旦暴露,官府力量定会追捕他们。

    大概在天乌散人眼里,自己根本翻不起大风浪,对付起来也只是小事一桩吧。

    “麒麟?”

    稍微缓了缓,这次茶棚内的人终于听清了,一个个耳朵轰鸣,不敢置信。

    虽然不认识天乌散人,但以他的气势,说出的话十有八九不假,所以刚才还被他们暗自调侃的青衣少年,居然真的是如假包换的麒麟?

    “给你两条路选,第一,所有人都死,你跟我走。第二,不想连累无辜,你就自废武功,选一条吧。”

    享受着拿捏妖孽的乐趣,天乌散人高高在上,肆意大笑。

    说话间,一股比先前更恐怖三分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恍如狂风暴雨,黑云压城。

    茶棚的横梁与木柱当即发出了剧烈的咯咯声,在场众人更是面色灰白,如临末日,从身体到意志,生不起一丝反抗的余地。

    “那是,武道之力,他,他是陆地神仙?”

    在场有一位领悟了二流真意的龙关境低阶武者,嘴唇不住地颤抖。

    在这股气势下,他的真意分明受到了严重的压制,而能压制真意的,唯有武道之力。

    天呐,一位陆地神仙在追杀麒麟?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一个个吓得差点昏厥过去。

    天州江湖的一流势力,基本都有陆地神仙坐镇,而且不止一位,顶级势力更不用说。但是别忘了,天州有多大,真要平摊下来,寻常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位。

    这是站于整个飞马王朝金字塔高端的人物,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蝼蚁望天,不可企及。

    想到所有人的性命都在麒麟一念之间,在场之人艰难移目,想看看对方会怎么选择。

    “我选第三条路。”

    面对天乌散人的威胁,石小乐脸色不改,一字一句道:“所有人都不用死,你死。”

    接受了神石光辉沐浴后,石小乐的精神力没有提升,但精神品质却远胜过去,这使得他的洞察力和感应力也大幅度增强。

    几乎是天乌散人刚到,他就看出,这是一名神关境一重高手,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没有形成任何威胁感。

    到了石小乐这一层次,直觉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所以他荒谬,却坚定地相信,自己无需忌惮对方。

    听到石小乐的话,在场之人以为耳朵出错了。

    更有人脸色煞白,摇摇欲坠,以为麒麟要破罐破摔。也是,他们与他素味平生,他又何须顾及旁人的性命。

    天乌散人先是一愣,随后更是怒极而笑,笑声穿透云层,带着浓烈无边的森冷杀气。

    “给脸不要脸,我先废了你,再杀掉其他人。”

    其实就算石小乐投降,为了避免消息泄露,天乌散人还是会赶尽杀绝,但他恨石小乐没有配合自己。

    “乌天掌!”

    功力催动到五成,天乌散人大手一张,一道漆黑掌力从天而降,带着压人欲碎的磅礴气劲,滚滚墨云遮蔽八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